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性欲強烈女人自述

"當我快十五歲時,我有了第一次和一個男子親吻和輕微愛撫的體驗。每逢這種時刻完結之後,我就會感到性欲衝動(雖然當時我並沒有認識到這是怎麼回事)。回到家裡之後,躺在床上,我觸摸撫弄自己的陰部,幾乎立刻就達到了性欲高潮。從此我就開始了自己秘密的、充滿了罪惡感的手淫生活。我努力不去進行手淫,但是卻情不自禁,生不由已,它給我感覺是那麼美好!” 

  “當我十八歲時,我發現了自己長著陰蒂,以為自己是個怪物,只有自己一個人長著這種東西。我離開了家,頻繁地進行手淫活動,以為天下所有的婦女中只有我一個人這樣做。現在我知道這很荒唐,不過我的第一位戀人(有四年時間)也不知道我進行手淫之事兒。” 

  “我十九歲時第?次使自己達到性欲高潮。當時我坐在學院圖書館的洗手間裡。我對手淫有種壓倒一切的罪惡感。那時我和一個男人住在一起。當我回到家裡的時候,我很害怕看他的臉。” 

  “我在上小學之前有一次手淫體驗。我把裡面填實的玩具緊緊夾在兩條大腿之間上下扭動身體來進行手淫活動(我那時不知道手淫是什麼)。有兩種原因使我還會忘記手淫的經歷,它給我感覺美妙極了,當我的母親看到我在進行手淫時,她嚇得驚恐萬狀。她非常生氣,而且嚇唬我要把我的玩具拿走。” 

  “十八歲時,我迷迷糊糊地進行了手淫的嘗試,我一次手淫時被我母親發現,她給我上了一堂很長的課,告訴我這種行為將如何使用我成為瘋子。這是我直到十年以前的最後一次手淫。我十年前第一次體驗了性欲高潮。現在我已經五十一歲了。” 

  “一次我的母親發現我正在手淫(也就是去年的事兒),她感到極為震驚,儘管她假裝對性持一種明智開通的態度。她還告訴了我有關我身體的每一個部位,但沒跟我說陰蒂在哪兒。” 

  “過去我對手淫有一種強烈的罪惡感,直到十五歲左右,我還定期向我的父母懺悔我進行手淫活動的事兒,並保證以後永遠不再手淫,但是,我總是發現自己不能信守諾言,我知道,從現代的觀點上看,我所承受的恐嚇懼感和罪惡感毫無必要,而且是不健康的和悲慘的。不過,我對那整個體驗過程、罪惡感和其他一切都看得很重,儘管我感到恐懼和內疚,但在我看來,不斷進行手淫活動這一事實是一種非常積極的有建設性意義的行動,它是我的勇氣和自我表現的證明,是對一種我不能理解的一種力量的逐漸認定,對這種力量表示的敬意。這種力量比我的父母和其他權威人物的威力更大,比理智強有力。” 

  “我從十五歲時起就開始進行手淫活動,至少從那時我已有了這種行為。我還記得,在那種年齡,我的父母輕柔地但卻局促不安地試圖阻止我去觸摸自己的性器官。我同樣地記得,在那種年齡,我得了病(我想是因為某種感染),喝下了看上去象水一樣的藥,藥的味道特別難喝,而且我模模糊糊地覺得,在我的天真行為(我那時認為是天真的)和我的疾病之間有著某種聯繫。” 

  “我確實是自己‘發現’手淫行為的,儘管我的父母有選擇的消極反應幫助我把注意力集中在我身體上這一違禁的的部位。一開始,我只是喜歡探索的樂趣。漸漸地,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做了某種令人羞恥、古怪奇異的事情的感覺成了樂趣的一個組成部分。我開始有了性受虐的幻想,受著有著骯髒念頭、淫蕩的男人鼓勵而變得‘調皮淘氣’和為了同樣的行為而受同樣的男人或其他成年人但不是父母的懲罰的幻想交替出現。這類幻想讓我感到非常可恥,但卻成為我手淫的一個不可缺少時組成部分。當我大約十歲時,一個和我年齡差不多的孩子得了一種特別嚴重的病。這樣,我開始認識到可能其它孩子也進行手淫。我的父親告訴我,據他所知,她的病是因為幹‘那個’引起,這場病差點兒要了她的命我相信會那樣??幹那種事兒是發了瘋。我想,十二歲那年,我第一次達到性欲高潮,我嚇壞了??我以為我把自己的身體弄壞了,而這種奇怪的痙攣是某種收縮的開始。我屏著氣不敢出聲,靜靜等看看接著會發生什麼事。接下來好象什麼事也沒發生 ,我好象一切都挺好的。不過,我決定我最好還是冷靜處理發生的一切。幾天之後我平靜下來了,我小心翼翼地再次手淫,並再次達到性高潮,而且這次我不那麼害怕了。不久我就把性欲高潮當成了一種自然事件,並開始消受性欲高潮給我帶來的銷魂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