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性交易與免費性關係與偷情

男人與妻子發生性關係是不要付錢的,是免費的,但是男人與妓女發生性關係則是要付錢的,是不免費的。那麼,為什麼同樣是性關係,一個是免費的,一個是不免費的呢?
 
這是因為男人與妻子之間不是買賣的關係,而男人與妓女之間則是買賣的關係。那麼為什麼男人與妻子之間就不是買賣的關係,而男人與妓女之間就是買賣的關係呢?
 
我認為這是因為男人與妻子是一家人,而男人與妓女則不是一家人。一家人的關係不是買賣的關係,而不是一家人的關係則是買賣的關係。所以,一旦天下一家,大家成為一家人,那麼就一切都免費了。毛澤東的吃飯不要錢所以失敗,就是因為當時大家並不是一家人。繼續保持不是一家,但卻想吃飯不要錢,這是行不通的。
 
當然一切都免費了,不等於就不勞動了,勞動還是要勞動的,只是沒有買賣了。
 
在大家是一家人的社會裡,人們還會努力工作嗎?
 
會努力工作的。在目前的社會裡人們所以努力工作,那是為了人們自己的家;在大家是一家人的社會裡,人們也努力工作,那也是為了人們自己的家,只是這個家只有一個,那就是整個社會。
 
如何實現大家是一家人的社會?
 
實現大家是一家人的社會也很簡單,這只需要在各國境內建立小的大家是一家人的社會。因為大家是一家人的社會是充滿愛的社會,所以其必然會吸引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其中,這樣大家是一家人的社會就會不斷的發展壯大,最後使整個人類社會都進入大家是一家人的社會!這樣舊社會也就被埋葬了,新社會——理想社會也就誕生了。
 
為什麼房地產商會大賺我們的錢,就是因為大家不是一家人!
為什麼飯店會給我們吃地溝油,就是因為大家不是一家人!
為什麼會醫院看病費那麼高,就是因為大家不是一家人!
為什麼有人會貪汙我們的錢,就是因為大家不是一家人!
為什麼會分田到戶,就是因為大家不是一家人!
為什麼幹部為自己的子女謀私,就是因為大家不是一家人!
為什麼有人窮有人富,就是因為大家不是一家人!
……
問題都出在這裡了!
 
 
同樣,偷東西的存在也是大家不是一家人的結果,所謂偷,也就是偷別人家的東西,如果大家成為一家,那麼就不會再有偷竊了。偷情的道理也一樣,因為大家不是家人,所以才有了所謂的偷情,也就是偷了別人家的情。而一旦大家成為一家人,那麼就不會再偷情不偷情的了。誰遇到過自己偷自己的東西的事情呢?
 
用博愛來去除私人感情,去除家庭?可是人的感情有很多種,他們的平衡才組成了我們的精神世界,如果只剩博愛,那麼算不算獨裁呢?原諒我,因為我竟想到了宗教還有精神控制!不過消滅家庭可不是個好建議,至少從健康上來說不好…
 
不要一說到取消家庭就是到處上床。你的理解是不是有問題。大家成為一家人,而不是到處上床。到處上床大家就是一家人了嗎?
 
 
 
大範圍也是可以的,而不是不可以的。你總以為只有認識才會愛,其實不是的,我們可以並不認識遠方的人,但我們卻可以愛他們,比如說,我住在長江的上游,我不污染長江,因為我愛下游的人們,我關心他們的健康。我認識他們嗎?不認識,甚至可以說是永遠也不會認識的,但我卻愛他們。所以愛不愛,與認識不認識是無關的。你所以把愛與認識聯繫其實,是因為你受到了歷史的局限,因為在你生活的世界裡,愛都是與認識相聯繫的,在你的世界裡,愛是小的,你只愛那些認識的人中的一小部分人,或者說只愛你家裡人。
 
