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性是風兒女人是沙

節目中主持人胡瓜問現場嘉賓:“如果你的男友或女友不能過性生活,你還會結婚嗎?”所有嘉賓的回答都是“不能”。
 
    愛情和性已經像魚兒和水一樣密不可分了,如今再談無性的愛情一定會被譏笑為傻瓜,婚姻與性更是孿生姐妹,唇齒相依,現代人不會再為了一個光榮稱號和虛幻的光環而去嫁給(或娶)一個性無能的男人(或女人)。無性的婚姻就像沙漠里的一棵小草,不久就會枯萎、變色,直至死亡。可是,性的有那么重要嗎?
 
    在香港、台灣的許多時尚雜志中都把女人炒作得“如狼似虎”,似乎全世界的女人都如蘇醒過來的“母獅”,浩浩蕩蕩地加入到性的消費大軍中。女人一改從前“任人宰割的小綿羊”形象,搖身一變,成了床上的女皇,無數男人戰戰兢兢,小心應付,害怕被女人譏笑為“外強中干的紙老虎”或“中看不中用的銀鑼樣槍頭”。但據最新調查顯示,大多數已婚女人對丈夫床上的表現并不在意,對他們提出的要求漠不關心,她們最為關心的是丈夫對自己的態度,丈夫是否有外遇等更為迫切的問題。
 
    由于女人男人的生理結構不同,女人體內很少會產生象男人那樣一觸即發、不可抑制的沖動,更多時候,女人是靠與男人的肌膚相親來加強夫妻感情,証明自己的魅力,同時感受丈夫的愛。而所說的床第之歡對女人來說并不是那么重要。人到中年以后,女人感受會更強一些,但也絕對不如男人的“當年之勇”。女人是靠感覺生活的一種動物,溫柔的音樂,浪漫的黑白片,丈夫的一個溫存的小動作,在層層鋪勢之后,女人才會緩緩升出一種渴望,而且這種渴望總是若有若無,如果有別的事情打岔,立即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至于一些女人總是熱衷于研究國外女人床上技巧,并不是因為他們總是有要求,而是他們喜歡浪漫另一種表現。在上床之前,女人要做很多准備工作,比如穿一件性感的內衣,外面再罩上一絲質睡袍,令肌膚若隱若現,除去頭上發卡,令頭發蓬松而自然。女人追求形式上的美,細致入微,當然也追求床上技巧的多樣化和完美程度。事實上,女人骨里是完美主義者,與生俱來有一種追求盡善盡美的情緒。而男人大都是粗線條的動物,對女人的這些鋪墊不太感興趣,大多數時候是直奔主題,速戰速決。
 
    在一些特殊的日子里,比如說“結婚紀念日”、“情人節”,女人喜歡把上床作為慶祝節日中的一項重要內容來進行,認為這樣才算有意義。女人把性作為婚姻生活中的一種點綴和加強夫妻關系的一種途徑,比她真正需要時要多。明白這一點,你就明白了為什么女人離婚后可以領孩子一直獨身,而人大多數時候離婚僅一年光景就另筑愛巢了。因為女人的需求時有時無,且不如男人強烈,所以,很容量通過轉移注意力等方式緩解或消失。
 
    性的確對婚姻很重要,無性的婚姻是不可想像的。《查特萊夫人的情人》中的查特萊夫人不就是因為丈夫在戰爭中喪失了性的能力,而去和園丁相戀的嗎?但這并不能說明性對女人就非常重要。什么事情一旦失去就備覺珍貴,在性無能的丈夫那里,性變成了無價之寶,查特萊夫人愿意放棄富裕的生活,和園丁私奔,就為了能擁有一份有性的愛情,這是特殊情況下才會產生的舉動,并不定能保証他們私奔之后就一定幸福。也許和園丁相處一段時間后,查特萊夫人會覺得美好的性變得十分枯燥乏味,有沒有都可以。我在這里提醒那些未婚的女孩子們,千萬不過多地看重男人的性能力。性能力的強弱并不是婚姻生活是否幸福的唯一尺度,只要不是性無能,即使性能力不強,如果兩人真心相愛,互相體貼,也一定能組成一個美好幸福的家庭。千萬別因小失大,做出錯誤的判斷,讓一個好男人從身邊溜走,多年以后被老公拋棄后再做假設“當初如果……”已為時太晚了。
 
    性是風兒女人是沙,看起來相依相傍,其實離了風兒,沙一樣能活得很好,只不過沒有有風的時候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