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差點被強暴

差點被強暴 男友用性愛溫暖我
  我像個遊魂一樣回到租屋,男友笑容滿面的迎上來,強忍的情緒瞬間崩潰。我告訴自己不能哭,然後緊緊的抱住他,他問我怎麼了,我說:"求你,抱我。"他善解人意的沒有多說,而是緊緊地抱住了我,不一會兒,我就沉浸在激情的性愛海洋裡……
  當我們終於攀上了性愛的巔峰,我整個人都包圍在男友的氣息中,我才覺得自己活了過來。他擁了我一會兒之後,起身端來了冒著熱氣的小米粥。我喝了半碗粥後,胃裡暖了,心裡也暖了。靠在男友懷裡,說出了我差點被老闆強暴的事實。
  其實我知道老闆對我有非分的想法,但是為了那不菲的工資,我一直與他周旋著。已經過了下班的點,我終於改好了策劃案,看看同事們已經走得差不多了,我只想著趕緊交完差趕緊回家。於是就到他辦公室,畢恭畢敬的遞上去:"這是最新的策劃案,您看一下。"
  他只看了幾眼,就沖我招手,說:你過來一下,這裡和這裡要修改。我只好走到他的身邊,往前頃了頃身體,仔細地盯著策劃案,聽著他說指出的問題,不知不覺中,我感覺到他的氣息打在我的耳邊,他的頭竟湊到了我的肩膀上,快要觸碰到我的頸部了,我一急,慌亂地往外移了一步。
  其實從上次在電梯裡,老闆故意借著人多往我身邊擠,還總有意無意往我胸前瞄我就已經警惕了,我知道男人都喜歡乳房豐滿的女人,可是豐滿的女人多了去了,我是公司的銷售幹將,老闆總不至於為了吃豆腐損失一員大將吧。
  況且之前他也藉口改策劃案的事情,吃過我的豆腐,不過就是隔著衣服摸了一把乳房,或者亂蹭幾下,我就當被狗狗蹭了,一直忍著。我以為這次也是這樣的。
  他看我往後退了一步,就恢復了嚴肅的樣子,說:好了,我們說正事,你過來坐下,標記一下需要改的地方。我只好坐下,他竟趁機把兩手撐在桌上,將我圍著中間,說道:這兒、這兒……都需要改一下。
  他確實很有能力,說的很在點上,我就按照他的思路改了起來。可是突然我感覺他的嘴唇觸碰到我的臉,我才慌張像觸電一般,猛地彈起來,無意間撞到他的下巴,他疼得嗷嗷直叫,我轉身就準備走,卻被他一把拉住,他說:只要你願意,我明天就漲你工資。說完,刺痛的吻落了下來,手在我胸前遊走……
  我力氣比不過他,只能一邊盡力反抗一邊大哭。或許是我的眼淚喚醒了他。他又恢復成君子模樣,說:你若是不願意我也不勉強。可是我真的很欣賞你,或許還有些愛你,我跟我太太性生活不和諧,而你前凸後翹,身材挺好,所以每次都忍不住想靠近你……
  我在心裡冷哼了一下,老婆都是人家的好,色狼總是很多藉口。又聽見他說:"只要你願意做我的人,明天就給你漲工資,你那兩萬塊錢的銷售提成也馬上要下來了……"
  我不想再聽他的聲音,直接走出了他的辦公室,什麼漲工資、什麼發獎金,我統統不在乎了。只想回到我的愛人身邊。
  男友聽了我的講述,沖出去想要找老闆算帳,我說算了,反正他也沒得手,狗咬你一口,你不能也咬它一口吧。
  第二天我就將辭職報告發到了老闆郵箱。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雖然在銷售行業摸爬好幾年,但是我一直是個保守的女孩,在我的心裡,做愛只能跟自己的男朋友、未來的老公。什麼小三、一夜情,我是最不屑的。
  幸虧男友支持我的決定,休息了一個星期之後,我重新找到了滿意的工作,老闆是個女強人,很欣賞我。而我和男友的感情未受影響,反而更堅定了。我們的性生活更加如魚得水,我們依然住在租屋裡,並且一起為了早日有個幸福的小家而努力奮鬥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