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愛情

女孩20歲的時候,在一家傳呼台工作。男孩長她4歲,大學畢業暫時未謀到合適的職業,閒居在家。但是兩人彼此深愛,並許諾要與對方廝守直至遲暮。 
 
  女孩的工作性質讓她患了咽炎,嗓子腫痛是常有的事。一天值夜班時,女孩的嗓子又一次發炎了。正巧這時男孩打來電話,聽到話筒中傳來女孩費力的微弱問候,男孩很心痛。他匆匆安慰了幾句就掛斷電話。 
 
  40分鐘之後,男孩氣喘吁吁地出現在女孩面前,手裡還拎了一個大袋子藥,要知道當時已經是深夜12點多了。可男孩連肩上的雪花也來不及抖落,就一口氣說道:“這盒白色的消炎藥,外面有層糖衣,不苦;這盒是膠囊,也不苦;這瓶黑色的小粒粒是含服的,是甜的,剩下的這些都是含片。我知道我不愛吃苦藥,挑的都是不苦的。如果你覺得這藥還是難吃的話,那就在吃過藥之後再吃點兒巧克力。”說著變魔術似的又從袋子裡掏出一大盒巧克力。 
 
  女孩撲哧一聲笑了,費力地嗔怪:“你真傻!哪有嗓子疼還吃巧克力的。”男孩愣住了,這一點兒顯然出乎他的意料,好久他才窘窘地嘟囔:“對不起,我沒想到這一點兒。”女孩望著眼前男孩那赧紅的寫滿關切的臉,刹那間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湧上心頭,嘴唇微微動了動,但最終卻什麼也沒有說出口。兩人無語,長長的一段沉默後,男孩伸手替女孩攏了攏她額前的幾樓碎發;這個溫柔的舉動感動得女孩差點兒掉下淚來…… 
 
  女孩的病很快好了。以後的日子裡,女孩身邊總是少不了各種各樣的含片,都是男孩買的。他說病前的預防遠勝於病後的冶療,這句話也許真的很對,因為自從有了含片,女孩的嗓子真就再未疼過。 
 
  所有人都以為他們會永遠這樣甜蜜地牽手走下去,然而一年之後兩人竟然分手了。原因很簡單,女孩的母親執意反對他們的相愛,且僅僅因為男孩來自農村。面對這樣的現實,彼此深愛的男孩女孩並沒有像書中或電影上說的那樣“私奔”或“誓死不渝”。他們都是很孩子,都能深深體會做母親的苦衷,於是他們的愛情走到了無奈的心頭。分手那天,兩個人出奇地平靜,平靜得幾乎連他們自己都不敢相信。 
 
  以後的故事順理成章,女孩嫁作他人婦,丈夫很愛她,她也愛丈夫,平淡的日子如水般逝去。 
 
  一日,女孩的咽炎再次復發,她讓丈夫去買些含片。然而丈夫帶回的卻是一盒處方藥。女孩接過藥片,放進嘴裡,不禁苦得一皺眉,好久沒有吃過這麼苦的藥了!丈夫在一旁安慰道:“良藥苦口!” 
 
  突然,女孩的身體猛地一顫,一種前所未有的巨大痛楚於瞬間猛襲她的每根神經。當初那個雪夜的所有情景一一清楚地浮現在她的腦海裡。那個送她含片加巧克力的男孩的身影固執地佔據著女孩的心。她和他在一起時的點點滴滴霎時竟全部紛至遝來,任憑女孩怎樣揮手塗抹,都試之不去。 
 
  驀地,女孩終於意識到:這麼多年來,男孩並沒有被自己從記憶中真正地刪除,他僅僅是被精心妥善地收藏起來了而已。 
 
  女孩的眼裡沒有淚,但女孩的心中卻分明滑過一串晶亮的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