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愛與做愛

我很慶倖能生在現今這個年代,而不是孔夫子那個年代,可以直白的說出一些幾千年來人們遮遮掩掩都說不清楚的事情。我又很覺得不幸生在現今這個年代,什麼東西都是直直白白的,生活失去了那份原本神秘的美。
 
 
大概在改革開放之前,做愛本來與愛還是一體的,沒有愛的做愛行為大底被視為對愛的背叛或是污辱,上升到更高一個層次,則是要受到社會道德的遣責。可現今的社會又回到“笑貧不笑不娼”的年代,由此演繹的更激進的思想是:精神與肉體分離,愛或不愛,已不是用做愛作最後的衡量。所以甚至就有人(有男有女)可以用自己的身體心安理得的去換取愛以外的東西。或是金錢、或是地位、或是虛榮、或是本身生理的需求。
 
 
在這裡我沒有聲討這些行為的意思,畢竟任何的存在,都是這個社會思想的主導造成的,個人去吼兩聲,並不能解決什麼問題。人也是自然界的動物之一,自然界自然會有辦法讓我們醒悟,雖然有時醒悟的之時就滅亡之日,但這是永恆規律。就如,當人們意識到愛滋病時,無數的生命已經為此付出代價。人們意識到環保時,大自然的懲罰已經開始。
 
 
現今做愛與愛的相關度已經越來越鬆散,而且做愛已經可以堂而皇之的叫賣。現在一個男了若是走過南寧的某一片“紅燈區”,“要不要,按摩”聲不絕於耳,若你有意深問一句“有些什麼按摩”,對方可能直接就回答“做愛咯!”,於是討價還價,然後做生理運動。逛美容院的男人大多還可能糟人唾棄,而能包二奶或是出入高級酒店會所的,則可能讓人羡慕不已,嘖嘖稱歎,本質都一樣,而待遇卻不同,這都是錢作怪,愛之所以不再稱為愛,很大的根源就是這個社會的整體思想以物質的享受為主導的結果。
 
 
除了這些情況外,物欲橫流還可能造成假愛的現象,很多愛不是關乎情,而是關乎面子。愛他(她)就讓他(她)過得更好的真諦,在現今的社會只怕已存留不多,愛他(她)恐怕大多都是為了讓自己過得更好。很多男人的所謂愛是為了征服,而征服標準最低的是上床,較高的則是讓對方言聽計從。很多女人的所謂愛是為了佔有,佔有是為顯示自己的價值與魅力。所以大多愛情破裂的時候,也就是仇恨開始的時候,到最後都用“愛情是自私的”來作為注腳。
 
 
做愛與愛也許可以不關聯,或許做愛真的只變成一種生理需要,而愛則要用心經營,但如果把做愛當成一種商品,一個工具,只怕也還給陪上假情假義,而到最後忘記了真愛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