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強暴系列

強暴系列 

 

公元二XXX年,超核戰後五年,地球上的生物接近滅絕,但人類奇蹟地幸存,一切科技盡毀,再次進入性,暴力的年代地球上三份之二的地方,成為沙漠區和毒雨林區,能讓人類生活的地方,被稱為綠洲一個原本死寂的深夜,被少女的不知是痛苦或快樂的呻吟聲打破o一所破舊的石屋內,一個赤裸的少女,上身俯伏在木桌上,手腳被鐵鍊鎖於桌的四腳,完全動彈不得,豐滿肥臀翹得老高,一個年約四十五的中年漢,一手粗暴地抓著美臀,一根足足八吋長的陰莖,直入少女的嫩穴,不停地抽插,另一手也沒有閒著,抓著少女的長髮,猛力地向後拉,少女的頭後傾,面容痛苦,口中喃喃自語:[不‧‧‧呀‧‧‧不‧‧‧]不斷地呻吟,淚流滿面。少女芳名:卓君兒,擁有一對會說話的籃眼睛,三十八吋大乳房,修長的美腿o任何一個正常的男人,都會有強暴她的衝動o今日原是君兒十八歲生日,其父卓夫以酒祝賀,一杯下肚,不到五分鐘,已昏倒桌上o君兒在昏睡中,隱隱感到蜜穴被強暴痛楚,其父狠抽,狠插,狠抓和狠拉,君兒從痛苦中驚醒,口中[不‧‧‧不‧‧‧]慘叫著,呻吟聲刺激著卓夫每一條神經,兩眼滿佈紅絲,死命狠插,肥臀留下五條血痕,陰莖沾溼著處女之血o沒有任何前奏,乾涸小穴已變得紅腫,可能是強暴關係,蜜穴沒有任何分泌,濕潤全由於處女之血,狹窄陰道緊緊地拑著,大小陰唇不斷地收緊,快感自陰莖傳播全身,卓夫背脊一酸,陽精勁射而出,高潮過後,卓夫伏在君兒背上,兩手狠抓著巨乳,陰莖留在穴內不斷地顫抖,熱騰騰的陽精沾滿陰核o君兒滿腦子憤怒和問號,已不再哭泣,只有沙啞呻吟聲,卓夫離開女兒身體,解開鐵鍊,一把推在地上,完全沒有作人對待,君兒躺臥地上慘叫,手撫胸部,肋骨有折斷現象o(明天妳將會成為雷奧大人的女奴,那時更不知是死是活,利人倒不如利己)君兒聽到雷奧名字,已怕得全身顫抖o暴君雷奧是阿里諾綠洲統治者,洲內女性沒有地位,只是女奴和洩慾工具,每個年芳十八少女,都要送入皇城,幸運者成為雷奧的女人,不幸者成為兵士的洩慾工具o卓夫每天對著魅力十足的女兒,已經把持不住,每夜成為手淫對象,自知君兒十八歲必離他而去,命運難測,倒不如先享用這初熟身體,已解多年相思之苦o君兒恐懼與憤怒交織著,一對怒目敵視卓夫,她要生存,要離開這裡,惟一方法,殺死背著她的卓夫,立下決心後,全身彷彿充滿力量,飛躍在卓夫的背上,一口狂咬頸上的大動脈,變成一頭吸血女鬼,血從口邊滲出,卓夫痛苦地慘叫,同時,把君兒的身體狂撞向牆壁,三十多次衝撞後,兩人力盡倒地,卓夫已死,君兒離死不遠,胸骨盡斷,肋骨反剌內臟,人漸入昏迷o(卓君兒‧‧‧卓君兒‧‧‧)昏迷中的君兒,聽到一把蒼老的聲音,不斷呼叫她的名字o君兒不知自己是死是活,正在懷疑之間,聲音再次響起o(卓君兒,只要妳把靈魂賣給我—–撒旦,妳就成為我—-撒旦的女兒,大地新主人,所有人都是妳的奴隸,地上一切任妳主宰o)聲音去後,君兒已忘記自己的答覆,完全昏迷在地上o 2.求求你們,不論什麼條件我都可以答應…」美伶面對五個不懷善意的男人苦苦哀求,但是似乎得不到任何善意的回應。「不論怎樣我們一定要提出告訴,不讓妳的老公坐牢,我們是不會罷休的!」美伶的老公石川經營品川醫院已經有十年了,在當地有著不錯的聲譽。一星期前石川出了一件嚴重的醫療失誤,導致一個女病人因而死亡。家屬悲痛不已,決定提出告訴。據律師的研判,此次石川難逃其疚,一定得坐上幾年牢。石川懦弱的個性這時完全顯現出來。