持久液

小蓮是個長發的女孩子,她愛惜

小蓮是個長發的女孩子,她愛惜

自己的長發,象是自己的生命一樣.每天細細地梳理,然后用精致的繩子綁住,每掉一根頭發,都要用首飾盒裝起來.慢慢地首飾盒裝滿了,當她去再買首飾盒的時候,卻在柜臺上發現了一把精美的梳子.   她并不知道是什么木頭的,但拿在手里覺得很舒服.售貨員誠懇的面容也打動了她,于是,梳子和她一起回家了.手里握著那把梳子,自然而然地想梳頭,對著鏡子,開始給自己梳頭發.   精美的梳子劃過長長的黑發,好象是在撫摩著長發,小蓮沉浸在梳頭的快樂中,而梳子好象也知道小蓮的心意.慢慢得梳著.媽媽敲著小蓮的門,小蓮的梳子突然自己抖了一下.放下梳子,開了門,媽媽拿了一碗蓮子湯給小蓮。小蓮笑著抱了抱媽媽,接過了蓮子湯.媽媽的眼睛看到了那個梳子,問小蓮:“又買新梳子了?“小蓮說:“是啊,多美啊!“當媽媽要拿梳子的時候,梳子好象自己從桌上掉下來了.

   小蓮從地上揀起了梳子,遞給了媽媽.媽媽接過梳子,竟開始給小蓮梳頭發,小蓮從長大后就再也沒有用媽媽給她梳過頭發.媽媽一邊梳,還唱著小時候給她梳頭唱的歌.小蓮對媽媽說:“媽,你很久沒有唱歌了.“媽媽竟然臉紅了.說:“是我老了吧?“然后放下梳子就離開了.   小蓮愛惜地把梳子放在枕邊,然后躺下,讓滿頭長發散在枕頭上.然后用手摸著梳子睡了.半夜里,小蓮聽到媽媽的歌,卻不是媽媽的聲音.一會兒,又換成了自己兒時唱的歌。一首接一首,她不知道,那沙啞而粗糙的聲音是誰的,但知道,那個聲音好象很了解她的生活.唱了一夜,小蓮覺得自己聽得耳朵都要裂了.早上頭疼得難受,起床時發現自己的頭發長了一大截.原來到腰的長發居然蓋到了臀部.她下意識地去照鏡子,臉色變得鐵青,她覺得那是沒睡好的緣故,就沒有在意.   長發變得這么長,只好挽起來,用簪別上,用那把梳子的時候,覺的梳子上居然有溫度.她想,我握了一夜,可能有溫度了.   上班的中午是最熱鬧的時候,小蓮卻覺得自己睜不開眼睛,就爬在桌子上睡了,居然做了個夢,夢見自己掉進了水里,長發把自己的手和腳都捆住了.醒來一身汗.叫小蓮害怕的是,同事們都用奇怪的目光看著她.因為她的頭發在她睡覺的時候又長長了20公分   理發師動剪刀時,小蓮覺得頭疼,剛開始剪,小蓮忍不住叫出了聲.   理發師奇怪地看著她,小蓮說聲對不起,揪下理發的單子就跑出去了。)   回到家里,小蓮照著鏡子看著臉色越來越青的臉找不出原因。   躺在床上,又迷迷糊糊睡著了,做的夢更奇怪了,好象是有人哭,哭得很傷心。然后,夢到小時候的伙伴來抱自己,用力摟自己的脖子,象是要勒死自己,小蓮大口地喘著氣。   小蓮的手腳都在抽動的時候,門被打開了,媽媽走進來的時候,看到了小蓮的頭發正自己一圈一圈的勒在自己脖子上。媽媽找來剪刀,想剪斷,卻聽見小蓮的慘叫。眼看著頭發慢慢地勒進去,小蓮的眼睛都鼓出來了。媽媽手足無錯地碰到了那把梳子,梳子又掉地上了,而勒小蓮的頭發居然松了松。   媽媽故意拿起來,使勁地摔那個梳子,小蓮的頭發居然開始松了.看到了這個情況,媽媽“啪“的一聲撅斷了梳子,好象聽到梳子慘叫一聲.小蓮的頭發卻徹底松開了.   媽媽把那把梳子燒掉了,小蓮也剪成了漂亮的短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