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愛愛時哪些小毛病會讓夫妻掃性?

從心理上看,過於講究化妝是一種掩飾,是在相貌上的追求 完美 。而在性愛中,化妝對女性來說也是一種刺激,掩飾後的激情是一種從弱到強的轉化,會激起更強的情欲。趙義如果明白這些,就能夠更體貼地隨著小燕的方式享受激情。我相信,隨著趙義對小燕的包容和愛,她會逐漸沉靜下來,不再刻意去追求化妝的完美,而是貼心的愛,那樣的性愛就更有韻味了。
  杜威新買了輛車,有一次和孫嬌嬌開車去海邊度假,經過一片小樹林時,孫嬌嬌突然春心蕩漾,車還沒熄火,兩人就玩了次“車震”。美麗的海景,車內悠揚的音樂,那次兩人都十分難忘。從此,孫嬌嬌就迷上了車震,有時半夜在社區樓下還要“演”一場,杜威有點招架不住了,要是被人發現了該有多尷尬啊!
  一次海邊度假換來了愉快的性愛經歷,這說明,你們平時的性愛單調。況且,偶爾的野外性愛,也能增加夫妻之間的性樂趣。這與她的品性無關。
  正如福柯所說: “只要是兩個成年人自願的、不傷害別人的性行為,我看不出有什麼好反對的。”但前提是“不是頻繁,且沒有傷害性”。如果兩人不分場合,甚至在社區樓下公然 “車震”,就要注意下影響了。畢竟,這對“無意中看到的人”是一種冒犯。
  李梅的丈夫身材高大,平日裡做什麼事情都是風風火火的,連接吻也一樣。在兩人親密的時候,他甚至還用牙齒撕咬,李梅常常被他的這種狂吻弄得透不過氣來,有一次甚至還被咬出了血痕。對此,李梅根本不敢反抗,既怕掃了丈夫的興,又怕他咬得更重。她甚至懷疑,他是不是有性虐待傾向?
  強壯的丈夫在激情時會過於衝動,至於是否到了性虐待這個程度,似乎還不見得。李梅對丈夫可謂是“愛恨兩難”,一方面出於愛想迎合丈夫;另一方面又不喜歡這樣。在這樣的矛盾中,李梅掙扎著。
  其實,李梅可以在適當的時機把自己的內心想法和感受告訴丈夫,以贏得丈夫的理解,同時向丈夫表白:如果你溫柔一些,更能激起我的柔情,你的感覺也會更好。在性愛中,最快樂的並不是用力,而是溫柔地釋放。
  張璐的男友對絲襪瘋狂著迷,不僅買來一打各色絲襪,還要求她每次穿著不同的長筒絲襪做愛。看著男友激情似火的樣子,張璐不想掃男友的興,縱然心裡一百個不樂意,也只能套上絲襪賠著笑臉。可是夏天來了,張璐感到絲襪粘在腿上非常不舒服,但男友死活也不許她脫掉。
  表面看似乎是怪癖,對張璐男友來說卻意味著溫暖與親密。在他的心裡,長筒絲襪象徵著溫柔的女性,這多半與他的童年經歷有關,這個女性也許是媽媽,也許是外婆等等那些曾經陪伴他的人。
  因此,當現在的他遇到了一個能給他溫暖與親密感覺的物件時,童年時的那種興奮和愉悅便會被啟動。因此,張璐應該理解和接受男友的行為,並在恰當的環境下,以潛移默化的方式來替代男友常用的方式,在愛中感受兩人的關係。
  裝修房子的時候,老公專門在臥室的一面牆上掛了一面大鏡子。琳琳起初以為這樣可以在視覺上增加房間面積,可沒想到,晚上“嘿咻”的時候,老公一直目不斜視地盯著鏡子看,還說鏡子裡的琳琳比較性感,像一幅油畫。可琳琳看著這面碩大的鏡子,卻感到渾身不自在,像被偷窺了一樣。
  性愛是活力的象徵,因此,很多男人希望能真切地看到自己活力的呈現。同時,性活動也意味著男人征服女人、征服世界的內在訴求。因此,用鏡子助興是一些男人的偏好,它可以彌補性活動過程中的視覺不足,從而刺激性欲。而且從另一個全面的角度來看自己做愛,也會讓男人清晰地感知到自己的力量和活力。琳琳大可不必為此煩惱。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何語的老公在房事中變得創意不斷,經常會有些意想不到的花樣出來,比如買些性愛用品,比如在浴室翻雲覆雨。這些還能接受,但到了後來,他竟然要求何語在做愛時扮演某些角色,還說這樣會讓他更興奮,但是有些角色何語卻覺得這是對自己人格的侮辱,比如站街女。
  何語的老公之所以這樣做,是源於他在生活中被壓抑的情緒,人越壓抑,反彈就會越大,於是他選擇在一個相對安全的婚姻生活中,試圖通過何語的配合來釋放他的壓力。這說明了他在婚姻中感知到溫暖的力量。當然,何語完全可以把自己的不快告訴丈夫,下次,可以嘗試扮演小甜甜。
  小燕平時很愛打扮,朋友們都很羡慕趙義娶了個美貌的妻子。可趙義卻有苦難言。因為即使在做愛的時候,小燕都化著無可挑剔的妝。趙義有時會想:當我們激情四溢的時候,真不知道我親她的時候,到底吃下去多少有害物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