自己反而不敢面對家屬,於是派他美麗的妻子與家屬談判。儘管美伶提出了許多優厚的金錢補償,但是家屬一直不肯接受,執意要讓石川坐牢。這天,美伶隻身前往家屬家中,面對五個男人,可是依然無法取得不要告訴的協議。「求求你們,不論什麼條件我都可以答應…」美伶苦苦哀求著,美麗的臉孔即使有著無奈的哀愁依然好看。「真的什麼條件都可以嗎?」五個男人中有人開口了。那是中村!粗壯的身體,濃眉下的末方臉讓人覺得有些壓迫感的害怕。中村走到美伶身後,「那麼就用太太的身體來賠罪吧…」中村從背後雙手抓住美伶的豐滿突出的雙乳,開始用力的揉搓著。美伶掙扎著企圖撥開中村有力的雙手。「請你住手,我不是那種隨便的女人!」中村不理會美伶的掙扎,一面開始解開美伶上衣的第一個釦子,一面在美伶的耳邊說:「太太,你要想清楚,如果我們提出告訴,你老公一定要坐牢,那你什麼都沒了。如果讓我們玩一玩,一切問題都好解決,而你老公什麼也不會知道、、」美伶聽了中村的話,知道事實的結果也將如此,便低著頭停止了掙扎。中村將美伶的衣扣一個個的逐漸解開,白色的上衣自肩上滑落,露出美伶豐滿雪白的胸部,而白色蕾絲的胸罩撐托著美麗雪白的深溝,馬上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光。中村一面將手伸入乳溝,用手指夾住美伶的乳頭,揉搓著美伶柔軟彈性的乳房,一面向其餘的男人說:「與其讓醫生去坐牢,還不如我們幹他的太太更能消除我們心中的怨恨、、」中村在眾人之間似乎居於領導地位,而且男人們眼中已出現火熱的淫慾,所以沒有人提出反對,而大家都不由的圍向了美伶。中村一把便將美伶的乳罩扯了下來。翹圓且富有彈性的乳房,脫開束縛好像迫不及待地彈跳出來,不停在空氣中顫動而高挺著。粉紅小巧的乳頭,因中村的一陣撫摸,已經因刺激而站立挺起。美麗而微紅的乳暈,襯托著乳頭,令人垂涎欲咬上一口。「啊!真是上帝的傑作、、、」男人們忍不住的讚嘆。美伶雙手遮著怎樣也遮不住的豐乳,但是仍然擋不住男人們侵犯的雙手。美麗的乳房不斷的被揉搓抓捏著,在椅子上不停扭動著身體的美伶,無法掙脫緊緊抓住乳房的手指,頭一次有那麼多隻手在身上爭著游走,卻有一絲異樣的感覺襲上心頭。「太太,請妳自己把剩下的衣服脫下吧!」美伶哀傷的遲疑了一下,但也知道事情已經無法挽回。便自椅子站了起來,在男人的面前解開裙扣。白色的裙子自雪白修長的大腿滑落腳下,白色半透明的小蕾絲內褲,包著隱隱若現的黑色神祕地帶。美伶已經近乎全裸的站在男人面前。「太太真是美麗,連內褲都穿這種高級貨色。那像我們這些下人,隨便穿穿而已、、」不平的心理,更激發男人們征服凌辱美伶的心。「我來幫太太吧!」男人中有一個已經按耐不住。走過去,一下子將美伶的內褲拉至腳下。「啊、、」全身失去最後屏障的美伶,身體起了一陣輕顫,用手拼命想去遮掩怎樣也遮不住的春色。一絲不掛站著的美伶,此時在五個男人的視姦下,雪白的肌膚上似乎沾染了差恥,全身散發出一種妖媚的氣息。「好美的肉體,太太你穿著衣服太可惜了,像這樣全裸不是很好嗎!」中村從的背後將美伶環抱著,使得美伶無法動彈,同時開始愛撫美伶的雙乳。「啊…….」美伶對於自己全裸的身體,全部被陌生男子盡情飽覽,從心中升起羞恥感。啊……裸露的胸部,騷穴的恥毛,全部被看見了……。雖然她閉上雙眼,但她仍清楚地感受到男人們向她成熟的肉體投以飢渴的目光。「先給大家看一下太太的神祕地帶好了..」 中村陰險的裂嘴笑一下,將美伶抱至桌上。他從背後抱住美伶,雙手抓住雙腳,讓美伶採取脫衣舞張開大腿的動作,「不要!不要....」  