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我出軌了,

丈夫就有理由對我施暴嗎
難道一個女人犯了錯,就要遭受全世界的冷落,就要永遠遭受報復?
口述/蘿姿 文/華子
店裡來了神秘顧客
高中畢業那年,素來成績優秀的我竟然落榜了。一向以我為榮的父母對我很失望,自覺辜負父母的我也就放棄了複讀,去了省城學美容美髮。僅僅兩年時間,我就學成回鄉,並在鎮上開了家美容美髮店。
也就在這年,有人給我說媒,介紹了現在的老公盛峰和我見面。說起來我們也算遠房親戚,只是一直沒見過面而已。第一次見到他,他外表斯斯文文的樣子,讓我很有好感。
可能我骨子裡喜歡有文化的人,儘管他沒有固定工作,家庭條件也不怎麼好,但我還是喜歡上了他。後來才知道,其實他除了外表比較文氣外,根本沒有多少文化素質。
跟他正式談戀愛後,別人都不理解,說你長得這麼漂亮,幹嘛找這樣一個其貌不揚的男人!
唉,其實我也說不清。他是個沉默寡言的人,平時不愛說話,也不會甜言蜜語,更不會討女孩子歡心,跟他談戀愛的時候連個禮物都沒送過我。
當然,我倒不是計較這些,現在看來,這段姻緣或許只能宿命地認為是老天註定的吧。
剛結婚那會兒,我所有的精力都投在美容美髮店裡,盛峰不懂也不管,只是在特別忙的時候,過來幫忙洗頭。
後來我們有了女兒,家裡的生活還是靠我支撐。不久,我父親讓他學開汽車,讓他幫忙跑運輸。
算起來,和他結婚以來,他也就那個時候為家裡掙了點錢。不過他開車賺的2萬塊錢,被我打牌輸了。
我承認,有那麼一段時間,我因為心情不好,迷上了打牌,但總是輸多贏少。輸了那麼多錢,盛峰當然不高興,但也沒多說什麼,只是很隱忍地叫我少打點牌。
他就是這樣一個人,不管好壞,話總是很少。我心裡也內疚,牌是很少打了,不過沒完全戒掉。
前年夏天的一天早晨,剛開店門,迎面就進來一個客人。我做的是街坊生意,可這個人我從來沒見過。
來人沖著我笑眯眯地說要洗頭,我說等一會再來吧,要去辦點事!他溫和地說等我回來,見他那麼和藹,我也不好再推人出門,於是就幫他洗了頭。
從那以後,那人就三天兩頭往我這裡跑。後來,別人告訴我,他就是我們鎮上的人,坐牢剛出來。
此時我才知道,他叫鋼子,因為傷害罪被判了十年刑。鋼子家裡兄弟四個,他大哥是一家公司的老總,因此他們家在我們鎮上很顯赫。
一來二去,我和鋼子混熟了。
一天,一個鄰居邀我到他家去打牌,鋼子也去了。那一次,我對鋼子有了進一步的瞭解。
我感覺他和盛峰是完全不一樣的人,他風趣幽默,出手大方,很有男人的霸氣。後來鋼子也約我們去他家玩牌,每次都玩得很愉快。
剛開始,盛峰偶爾也會跟我一起去玩玩,後來鄰居們就傳出風言風語,說鋼子喜歡我,盛峰臉上掛不住就不去了,也讓我不要去。可我覺得和鋼子沒事,身正不怕影子斜嘛,於是,就沒聽他的。
鄰居看著我挨打
也許盛峰的沉悶與鋼子的爽朗形成鮮明的對比。時間久了,我感情的天平不知不覺中向鋼子傾斜。我覺得他身上有種吸引我的東西,讓我靠近他。
和他在一起,我才感覺到自己是個女人,這是在盛峰那兒沒有的。在我們家,盛峰長期無業,偶爾打點零工,家裡基本靠我。我已堅強得太久了,鋼子讓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就這樣,我身不由己地和鋼子悄悄走到了一起。
此後,外面的流言更多了。盛峰也經常翻我的手機查看,雖然沒看出來什麼名堂,但他總說我和鋼子是有問題的。
不管他怎麼說,我從來都否定和鋼子有特殊關係,為此我們經常吵。
去年冬天的一個晚上,我又在鋼子家打牌。那天盛峰出完車回家發現我不在,就到鋼子家找我。
門口有人見他氣色不對,就哄他說:蘿姿不在!一邊馬上有人過來報信,說盛峰來了,快從後門走。
話還沒說完,盛峰就闖進來了。沒等我反應過來,他飛起一腳就踢了過來,當時我覺得好沒面子,就回了他一耳光,我們就這樣拉拉扯扯出了門。
然而,剛到門外,盛峰就對我拳打腳踢,一邊打一邊罵:“賤人,居然明目張膽地偷情,今天我好好收拾你。”
我嚇得又哭又喊,奇怪的是,好多人在周圍,就是沒人出手阻攔。這時,鋼子過來制止,並大聲地質問:“你是不是在指桑駡槐?”
盛峰厲聲回答:“我打老婆關你什麼事!”鋼子說,那你回家打!
