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帶著套套

女孩:讓我們帶著套套去拍拖吧
小舞

我經人介紹,認識了現在的男友。相處半年下來,雙方都有了談婚論嫁的意思。

當情侶之間擁抱、接吻之類的親密接觸被我們——演練過,男友開始有意無意地表露自己突破雙方關係最後—道防線的意圖。特別是最近幾次約會,他都表現出興致勃勃的熱情,我感覺出他的興奮,但一到最緊要關頭我都會緊急刹車,每次讓他節節升溫的興致突然停頓、戛然而止,於是約會也因此不歡而散。

??我並不是個太保守的女子,像我和男友這樣的成熟男女,感情到了一定程度發生那種事也不少見的。只是我以前因為一次草率的性行為而做過人流,那刻骨銘心的疼痛令我至今心有餘悸,於是不敢再輕易跨越雷池一步。

如果事先能夠做好防護措施的話,我想我是願意的,但我們之間還未隨便到做這種事先預約的地步,我不可能主動對他說:“今晚約會的時候,你會不會……到時候帶上避孕套吧!”那顯得多不矜持啊!

??看到他被拒絕後那失望的眼神,我又有些心軟,於是偷偷向一位已經結婚的女友傾訴,她很不以為然地說:“你就不會自已事先準備好嗎?”這我也想過,可是有哪個正經女孩子拍拖帶著避孕套啊,這樣會不會被人想歪呀?

???懷孕的恐懼還是超越了心理的顧慮。我把心一橫,決定去光顧那些藥店,那是我第一次去買避孕套,還沒進門心已經虛了。先看看裡面有沒有顧客,趁沒人的時候沖過去,像搶劫似的指著事先用眼睛瞄準好的避孕套說:“老闆,那個、那個給我拿一個。”

老闆是個婦女,我說話的時候特地去看她臉上的表情。她表情很正常,沒有我事先預想的嘲弄和譏笑,和買別的藥沒什麼區別。我心裡暗暗松了一口氣,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嘛。

???那個週末約會時,我裝作突然想起什麼,若無其事地說:“今天去商場遇到促銷員在免費贈送小商品,接過來一看,原來是個避孕套呀!”說著便隨手塞進他的上衣口袋裡。他仿佛心領神會,這只套套後來在一個合適的時候發揮了它的作用。

避孕套是有備無患的,可是要我長期將它放在手袋裡隨身攜帶,那感覺就像揣著一個隨時可能爆炸的炸藥一下。我老擔心別人翻我包,又擔心拿錢包時它會不小心掉出來。倘若那樣可不是糗大了?

後來無意中看到雜誌上說,美國的母親在年輕的女兒出門時總會在她的包裡放一個避孕套,以備她在遭遇強姦的時侯能夠將傷害降到最低限度。從那以後,我對套套的態度變自然了,不再像從前那樣遮遮掩掩。誰也不願受傷害,可當傷害無法避免時,避孕套也許能將傷害的程度降到最低,即使是對戀愛中的男女也不例外。如果我當初對避孕套有這麼清醒的認識,也不至於遭受那次人流之苦啊。

做一個女性,最重要的是保護好自己。不是嗎?

套套風波

石頭

亮子和他的女朋友正處在熱戀當中,想進一步發展卻苦於條件所限,所以他央求我把我的大房子借給他們用一用。亮子第二天來還我鑰匙時請我撮了一頓不說,臨走時還往我手裡塞了一個小紅包,還沒等我開口,亮子說:“送你一個,真到節骨眼上扛不住了,自我保護意識得強!”

亮子轉身下了樓,我攤開手,躺著一個紅色包裝的安全套。

說實話,這東西我還沒用過,青經常不在身邊,我們親熱的機會不多。青也曾在我耳邊提過,不過聽人說這東西嚴重影響快感,我們倆都心存僥倖。好在還沒整出事來。可這個小東西我還是留下來了,原因我也說不清,“節骨眼,自我保護意識……”我心裡琢磨著亮子的話,將安全套隨手放進了抽屜……

青來看我,說她在我家等我,我樂顛顛地跑回去,一進屋就發覺青情緒不對,趕緊問問是怎麼回事。青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說:“我把你的抽屜收拾了一下。”我還沒想起來有什麼危機呢,就看到青手裡拿著一個紅色的小方塊晃啊晃的:“說,這是誰的?”

“是亮子給我的。”

現在的男生很流行互贈這樣的禮物麼?”她挖苦道。

我趕緊說:“不是不是,他跟我開玩笑呢,說給我預備的,自我保護呢!”