美伶拚命的想夾緊雙腿,可是一旦打開以後,就更無法勝過中村的力量;在大致完全開放的大腿根,美麗的花瓣張開嘴,發出淫邪的光澤,豐盛的陰毛迷人豐丘上,粉紅的陰蒂驕傲的挺立在男人面前。「真美,太太的下面也是這樣的漂亮….」「啊..我在做什麼事情啊...向這麼多男人面前暴露出女人的神祕…」美伶產生強烈的羞辱感,美麗的臉頰染成紅色,雪白的牙齒咬緊雙唇。「不要看..不要...不要!」美伶還未自羞恥的心情恢復過來,中村的手指已伸向完全綻放的花瓣。「你要做什麼?」「讓大家看到更深處的地方吧...」中村把手指放在花瓣上,向左右分開成V字型。「啊..不要...!」 美伶想用力夾緊大腿,可是敵不過中村的力量,中村的手指任意的侵略柔軟的淫肉,把充血勃起的陰核剝開,輕輕的在陰核上揉搓。中村的另一隻手也自美伶背後攻擊美伶的乳房,手指夾住因刺激而突出的乳頭,整個手掌壓在半球型豐滿的乳房上旋轉撫摸著。突然在許多男人面前受到這種刺激,美伶覺得大腦麻痺,同時全身火熱,有如在夢中,雖然羞辱,但也感覺出全身都產生淡淡的甜美感,而自下體更傳來陣陣湧出的快感及肉慾。「我是怎麼了...?」美伶覺得快被擊倒了。中村的蹂躪使得美伶的身體開始上下的扭動起來,另一邊雪白的乳房隨著動作上下的波動著。美麗的花瓣開始流出濕潤的蜜汁。「太太的身體竟是這麼棒,一點刺激就有這麼好的反應,我們一定會好好疼惜的…」在旁邊觀看的男人已經開始按耐不住,有的開始撫摸美伶的肉體,有的已經開始脫下衣服。「現在就開始我們的春宮秀吧,由我先來,等一下看誰的姿勢和方法最好…」中村將美伶放倒在桌上,將美伶的屁股拉到桌邊,雙手抓住雙腳,讓美伶的直直的向上撐開一百八十度。因刺激而紅潤的陰戶完全的暴露在中村面前。「就讓太太嘗一嘗妳先生不曾給妳的滋味吧….」中村露出淫邪的笑容,用手握住肉棒,頂在花瓣上。「啊!不要!」美伶想逃避,可是中村用力向前挺進,巨大的龜頭推開柔軟的肉門進入裡面。「哦!」疼痛使美伶哼一聲咬緊了牙關,簡直像巨大木塞強迫打入雙腿之間。「太大了嗎?不過馬上會習慣的。」鋼鐵般的肉棒,在縮緊的肉洞裡來回衝刺。大腿之間充滿壓迫感,那種感覺直逼喉頭。美伶開始不規則的呼吸著,巨大的肉棒碰到子宮上,強烈的刺激自下腹部一波波湧來。美伶吃驚的發現,從子宮裡湧出的快感竟使自己產生莫名的性慾。自己也不敢相信會有這樣強烈的快感,美伶本能的感到恐懼。但是中村的肉柱不斷的抽插著,已使美伶腦海逐漸經麻痺,一片空白的思維裡,只能本能的接納男人的肉棒。隨著抽插速度的加快,美伶下體的快感也跟著迅速膨脹。「唔...唔..」每當深深插入時,美伶就發出淫蕩的哼聲,皺起美麗的眉頭。每一次的插入都使美伶前後左右扭動雪白的屁股。而豐滿雪白的雙乳也隨著抽插的動作不停的上下波動著。美伶淫蕩的反應更激發中村虐待的心理。中村爬上桌上,將美伶的雙腳高舉過頭,做更深入的插入。肉棒再次開始猛烈抽插,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宮壁上使美伶覺得幾乎要達到內臟,但也帶著莫大的充實感,美伶的眼睛裡不斷有淫慾的火花冒出,全身都有觸電的感覺。中村更不停地揉搓著美伶早已變硬的乳頭和富有彈性的豐乳。美伶幾乎要失去知覺,張開嘴,下頜微微顫抖,不停的發出淫蕩的呻吟聲。「啊,不行了,我不行了….」美伶全身僵直的挺了起來,那是高潮來時的症兆,粉紅的臉孔朝後仰起,沾滿汗水的乳房不停的抖動著。這時中村也達到了高潮,大量的精液不斷射入美伶的體內。中村拔出沾滿蜜汁的肉棒時,美伶軟綿綿的倒在桌上。