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後來,我選擇繞過那條街

後來,我選擇繞過那條街
你走以後,我的生活還算理想。不再每天晚上,寸斷柔腸。
2014年1月7日早晨,終於迎來這個冬天的第一場雨。都說這是一個暖冬,孤單逞強的日子好像並不太溫暖。
宿舍裡呆久了會發黴,不光是被褥,連帶著人一起充斥著一股濃濃的黴氣。
快樂的時光總是不希望有雨的,如今對我好像都一樣。反正都是最自由不過的日子,一場雨的陪伴,正中心堂。
去書店的路上,行人不多。雲路橋上還是蹲踞著那些讓人膽顫的乞討者。那幾張再熟悉不過的臉孔,每次都不敢直視,卻總也逃不過他們追殺的眼光。破爛的衣衫不知道在這樣的溫度裡是否足夠禦寒,幾次甚至想不如我和你們一起蹲在這裡好了,說不定我賺得比你們多。心裡的掙扎像是八百米測試的煎熬,那是我這輩子最憎惡的體育項目。我總是繞開他們的踞點,選擇另一邊走去。這個小島只有這一座橋通往外面,如果可以,倒是寧願坐船。
在書店閒逛的時光總是愉快的,不用急著挑選,沒人給你推銷,不會有人守在旁邊看著,趁管理人員不在的時候還可以在書架邊角的區域覓得一席之地舒舒服服坐一個下午,甚至排隊結帳的時光也是快樂的。可能那是唯一一個沒有思念,沒有憂愁的地方吧。
可我也忘了,這裡也依舊充滿悲傷。當那個聾啞人過來問我是否會愛心捐款的時候,我再次陷入痛苦。不是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只是我忘了,很久都不曾再次遇見。
我搖頭,你依舊不走,堅持你的堅持。在拋給你那個白眼之後,我也內心掙扎了很久,如果再遇見你,或許我會不要臉地跑去找你,簽字,“愛心捐款”,換取內心的解脫。
世界總要充斥行行色色的人來讓它顯得更加飽滿,生活也非得弄出些個千姿百態才算圓滿。我只是普通人中再平凡不過的一個,偶爾路過別人那些我不太懂得的生活,或許抱以欽羨,獲取給予憐憫,我的日子還是這麼過著。
我想,屢教不改的我總有一天會學乖,繞開那條街,避開那些人群,豁免心靈所受的刑罰,而遠去的吧。
下著雨的夜,寢室突然斷電,冬天用電總是厲害的。到達繳費地點,卻被告知不能刷校園卡,只得打電話讓室友送錢下來。
對於我,這便是我的生活吧。
不用在雲路橋頭風餐露宿,不用在人群中尋找陌生人的愛心,當然也不會開著跑車吃著法餐,芸芸眾生中最平凡不過的那一個,趁著冬夜冒雨下來繳電費。時常憶起曾經的戀人,時常憧憬美好的明天,只在短暫的時間裡發一段感慨,然後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