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我和妻子的初夜愛愛全過程

  妻子,體型豐腴,面容姣好,氣質高雅。那是我第一次見她的感覺。我和幾位男同胞在私下裡給她的評語只有兩個字:性感。不少人想追她,但都怯於表露。
  我很自信,雖然我個頭小。我大著膽子給她去了一封直奔主題的求愛信。
  我收到了她的回信,她委婉地拒絕了我,但我從中還是看到了一絲希望–她很欣賞我的自信。此後,我倆書信不斷,不知不覺中,她向我敞開了心扉。
  當我提出要與她結婚時,她來信告訴我:幾年前,她愛過一位同事,並與他有過那種關係。她的誠實令我感動,但我還是像掉進了冰窟窿,渾身涼透了,心裡也像塞了一團雞毛,不是個滋味。經過一段時間的思想鬥爭,我與她攜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憑心而論,我非常非常地愛她;而她也同樣很愛我。再說。我對性知識也並不是沒有瞭解。可為什麼會出現這種難堪的情形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以後幾夜都是如此,儘管我一再努力。此刻,她總是無言地將我抱得更緊。在窘迫不安中,我漸漸失去了信心。有天晚上,我迷迷糊糊睡著了,恍惚中,隱約聽見她的飲泣聲,待我伸手去摸時,發覺她早已淚流滿面。
  突然間,她一把攥緊我的手,怨恨交加地說:“你根本不愛我,要不然,怎麼就不肯與我多說話?”刹那間,我被深深地震撼了,一種疼愛之情激蕩著我的心。
  我立即撳亮燈,在柔和的燈光下,我什麼話也說不出,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吻著她流著淚的臉和每一寸肌膚,雙手撫弄著她的全身。那一刻,我沒有半點性衝動,但也沒有什麼顧忌和思想負擔,唯有深深的歉意和愛需要向她傳導。
  意想不到的是,在我的這種撫慰中,她沉醉地閉上了眼睛,開始一陣陣的顫慄。我熱血沸騰,在她的濕潤中開始了盡情的馳騁……這一回,我倆終於一同進入了絕妙的佳境。
  事後,我倆都很興奮,禁不住開始大膽而認真地交流。我說男人總希望自己強大,如果剛才沒有你的淚水,我可能很難進入角色。
  她笑了,然後告訴我,她不是哭給我看的,她確實認為我不夠疼愛她,所以很傷心。其實,她最渴望的不是性,而是體貼溫柔纏綿不盡的愛。可她又怕我看壞她,不敢對我的作為有所暗示或引導。
  而我從一開始,就企圖展示自己的雄風,成為性的強者,注重結果而忽略了過程。這種缺乏愛意的性生活不僅會失敗,而且會傷害對方。
  我只得老實告訴她,我之所以急於求成,是因為我心中有個疙瘩。她追問是什麼疙瘩,我說是你以前的那個同事。她一驚,爾後點著我的鼻尖說道:“你呀你,都想哪兒去了,我看中的就是你的心理素質,可你連女人的心一點也不懂。告訴你,征服女人靠的是愛而不是性,那個人哪方面都不如你,真的!”我聽了心裡很高興。
  從此,橫亙在我面前的障礙不復存在,我又恢復了自信。在以後的夫妻生活中,我倆以溫存為基礎,一切順其自然、水到渠成,感覺一次比一次好。漸漸地,我倆找到了屬於我倆的一條規律–只有認真地品味過程中的每一個細節,最後才能體味到無與倫比的高潮。
  除了和諧的夫妻生活外,我倆的情趣也比較相同,更多的時候,我們一塊兒讀書、散步,或做其他一些活動,同樣有美不勝收的感受。在這種和美的生活中,我倆日益恩愛,整天形影不離、密不可分。
  這一夜,我倆相依相偎地靠在床頭,絮絮叨叨說了好久,夫妻親情的自然流露,讓我倆感覺誰也離不開誰。
  到今天,我倆結婚已經整整十年。十年裡,我倆沒少鬧過彆扭,但一夜過後就好了。我並不認為這是性的作用,但不得不承認,性愛的確是夫妻感情的潤滑劑;但對於沒有感情的夫妻,性就是一種純粹的肉欲,彼此最終只會厭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