但身體似乎尚有著強烈的餘韻,全身仍然微微顫抖著。「太太似乎很享受,但是我們還沒被服務呢….」在旁觀賞春宮秀,而色慾已被激引致最高點男人,早已按耐不住,毫無憐惜的將尚未自激烈性交後恢復的美伶自桌上拉至地板,美伶讓四肢著地採取像狗一樣的姿勢。剛交媾完的大陰唇已經充血通紅,和雪白的大腿形成強烈對比。圍繞紅腫陰唇的黑毛,沾滿了流出的蜜汁和男人的精液,因姿勢的改變白濁的精液逐漸湧出,流過會陰滴在地上。美伶尚在微微的喘氣著,一隻粗黑帶點異味的肉柱已經舉在眼前。「太太的嘴尚未被憐惜過呢,請用嘴巴讓我的寶貝也興奮吧!」「我從沒做過這個…」「太太實在太可憐了,你那先生大概什麼技巧都不會,今天我們來讓太太享受各種技巧吧…」「那麼就放進嘴裡吧!要用舌頭舔,輕輕的吸…」粗黑的肉柱頂向緊閉如花瓣的嘴唇,美伶不得不張開嘴巴,將肉柱含了下去。「唔唔..」堅硬的肉棒插入到喉嚨深處,立刻引起嘔吐感,美伶的橫隔膜激烈震動。「妳的手要動,用舌尖舔龜頭!」美伶的手指在青筋暴露的肉棒上開始活動,從龜頭的開口流出表示性感的透明液體,美伶伸出舌尖舔著。「唔...」男人忍不住發出哼聲,血液在勃起的海棉體猛烈沸騰。「性感的搖動妳那漂亮的乳房給我看。」「啊……」美伶口裡含著肉棒,就這樣使身體上下擺動。黑髮飛舞,美麗的乳房淫蕩的搖動。「嘿嘿嘿這種樣子很好看。」美伶這時腦海已經混亂空白,原有的羞恥心已經不見,突來的這些激烈的變化,使的美伶只好以原始的肉慾去追求男人給予的刺激。「我來給太太雙重的服務..」另一個矮胖的男人走到美伶身後,用手撫摸充滿蜜汁的陰戶。才剛高潮過的陰部變得十分敏感,男人用手指揉搓著陰核,並自身後用力的抓捏著下垂豐滿的乳房,肥胖的身體更靠在美伶的背上及豐滿彈性的臀部,不斷抖動的舌頭更自美伶背部一直舔過臀部至敏感的陰部,在美伶陰核上不斷的吸舔著。嘴裡塞滿肉柱,而下體又遭受如此敏感的刺激,美伶身體開始不停的扭動起來,嘴裡也不斷的發出甜蜜淫蕩的呻吟聲。「嘿嘿嘿,太太又想要了!把屁股抬高一點。」男人雙手上用力,使得成熟的屁股高高挺起。「太太,請妳說–請插進來吧…」「插吧...請插進來吧...」美伶說完,強烈的羞恥感使她不由得扭動身體。「沒有聽清楚,再說一次,但這一次要一面說,一面擺動屁股。」「請...請插入吧....」聲音顫抖,說完咬住下唇,慢慢扭動屁股。「嘿嘿嘿...」男人露出淫邪的笑容,用手握住肉棒,頂在花瓣上。美伶想逃避,可是前面被從嘴裡插入肉柱,正不斷的被搓插蹂躪著。「啊…」男人的肉柱向前挺進,巨大的龜頭推開柔軟的肉門進入裡面。剛性交後充滿蜜汁的陰道,變得十分滑潤敏感,肉柱一下子就抵到最深處。「啊...」突然的刺激使美伶的身體不由的緊縮;男人不理會美伶的樣子,馬上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動。火熱的肉洞裡被激烈的刺激著,又開始美妙的蠕動,肉洞裡的嫩肉開始纏繞肉棒。「我是怎麼了...?」居然在這種被近乎強暴的性交也會有反應。男人從身後抓住豐滿的乳房,手指陷入有彈性的肉裡有點凌虐的搓捏著,而插入後不停改變著肉棒的角度而旋轉著。激痛伴著情慾不斷的自子宮傳了上來,美伶全身幾乎融化,吞下肉棒的下腹部一波波湧出震撼的快感,而淫水也不停的溢出。這時前面插入嘴裡的肉柱在不停瘋狂的抽插後,已達高潮,肉棒在美伶的嘴裡連連跳動,射出黏黏的精液。「喝下去,不准吐出來!」聽到嚴厲的聲音,美伶像夢遊病患一樣,把有腥味的白色液體吞了下去。「放在嘴裡好好舔吧!」