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情婦帶我一起出差

馬上過年了,單位卻派我去出差,說實話,真不想去。這個時候是北方最冷的時候,而且這次公司下了死命令,必須完成。

  妻子王慧抱著我,溫柔的說:"親愛的,我等你回來!"她是公司職員,現在也正是最忙碌的時候。不能請假,更沒有休息。況且,母親身體不太好。王慧必須留下來,家裡總得有人照顧她。

  出發之前的那個夜晚,我表現得尤其積極。得冷落嬌妻大半個月–至少大半個月,我於心有愧。王慧是個賢淑女子,在大二那年就死在我的手裡。這些年,對我一心一意。作為她唯一的男人,我有責任有義務讓她快樂。她很知足,老公的疼愛就是一切。而男人,又怎麼甘心只對著一個女人?

  我承認,李媛是我外面的女人。她就像《澀女郎》裡面的天真妹,傻傻的很可愛。她剛來到這座城市,涉世未深就被我俘虜了。我覺得特有成就感,在那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奪去了曉慧的第一次。從此,她死心塌地的跟著我。只需要一間租來的房子,為數不多的生活費。她,就這麼被我包養。

 

  坐著火車,很快就去到了出差的目的地。不經意的東張西望,那個女子的身影有些熟悉。不可能,李媛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海濤哥!"果然是她!"驚喜嗎?"她向我飛撲而來,暖香在懷的還有什麼不滿意?"你跟蹤我?""那天你買票之後,我就請賣票阿姨買和你差不多的票。"

  好嘛,以前一個星期見一次。現在,她賴在我房裡死都不走了。在這裡,沒有誰認識我們。酒店的服務員還以為李媛是我的妻子,也沒有多問幾句。白天,我忙著公務。夜晚,我聽從曉慧安排。這個妮子,當真色膽包天。竟然帶來了情趣用品還帶了避孕套。情趣用品是一個情侶共用的,很漂亮的設計,百分之百的防水,叫2。

  你說,細心到這份上的女子不多了吧?應該是男人照顧女人在床上的感覺,現在反過來了。"過年,我就回老家。"李媛抱著我,哭得就像只委屈的貓咪。"原來,這是最後的溫柔。"突如其來的傷感,我停止在她身上遊移的動作。"暫時不能陪你,現在補償嘛。"好,得快樂時且快樂。

  我立馬把李媛壓到了身下,說實話我第一次用情趣用品,和我想像中的一點都不一樣,在2的幫助下,我們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了。

  我不能確定,與李媛的關係能夠持續多久。記憶中,留下她的美、她的好。這一路的,親密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