盛峰果真把我拉上了車,回家後又是一陣暴打。那次打得我幾天都出不了門,但我始終說和鋼子沒關係。從此以後,我就沒敢再去鋼子家了,盛峰也就沒再追究。
半個月後的一天晚上,天下著雨,一家三口在房裡看電視,我覺得無聊就到另一間房躺著。
正在這時,鋼子的電話來了。怕盛峰聽到,我拿著電話到外面的屋簷下說話。不記得跟他說了些什麼,只記得盛峰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我背後。
這次真讓他抓到了把柄,他一拳把我打到雨地裡,然後撲過來,把我按在地上打。
打完之後,又把我塞進汽車裡,說不要我了,要送我到我媽家去!可車剛出門他又停下了,我以為他改變了主意,誰知是他氣還沒撒完,要繼續發洩。
他讓我下車。剛在地上站穩,他就把我打倒,然後就是一陣亂打。我的哭喊聲顯然驚動了四鄰,我好盼望有個過路人來救救我!
可跟上次一樣,鄰居們都漠然地看著我被打,沒人出面說一句話。
最後,我慘兮兮地被帶到了我媽家。家裡人見我這樣很心疼,但聽他說我在外面“偷人”,就不好多說什麼了,只是很理虧地問有什麼證據。
盛峰指著我說,你們問她自己!然後就沉默不語了。我什麼也沒說,我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理直氣壯地否認了……
幾天後,盛峰說要離婚,我也同意。
但臨去辦手續時,他又不同意。
記得打算去辦手續的頭天晚上,盛峰說了很多話,他表現出從來沒有過的平靜,回憶我們的過去,還說朋友們都說我是個好女人,勸他不要離婚。
看得出來他也不想,其實我也不願意。和盛峰畢竟這麼多年的夫妻,還有孩子,我從沒想過要離婚的。
於是,我向他道歉說自己錯了,承認了自己和鋼子的事,並反復請求他的原諒。盛峰仿佛也接受了這一切。
無可奈何的逃避
我以為一番推心置腹的深談後,我們的感情可以得到回升,那幾天,我心裡也漸漸地踏實了。
然而,當我以為一切真的可以從頭再來時,盛峰又變了,他說想起我和鋼子的事心裡就不舒服。
於是,他每天一有空,就找我談話,問我和鋼子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我不說他就天天追問,沒日沒夜,甚至連飯都不吃,像得了病似的。
他可以整晚整晚不睡覺,反復問那些話。有時候到了半夜,我實在困得不行了,求他讓我睡一會,但他死活不同意。
我被折磨得實在受不了了,就每個週末帶著孩子回娘家。但週一回來,他還是照常逼問。
後來見問不出什麼,他又改變策略,說:如果你把事情全部告訴我,我就再也不問,再也不提這件事了,過去的事讓它永遠過去。
幾次這樣說,就相信了他,我也希望早日結束這種非人的日子。這樣就把我和鋼子在一起的事全對他說了。
說完的時候,他看起來還冷靜,也沒做什麼。但沒想到,更慘的日子緊接著就來了。
無休止的盤問變得更加具體,而且不厭其煩。可無論我怎麼說,他總認為我沒有完全說實話。
好幾次,我回答得稍有不滿意,他的拳頭就落到我身上來了。這樣的打,我幾乎天天都要挨幾遍。
有時,見他要動手,我就嚇得往外跑。有一次剛跑到門口就被他抓住了,他指著我的臉氣勢洶洶地問: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出軌!
話音剛落,他抓起我的頭髮狠狠地往柱子上撞,額頭頓時就起了個大血包。
我相信周圍鄰居都聽到我的慘叫聲了,但沒有人出來看一眼。
第二天,有幾個年紀大一點的鄰居悄悄地來了我家,勸我說這樣的日子不如離了算了,還說遇上這樣的事情,像盛峰這樣的男人是不可能放手的。
然而,他們絲毫沒有說,為什麼面對暴力沒有人出面阻攔。
最讓我心痛的是,8歲女兒無數次目睹我挨打,也怕得要命,以致後來看到她爸渾身都嚇得發抖。
對於這種生不如死的日子我過怕了,於是我提出了離婚。可盛峰根本不答應,他說要跟我“鬥爭到底”。
去年8月,為了躲避打罵,我帶著女兒偷著跑到了漢口。盛峰到處找我們,我心裡不忍,幾天後,又忍不住打電話告訴他我在漢口。
說實話,夫妻這麼多年,我們有著親人般的感覺,離開他,我心裡也蠻惦記他的。
過去的事,已無法更改,我只希望他能原諒我,我們從頭來過,但每次電話裡跟他談,他口氣都很硬。
有一次,我聽鄰居說他一個人在家過得很痛苦,我很心疼,就約他到漢口來面談一下,但我不敢告訴他我在漢口住的地方,就約他在漢口堤角公園見面。
但是談不了幾句,他態度又蠻橫起來。我看情況不對,怕他在公園裡打人,就借買飲料的機會跑了。
如今,我放棄了家裡的生意在外面打工,就是為了逃避他。在我內心深處,我真希望他能給我改過自新的機會,事實上,我也的確一直在懺悔。
儘管他打過我很多次,可我並不恨他,我知道自己的背叛對他傷害很深,正因為如此,我始終在等他冷靜地接受我。
可現在看來,我可能沒有指望等到那一天了,更讓我寒心的是,我周圍的那些鄰居,為什麼會眼睜睜地看著一個無助的女人遭受暴打。
難道一個女人犯了錯,就要遭受全世界的冷落,就要永遠遭受報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