美伶的臉頰更紅潤,把紅唇送上去,在尚冒出男人精液的肉棒上舔著。而後面的男人還在不顧一切的繼續抽插著。受到猛烈的衝擊,美伶連續幾次達到絕頂高潮,最後快陷入半昏迷狀態時,男人的精液又放射至她的體內。男人的身體離開她,她便倒在地上不斷的喘氣著。  「還沒結束呢…,太太請妳站起來!」美伶勉強站起來,雙腿間男人留下的精液沿著雪白的大腿滴下去。另一個男人把美伶拉到沙發旁,用力抬起她的左腿。「啊...」美伶站立不穩,雙手在背後抓緊沙發背。「來了...」男人把美伶修長的雙腿分開,在已經受到殘忍凌辱的陰戶,又來一次猛烈衝擊。「啊...」男人用力抽插著,美伶這時下體有著非常敏感的反應。「唔...啊...」美伶冒出甜美的哼聲,雙乳隨著男人的動作擺動。中村和其他男人帶著淫笑在一旁觀看,好像是強姦秀。「嘿嘿嘿!」男人用全力衝刺。美伶仰起頭只能用腳尖站立。這時候,男人雙手抓住美伶的雙臀,就這樣把美伶的身體抬起來。美伶感到自己像飄在空中,只好抱緊了男人的脖子,並且用雙腳夾住男人的腰。男人挺起肚子,在地板上漫步。走兩、三步就停下來,上下跳動似的做抽插運動,然後又開始漫步。這時候,巨大的肉棒更深入,幾乎要進入子宮口裡。無比強烈的壓迫感,使美伶半張開嘴,仰起頭露出雪白的脖子,因為高潮的波浪連續不斷,呼吸感到很困難。雪白豐滿的雙乳隨著抽插的動作,不斷的起伏顫動著。抱著美伶大概走五分鐘後,男人把美伶放在地上仰臥,開始做最後衝刺。抓住美伶的雙腳,拉開一百八十度,肉棒連續抽插。從美伶的陰戶擠出兩個男人的精液,流到地上。癡呆的美伶,好像還有力量回應男人的攻擊,挺高胸部,扭動雪白的屁股。「哦...這位太太,還在夾緊呢!」男人陶醉的閉上眼睛,連續發動猛烈攻勢。「唔...啊...我完了...」美伶發出不知是哭泣還是喘氣的聲音,配合男人肉棒的抽插,旋轉妖美的屁股。「啊...哦.....」肉穴裡的黏膜,包圍著肉棒,用力向裡吸引。男人發出大吼聲,開始猛烈噴射。美伶的子宮口感受到有精液噴射時,立刻達到高潮的頂點。呼吸的力量都沒了,有如臨終前的恍惚。男人拔出萎縮的兇器,美伶的眉頭連動也無力動一下,雪白的肉體癱瘓在地上。但是男人並未如此就滿足了。整個下午男人不停的輪流攻擊著美伶,每個人至少姦淫了美伶兩次以上。長達3-4小時馬拉松式的性交,美伶早已一片空白,任男人用各種不同的姿勢和方法滿足獸慾。當姦淫結束時,美伶癱在地上許久動也不動,全身布滿了汗水和男人精液。下體的陰戶早已紅腫疼痛,不斷的流出過多而容納不了的精液。雖然只剩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著,其他全身地方痠痛而無法行動,但美伶感覺一種無法形容的美感不斷的融化著全身……。 3.走在回家的路上,寒風呼呼的迎面吹來,家浩縮著頭往前走著,突然,他看到前面有一位女生,似乎也在趕路回家;在學校裏,因為就讀和尚高中,覺得乏味極了,所以在下課之後,常和幾位死黨到某女中附近的小吃店吃東西,順便欣賞欣賞下課的女生,有好幾次,還帶著照相機去拍照,每當看著沖洗出來的照片裏那美麗的少女時,心裏常有一股慾望的衝動,想像著漂亮的少女,正無助地躺在床上,沙發上,地板上,草叢裏,手腳被綁著,而自己正在狂暴地幹著她們,野獸般的喘息聲,加上她們初經人事的呻吟聲,啊!真是一幅太美妙的強暴畫面啊!