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忍受8年拳腳只因生下混血孩子

忍受8年拳腳只因生下混血孩子
  1。親子鑒定後苦不堪言
  去年年初,兒子麥麥意外被燙傷脖子,醫生看看孩子,隨口跟我丈夫陸大有開玩笑:“這孩子的膚色和長相,和你一點都不像,不是你兒子吧?”大有頓時黑了臉。回家後,他就要去取錢,說要去做親子鑒定。我拉住他:“花什麼冤枉錢?誰都看得出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也打過我好多次了,還要怎麼樣呢?”
  攔不住,他還是帶著麥麥去做了鑒定。麥麥才8歲,有點明白又不是很明白的年齡,笑著去的,哭著回來的。很快鑒定結果出來了,大有拿著鑒定書暴跳如雷:“你一直在騙我,從結婚就騙我。我不恨孩子,就恨你……我叫你騙我!”說著,他一耳光扇過來,我只覺得左邊耳朵一陣刺痛,接著就聽不到了。第二天不斷地出現嗡嗡嗡的聲音,去醫院一檢查,醫生說是耳廓被打傷了。
  我以為忍受下去就沒事了,大有卻提出離婚。我不同意,他說:“不離也行,你把孩子爸爸找來給個說法。”
  麥麥的親生父親是我的前男友,來自非洲的老K。
  我已近十年沒再見過老K的面,如何去找?大有乾脆把我趕出了家門,“你去找大使館的人幫忙也行,不給個說法,你就別回來。”
  我無處可去,只好搬回娘家棲身。我去了當年老K留學的大學,人家一聽就搖頭:“事情都過去這麼久了,何況你們當時又沒辦結婚手續。我們能怎麼辦?”
  那年我24歲,家住在醫科大學附近,我在學校旁邊開了個小店。黑皮膚的老外老K經常光顧我的店,他瘦瘦的,大眼睛,對人很熱情,說一口流利的漢語,每次都和我聊上一會。我不是什麼美女,以前和戀愛沒啥交集。和他相處以後,我才初識愛情滋味。他名字的第一個字母是K,念起來麻煩,我就一直叫他“老K”,並且告訴他,在撲克牌裡,老K是個厲害的牌,他樂得直笑。老K家在非洲,來這邊讀研。他告訴我他以前開有診所,父親在國內當老師,他家中兄弟姊妹共9個,他是老大。其他的,我一無所知。
  和老K走在一起,我並不在意別人的眼光。大家長相不同,但內裡都差不多,外國人也會像我們市井百姓一樣討價還價,大家談得來就好。我並不是像別人以為的那樣是圖他的錢,老K是靠學校發的津貼生活的,戀愛時,無非就是經常請我吃個飯,也就一二十元錢,我就是喜歡和他相處的那種感覺。他陪我逛公園,散步,泡圖書館,週末就邀我去他宿舍,他住的單間條件很不錯,他就經常自己買菜,做番茄牛肉湯給我喝,或做番茄煮魚,總是煮啊煮,把番茄煮得爛爛的,我說他亂燉,他堅持說是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