“保護得不錯嘛,你都用了幾個了?就剩下一個了……”

“沒有!我發誓他當時就給我這—個,我真的真的沒用過!你不信可以打電話去問他!”我真有些急了。

“那你留著它幹嗎?準備跟誰用啊?是不是每個男人身邊都留個這個以備自我保護啊?”青的話音裡已經帶了哭腔了。

“我是什麼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膽小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費勁地辯白著,心裡暗暗叫苦,這下誤會算是鬧大了。

“可是,這樣的事情,說給別人聽誰會相信呢?如果我隨身的小包裡裝著這麼一個套套,你會怎麼想?”

“我……”我啞然。

我只得不停地說:“老婆,我錯了,我為我那可能隱藏過的賊心表示抱歉,對不起!”說了一籮筐的好話才讓青相信了我的“清白”。

晚上,青悄悄問我說:“你留著它,真的是為了責任麼?”

我說:“嗯,我一直覺得亮子挺隨便的,沒想到他還能想到相互保護。”

“或許,嗯,你也應該對我負這個責任的……”

“嗯,不如現在就把這個害我信任度下降的東西用掉!”我一臉壞笑地撲向青……

“感覺其實沒別人說的那麼差呀,而且可能因為不用擔心受怕,反而更投入了。”

青“哧哧”笑道:“是啊,以後再也不用提心吊膽了。”

“聽說現在出了很多彩色的、帶香味的套套,好玩著呢!”

“多有趣啊,我們全都用一遍!”

那一刻,我從亮子的話裡咂摸出一點味道,那小小的套套,並不是製造麻煩的隔膜,真正暢快淋漓的感受,其實來自我們相互發自內心的愛與責任。

眾裡尋“套”千百度

和陳娟談了將近6年的戀愛,從高一早戀,到現在大學畢業。我們互稱對方“老公”“老婆”,可實際上我們並沒有吃禁果。可我怎麼說朋友們都不信,個個都堅信我和陳娟早已跨越雷池,如果避孕不好的話,可能早就有小寶寶了。還真的不時有人向我討教避孕知識,讓我氣得不得了,真想跳樓。

我是真的想把陳娟“辦”了,這個念頭從大一就開始了,我一直預謀著找個機會把生米做成熟飯,以防萬一,我專門登陸了性教育網站,查閱了一些避孕知識,比來比去,還就是使用安全套方便。所以我就背著陳娟準備買盒套預備著。可當我站在藥店櫃檯前售貨員小姐笑眯眯地問我要什麼時,我還是面紅耳赤地說“要一盒康必得”,然後匆匆逃離。

連著試了幾次,我都感到不好意思,始終開不了口,我總覺得說“我要避孕套”這句話太難為情,所以我買了五六盒“康必得”後再也不想買套了。

陳娟是個很嚴謹的女孩,始終不肯讓我得手。後來我們關係發展得很深了,在我的軟磨硬泡下,她的意志有所動搖,有一次我們差點就要“進入正題”了,可陳娟忽然睜開眼睛問:“你戴套了沒?”

我傻眼了,報應呀!以前顧面子不好意思買,現在傻了吧,老師常說“書到用時方恨少”,我是“套到用時方恨無”,我只好求陳娟:“咱是第一次,就不用了吧,不會那麼巧,第一次就懷孕吧!”

對於我的謬論陳娟堅決不同意,“不行,萬一我懷孕了怎麼辦?”雖然我恨得牙癢癢,但心裡也有點佩服陳娟,這是她讓我欣賞的地方之一,她是個很自信的人,我知道她的堅持有可能避免一次不小的痛苦。

經過這件事情,我下決心非要買盒套。我就不信了,為什麼別人能買,我就甩不開臉面?為了躲避熟人,我專門跑到偏僻的藥店,進去後裝模做樣地轉著看了一圈,然後站在避孕專櫃前磨蹭,售貨員很禮貌地問:“先生需要什麼?”我想說“要盒套”,但一張嘴,還是“看看,隨便看看”。出了藥店,我真想甩自己一耳光。

終於準備結婚了,連陳娟也憋不住,開始主動催促我買套,最後狠狠心說“我陪你去”。

可等我們倆來到藥店門口,陳娟又臨陣退縮了,“還是……你自己去吧!”我想想,舍不了孩子套不了狼,管他呢,怕什麼?我心一橫進了門。還沒等售貨員問,我就大聲地說:“我要盒套。”售貨員大概見多了,眼也不抬地問:“哪一種?”我一聽立馬就蔫了,胡亂指了一種,拿起來倉皇而逃。

出了門,陳娟埋怨我說:“你聲音怎麼那麼大,我站在外面都聽見了,多不好意思啊。”呵呵,管他呢,我終於買到套了,我心裡這個樂呀,我的“性福”生活將要開始了。

套套帶來另一種快感

貓子

???男曰:你吃藥!女曰:你戴套!這樣的性生活恐怕就沒辦法過了。藥物畢竟是化學品,如果能以物理方式阻止未準備的懷孕,與此同時又阻止了某些已知或未知的疾病的傳播豈不是一舉兩得?你要是譏諷我說,你是女的你當然這樣說。我不得不實話告訴你,用了套套,感覺不同的不止是男方,先說個敲警鐘的例子:

我有個朋友,還沒領證就住到一塊,大概是不小心,很快就懷了孕,這下子等於做了未婚媽媽。由於一些很具體的原因,一時還辦不了結婚證,只得去做了人流。手術痛苦不說,做完就得上了婦科病,由於她親愛的准老公不愛用套,細菌又把兩人都感染了……現在這一對親愛的公婆每星期均需勤快地跑醫院,神財皆失,汗!

當然,倒楣的人不占多數,幸運兒還是很多的,沒懷沒病的大有人在,但生殖系統在那兒,你為了取樂,它為了生殖,你就不怕它總有一天會得逞?從長計議,不管是從保護自己還是從保護伴侶出發,最好還是趕緊上街去買上幾個套。

香港樂隊“軟硬天師”的歌裡唱道:圓點代表溫柔,螺紋代表體貼……不看不知道,現在市面上的套套類型還真是多,超薄的、激情的、特潤的、螺紋的、彩色的、螢光的、水果味的等等等等,能在自選商場裡擺滿一個貨櫃架子。管他哪個是溫柔哪個是體貼,既然有如此多的選擇,總有一種合適你。說不定從此你就發現不用絞盡腦汁想著如何變換體位得到新鮮快感,只需每次用個不同的套套,給小兄弟一個不一樣的打扮,性生活的感覺也能層出不窮!床頭櫃已經塞滿套套了嗎?再說個秘訣:如果一開始不習慣,加買一支潤滑劑——說不定比以前還棒!

好了,戴上安全帽了!開始用你的下半身思考吧……

(金庸版)麼妹素知壯哥心意,見他眼神迷離,已知起了愛意。壯哥伸出雙掌時,麼妹使出右掌相隔,壯哥怕掌風傷及麼妹,掌勢稍緩,面露不解,麼妹看著壯哥嫣然笑道:“壯哥,用上這個可好?”只見麼妹左手兩指已不知何時捏著一枚套套。

壯哥沉吟半晌,道:“不用可否?”麼妹小嘴一撇道:“不用?你不想真心待我好?”壯哥體念麼妹心意,想自己一堂堂男兒,本應有憐香惜玉之心,遂使一招“密雲布雨”,左手攬住麼妹腰間,又接著一招“損則有孚”,迅如閃電,已將套套握在手中。

壯哥道:“麼妹,你只放心,我定當負責才是!”麼妹見壯哥對自己如此情意深重,心中又喜又愛,上前一步靠在壯哥懷中,嬌羞無限地說:“如是這般,我便放心了。

(張愛玲版)壯哥溫柔地吻著麼妹,麼妹不出聲,雖然早就料到這一著,一顆心依舊跳得厲害。停了一會,麼妹說:“我愛你。”壯哥愣了愣,麼妹又問:“我忘了問你一聲,你愛我嗎?”壯哥咳嗽了一聲再開口,喉嚨還是沙啞的,他低聲道:“你早該知道了。”麼妹歎道:“那你為什麼不肯用套套?這是明擺的事實,我早該知道了,你不愛我。”壯哥忙道:“怎見得我不?”麼妹不語,良久方道:“詩經上有一首詩……”壯哥忙道:“我不懂這些。”麼妹輕聲說道:“知道你不懂,你若懂,也不用我講了,我念給你聽——與子相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壯哥,我們在一起,有些罪是可以不必受的,我們做得了主!”

壯哥不出聲,但他心裡明白他被麼妹說服了。

壯哥和麼妹結了婚,由於用套套,一直沒惹出是非來,看著周圍不斷有人出麻煩,壯哥和麼妹的感情卻有增無減。也許是因為感情好,壯哥願意用套套,也許是因為壯哥願意用套套,所以感情更好,在這個世界裡,誰知道什麼是因,什麼是果?誰知道呢?

(張愛玲版)GG和MM相愛甚深,情到濃時,GG向MM提出要ML,MM說ML可以,但要做個負責任的BF,於是拿出TT給GG,GG面露難色,說用TT不爽,不用行不行?MM說醬子不好,你不用TT我就不和你ML。GG想了想,對呀,既然愛自己的GF,就得對她負責,應該用TT。事後,GG說用TT的感覺不像我想像得那樣壞,而且可以沒有心理負擔,真是巨好,以後我一定次次用TT。MM感於GG是—負責的BF,半年後兩人結婚,MM成為GG的LP,GG成為MM的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