路光很暗,依稀看到前面那位少女身上正是穿著女校的制服,一頭俏麗的短髮,給他很大的挑逗意味,心裏湧上了一股壓抑好久的衝動,一個想幹她的念頭強烈地佔據了他的心中,於是他加快腳步,跟在那少女後面,經過了一個轉角處,路燈更加昏暗,附近有一棟破矮無人住的房子,平常甚少人經過那兒,他把握住這次的大好機會,趕快趕到少女身後,突然抱住她,不等她有任何反應就拉著她到空屋裏,那少女起先嚇呆了,後開始作激烈的反抗,不停的扭動身體想擺脫他,家浩怕一被她掙脫就再也沒機會了,於是手上更加用力拖她進去,另一隻手捂住她的嘴怕她大叫;進了那棟房屋,裏面什麼也沒有,只有一堆乾草堆與一張破爛的報紙,他就在乾草堆上躺了下來,把女孩抱在懷中,一隻手不安份地在少女身上撫摸,那女孩長的眉清目秀,清純可人,一雙大眼睛中卻佈滿了恐懼,讓他更想盡他全力去征服她,佔有她,讓她嚐嚐被強暴時那種翻雲覆雨的滋味;他把女孩壓在他的身下,邊在女孩的書包裏翻找,太好了!裏面居然有一條童軍繩與一捲膠布,他把膠布拿出來,用膠布把少女的手緊緊地綁在後面,又把腳也綁住,再從她身上用力撕下一小塊制服塞入她的嘴裏,現在,一位美麗的少女已躺在草堆上,只能無助地任家浩蹂躪她了;家浩看著女孩美麗的身軀,把頭湊過去在少女的雙乳間深吸一口氣,哇!好香啊!一股清淡的乳香味淡淡傳來,女孩不停地蠕動著身體,卻無能為力。家浩想把少女的制服外套脫下來,卻被手弄住,一氣之下用力一扯,「ㄙ~」的一聲,外套被家浩撕破了,少女上身只著一件藍色的制服上衣和一件隱約可見的胸罩,家浩感到全身火熱起來,下體也開始膨脹起來,他坐在少女旁邊,把她放在大腿,低下頭去吻她,吻她臉,吻她耳,吻她的紅唇,手隔著一服輕輕地愛撫少女的胸部,輕輕地摩擦著,女孩第一次受到這樣的刺激,身上感到一陣酥痲的感覺,痛苦地扭動身體;家浩一邊強行吸允著女孩的舌頭,一隻手已伸進了女孩的長褲裏,從內褲外撫摸少女的陰部,只見陰丘高高的隆起,再往內褲裏摸進去,少女的陰部只長了一些稀疏的陰毛,摸起來滑滑嫩嫩的,家浩把另一隻手也伸進褲子裏,一隻手用力分開女孩的大腿,一隻手在內褲外用力摩擦陰部,一陣快感襲上少女身體,原本極力反抗的她無法克制地低聲呻吟起來,家浩趁機湊在她耳邊說道:「現在我把妳嘴裏的布拿掉,妳只要敢喊一聲救命,妳就死定了。」女孩痛苦地點點頭,於是家浩把她嘴裏的布拿掉,另一隻手更加地用力搓她的私處,家浩突然發現,女孩的陰穴已分泌出陰水,少女也呻吟地更大聲;家浩把右手伸上來,開始解開制服的鈕扣,另一隻手正不停地愛撫著少女,等解開了,家浩雙手用力一撕,把上衣撕成兩半,哇!女孩身上穿著吊帶在身後打叉的惹火型的胸罩,「真是一位欠幹的女孩,就讓我來爽她吧!」少女孩的胸部蠻豐滿的,呈現兩顆圓弧的曲線,乳房中央是兩顆已因興奮而高高隆起的乳頭,顏色是粉紅色的,展現少出幼蕊未成熟且未經人事的風味,現在,家浩就要佔有這少女的原味了;家浩把少女平躺在草堆上,解開她的雙腳,順便脫下自己與女孩長褲,下體早已高高地勃起,女孩則穿著一件蕾絲的少女型內褲,她害怕地把大腿夾緊,但是中間的陰部卻隱約可見;家浩不理女孩驚恐的叫聲,撲了上去,少女驚恐地喊著:「求求你不要強暴我……」家浩卻絲毫不理會她,用大腿頂開少女的雙腿,卻也不急著幹她,他要好好地享受一下……,家浩整個人趴在女孩身上,不停地親她的脖子、身體,嘴裏含著粉紅的乳頭,恣意地吸允,一會兒大力,一會兒小力,弄的女孩嬌喘連連,一陣陣的乳香味傳進家浩的鼻子,更令他瘋狂不已,又是舔她的乳房,又是輕咬著她的乳頭,接著,更用手握著女孩的雙乳,輕柔地捏著,少女感到非常地舒服,發出夢囈般的吟叫,突然間,家浩用力抓住女孩的乳房,大力地揉搓,女孩感到一陣難以言喻的疼痛,不禁大哭出來,家浩聽著女孩的哭聲,感到更加興奮,下體更