關於千里之外的老太太,在大家是一家人的社會裡,大家是一樣的愛,是沒有什麼區別的。當然她的衣食住行未必是你直接關心的,直接幫助的,她周圍的人會直接關心她,幫助她。這其實也就夠了。未必需要誰你都直接的關心,直接的照顧。這就如同在現代的社會裡,你的親人在醫院裡,你未必可以時時直接的照顧他或她,但只要護士是好的,醫生是好的,醫院是好的,那麼他們就會象你一樣的關心你的親人、照顧你的親人。而你的精力可以用於照顧你身邊的其他人,其他事了。如何會發生精力不夠呢?只是在目前的社會裡你猜會感到精力不夠,因為目前的社會,家裡的一切只是由你來承擔的,別人因為與你不是一家人,所以可以不聞不問。
而且在大家是一家人的社會裡,別人的關心,也是你的關心,因為大家已經成為一個整體了。比如說,你給一個孩子吃的,其實也是整個社會所有的人在給這個孩子吃的。這已經是密不可分的了。因為大家是一家人,你拿起的任何吃的,都是大家的吃的,你給孩子吃,就是大家給孩子吃,你養育的孩子,就是大家的孩子。在目前的社會裡,由於大家是分開的,所以人們才會覺得,我養育的孩子僅僅是我的孩子,他養育的孩子僅僅是他的孩子,所以才有了什麼你家的孩子和我家的孩子的區別。同樣,在大家是一家人的社會裡,別人在關心遠方的老太太也是你在關心遠方的老太太,也是整個社會上的所有的人在關心遠方的老太太。那麼我們如何會沒有精力關心任何人呢?
所以你還沒有理解我說的一切啊。
前面的推理是對的,後面的推理有問題。是的,市場裡為何存在企業,因為市場價格機制有成本,當這個成本大於企業內部決策管理成本時,企業就出現了。但企業決策管理也是要成本的。當年計劃經濟,其實就是把全國當作一家企業,生產、分配、消費由領導說了算,但由於決策管理成本太高,效率低下,因此,要進行改革,重新實施私產制度與市場經濟。家庭類似於企業,你人多了,管理成本要增加的,也是有限度的喲。
你沒有理解成本的問題。比如說夫妻,那些真愛的夫妻是能夠經受考驗的,他們即使非常貧窮也可以生活在一起,而有些夫妻,只要條件稍微差一些就會彼此分離。那麼你說這樣的兩個家庭,那個成本高,那個成本低呢?你們說的企業,基本上就類似於這後面一種家庭。所以成本比較高,穩定性差,一旦有一個風吹草動就會破產。如果企業類似與前面一種家庭,那麼,就會很穩定,成本也會比較低,甚至很低。這樣的企業也很有力量。西方有些企業,在困難事情,經理帶頭降低工資,不開除任何職員,共度難關,這種企業就是類似於第一種家庭的企業。
 
過去的計劃經濟是在大家不是一家人的社會裡幹所謂的一家的企業,這樣哪能不出問題呢?而我說的是在大家是一家人的社會裡建設這個建設那個,這是不是的,基礎不同。也許你說的合適過去的那個社會,比如說低效之類,但不一定適合套在我說的大家是一家人的社會啊。不要犯教條主義的錯誤啊。
再說一遍,你若企圖消滅家庭,首先需要消滅財產私有制,這是必要前提之一——而不是先消滅家庭,再等著財產私有制自己消失。    
光消滅家庭沒有用,財產私有制不會自動消失。
 
你對汝州夏店的批判在一定程度上是對的。家庭為什麼存在,那是因為私人的感情的存在,所以不破除私人的感情,或者說不博愛是無法使社會成為一家的。而一旦博愛,那麼家就會逐漸消失,所謂的私有財產也就會成為整個社會的財產了。
 
不應該是禁止家庭的存在,因為禁止都是從外界起作用的東西,而不是從內部起作用的東西。比如說我們禁止偷盜,但還是有人偷盜。這說明如果不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只是禁止是沒有用的。而提出博愛,則是從根子上解決問題,是對私人感情的否定,而家庭是建立在私人感情的基礎上的。
 
家庭可以說是在融合中消失的,家庭的邊界逐漸模糊了,因為博愛,所以模糊了,最後沒了。博愛是一個強大的東西。
 
關於你說的貨幣、金融的問題,你說的是對的,但我要問的是:人類為什麼要使用貨幣呢?為什麼不可以拋棄貨幣呢?
 
其實這也是因為大家不是一家人的結果,比如說,我在你家幹家務,你就必須付錢給我,而我要是在自己家裡幹家務,我則是免費的、無私奉獻的。而如果由於博愛的作用,大家成為一家人,那麼貨幣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大家就都免費了,無私奉獻了。
 
汝州夏店知道要取消家庭,但是他不知道如何取消家庭,他不懂得博愛的重要。所以按照他的理論實踐的話,還是要失敗的。這就如同按照馬克思的理論實踐要失敗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