是膨脹地難以忍受,於是一邊更加用力虐待著少女的乳房,一邊隔著兩件內褲,用下體猛烈地撞擊少女的陰穴,女孩受到強烈的刺激,又是哭,又是淫叫;家浩停止了下體的撞擊,整個人跨到女孩身上,把少女碩大的奶子推出一條乳溝,夾住自己的下體摩擦,女孩第一次看到男人勃起的生殖器官,且長滿了陰毛,是如此的巨大,心裏覺得又是噁心又是害怕;家浩漸漸感到快要忍不住了,已經快要射精了,連忙抓起女孩的頭,把陰莖對著少女的嘴巴塞了進去,那知女孩卻緊閉著嘴不肯舔,家浩也不急,只把陰莖在嘴唇上左右摩擦,令一隻手卻在輕撫著乳房,手指輕輕地挑逗著奶頭,女孩受不了刺激開始呻吟,於是家浩趁著這個機會把陰莖塞進去,少女感覺到一根龐然大物伸進嘴裏,想避開,但是家浩卻拉扯著她的頭髮,強迫女孩舔它,少女在一股疼痛的壓力下,只好把舌頭伸過去舔,家浩看著女孩舔的嬌羞模樣,覺得很想立刻就幹她;她從未舔過男人的陰莖,聞著家浩下體那股男性的臭味,只是在龜頭附近舔舐,卻無法讓家浩感到更加舒服,於是家浩把陰莖往前更深地插入她的嘴裏,女孩喉嚨被頂住無法呼吸,難受地流下眼淚,家浩說:「如果妳不讓我更爽,我會讓妳更加難受。」說著把陰莖抽出來一點,叫女孩整根含進嘴裏用舌頭舔,女孩果然未曾經過人事,舌頭都舔在下體最敏感的地方,一會兒,家浩覺得快要射了,就抓住少女的頭,把她的嘴巴當成陰穴,用陰莖大力地往她嘴裏抽插,於是精液全部都射在女孩的嘴裏,少女覺得嘴裏充滿了腥味,不禁想要嘔吐起來,但是家浩卻又感到意猶未盡,身體轉過方向,面朝著女孩的陰部,陰莖仍在女孩的嘴裏抽插,也不管女孩痛苦的感覺,整個人趴下去,舌頭往少女的陰穴舔下去,女孩的內褲早已濕成一片,家浩用舌頭舔著,還用手伸進內褲裏輕撫女孩的陰穴,女孩嘴裏含著陽具而發出低沉的淫叫聲,家浩脫掉少女的內褲,整個陰部展現在眼前,陰道上的三角洲地帶只長出一些稀疏的淡色陰毛,顯然還沒發育成熟,兩片粉紅色的陰唇蓋住陰道口,翻開就可看到粉紅色的肉芽,整個陰穴都呈現粉紅般的處女顏色,從女孩陰道中分泌了許多的陰水出來,流的滿大腿都是愛液,家浩用手指輕輕地搓著陰唇,突然就把兩根手指插進陰道裏,少女痛的「啊~」的叫了一聲,不斷地蠕動下體,想擺脫家浩的侵犯,陰水也更加蜂湧流出,家浩看的更加興奮,用雙腳夾住少女的頭,不讓她亂動,用左手把女孩的腿撐開到最大,張嘴把女孩流出的愛液吸乾,也往她的大腿舔了過去,突然,他又像剛才一樣用手指插進女孩的陰穴裏,更用力、更快速地插進去,不停地插,少女痛的頭要亂甩,卻被夾住動不了,身體也被家浩壓住動彈不得,終於因受不了疼痛而再度哭了出來,且哭得更加淒慘,聽著她淒厲的哭聲,家浩的獸性再度被引爆,陰莖更加用力地在她嘴裏抽送,手指也更用力地插入她的陰穴裏,最後,在性慾極度發洩後,家浩又再度射精,射在少女的嘴裏,也射在她的臉上,家浩把陰莖抽出來,手指也不再插入,而是用嘴輕輕地舔她的陰穴,輕輕地舔她的陰部,女孩也由疼痛的哭泣聲轉成舒服的呻吟聲,就在此時,家浩突然咬住少女的陰毛用力一扯,咬下了幾根陰毛下來,少女痛的下體扭動彎曲,疼痛不堪,這時,家浩站起身來,少女以為一切的暴行終於要結束了,誰知家浩又蹲下身來,抬起她的下身放在他的腿上,想要分開她的雙腿,她才知道這頭野獸竟然還要幹她,她死也不肯打開大腿,因為一打開,她的貞操就完了;家浩用了半天分不開,一氣之下打了女孩幾巴掌,少女痛的掩面痛哭起來,雙腿微微一鬆家浩已趁虛而入,把她的大腿完全分開,用腳頂住,看著少女再度流露出恐懼的表情,家浩心裏只想著:「哼!剛剛讓我廢了那麼大的力氣,待會兒非好好的幹妳一番,爽死妳不可!」就把陰莖頂著女孩的陰穴,一邊想著A片裏男人蹂躪女人的技巧,想著幹這女孩的快感,一邊在少女面前自慰,一會兒,陰莖又再次勃起,且為了即將佔有一位處女而脹的更大,脹更痛,他先在女孩的陰門摩擦了一會兒,突然用力插了進去,女孩「啊~」的一聲,下體感到一陣強烈的疼痛向她襲來,全身不斷地抽搐起來,下體的疼痛使她的眼淚奪框而出,她只能用僅剩的力氣哀求他:「求求你不要再用了,我好痛啊!嗚~」家浩聽到少女向他哀求,不但沒有絲毫的憐憫,反而感到一股更強烈的快感,他一定征服她,讓他得到最大的快樂;他毫不理會少女的哭喊,陰莖向前挺進,很快地碰到了少女的處女膜,他卻不一次就刺破它,只是來回反覆地抽插,讓女孩能逐漸適應插穴的動作,而女孩也不再感到那麼疼痛了,反而感到陣陣酥痲的快感漸漸升起,身體也不由自主地扭動起來,幹了五分鐘,家浩看那女孩也不再激烈反抗,時機已經成熟了,猛地狠插進去,把處女膜刺破了,直到整根陰莖都插進去,女孩因為第一次被那麼大的陰莖插入,又被插破處女膜,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疼痛,全身肌肉都緊繃起來,陰道猛烈收縮,痛的幾乎昏死過去,開始放聲大哭:「媽呀!好痛啊!媽,快來救我,我好痛啊!」一條血絲從陰道順著家浩的陰莖流了下來,滴在地上,也把制服上的校名給沾污了!少女手被綁住無法動彈,只能扭動身體抵抗疼痛,而家浩的陰莖被女孩的陰道緊緊夾住,享受到難以形容的快感,也不管女孩的第一次是如何地疼痛,聽到女孩的哭聲,使他心中只想蹂躪她,於是也不管女孩痛的如何難過,就瘋狂地開始與她做愛,且插的一次比一次深,一次比一次狠,只顧著自己獸性的發洩,少女剛經過初次人事的疼痛,一波又一波更強烈的疼痛又向她襲來,她已沒有力氣再去扭動身體抵抗,卻比剛才哭的更加厲害,更加淒慘,完全享受不到做愛的快感,整個被強暴的過程就在家浩瘋狂的蹂躪中痛苦地度過,但家浩卻覺得這樣的姿勢幹得不盡興,於是他把女孩的一隻腳抬起,用側交的姿勢插入,少女已痛的聲嘶力竭,卻又受到另一種方式的蹂躪,只能哭的一次比一次大聲,接著,家浩又讓女孩跪在地上,頭頂著地,從被後狠狠插入,這種方式比前面的姿勢更加深入,少女受到更強烈的刺激,卻沒有剛才舔穴時的快感,哭的更痛苦,邊苦苦哀求家浩不要再幹了:「求求你不要了,我好痛啊!嗚~」家浩邊幹她,邊說:「哼!認了吧!誰叫妳被我碰上了,痛是妳的事,我爽就好了,妳的穴真緊,真是太爽了,等我幹爽了就放了妳!」邊說,邊更毫不留情地插進去,過了十五分鐘,家浩感到快忍不住要射精了,於是插的更急,在他的喘息與少女的哭喊聲中,家浩在女孩的陰穴中射出大量的精液,女孩倒在地上無力爬起,只在低聲地啜泣,家浩撫摸著少女,自言自語地說:「這麼漂亮的女孩就這麼放了她真是可惜,那種幹她的快感真是爽,真想再幹她一次,嘿!就來玩一次肛交吧!」於是他又把少女的屁股抬起,少女驚恐地問他:「你又想幹嘛?」家浩邪惡地笑著說:「也沒什麼,只是想再幹妳一次,再爽一次而已嘛!」也不理會女孩的反抗,家浩抓著她的頭,硬是把陰莖塞進她的嘴裏,恣情摩擦,邊愛撫著少女的乳房,一下子,陰莖又恢復了先前的勇猛、堅挺,一點都不受射精過的影響,接著,抓著女孩的屁股,也不管她的哭叫與哀號,抹了一下少女分泌出來的陰水混著口水,塗在女孩的屁眼上,然後把龜頭頂住小小的屁眼,「撲!」的一聲用力插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