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我和姐夫換妻的激情經歷

不知道為什麼,我和姐姐的婚姻似乎都不太順心,交流一看,原來問題出在夫妻生活上,該怎麼解決呢?我倆一合計,想出了一個十足荒唐但是令人激情高漲的主意——換妻……
  導讀:不知道為什麼,我和姐姐的婚姻似乎都不太順心,交流一看,原來問題出在夫妻生活上,該怎麼解決呢?我倆一合計,想出了一個十足荒唐但是令人激情高漲的主意——換妻……
 
  也許所有的真愛都經受不起時間的打磨,就在車房均有的日子裡,我才有清閒時間來審視我的婚姻,這些年,我和丈夫都忙於拼命工作,一起旅遊和散步的時間少了。
  丈夫經常是帶著滿身酒氣回到家,洗漱程式直接忽略,倒床就睡熟。我除了機械式的幫丈夫脫掉外衣、蓋好被子,接下來是夜的孤獨和身體的騷動。出牆的念頭時刻都有,迫于傳統道德,我一直忍著。
  我有一個孿生姐姐,雖然日子沒有我們家富有,但是他們夫妻比較和睦,有時在一起聊天,姐姐會調侃,要不,我拿我的快樂來換你的洋房和小車。我會隨口答應。
  有次我生病,丈夫傍晚酒醉如故,我滿臉淚水,給姐姐打電話,姐姐匆忙而來。
  姐姐可沒有我那麼溫柔,看著迷糊不清的丈夫,伸手就是兩個耳光,我在一旁驚呆了,我還以為丈夫會脾氣暴躁,沒想到丈夫卻說,老婆,我就喜歡你彪悍一點。丈夫以為姐姐是我。
  女人最難以啟齒的問題莫過於性生活,光鮮的物質暫時掩蓋了我的尷尬,我本是個放不開的人,沒想到丈夫和我一樣。
  雖然丈夫時常徘徊在很多美色場所,但他從沒為豔女心動,我倒希望他能從美豔女郎身上學幾招,但丈夫一直保持了身體的忠誠。
  生活也許就是用自己的缺陷羡慕別人的優點,我羡慕著姐姐的快樂,姐姐羡慕著我豐厚的物質。有次我和姐姐參加一個高中同學聚會,玩到很瘋,我們都不想回家,姐姐這時突然冒出一句話‘妹兒,要不你今晚去陪你姐夫,我去陪你丈夫’。我害羞的答應了。
  為了讓這種瘋狂遊戲順利進行,我和姐姐開始穿一樣的衣服,用同樣的化妝品,就聯手機都用一個型號。
  當我冒充姐姐的第一個晚上,姐夫太給力,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床上的快感。隔空,姐姐也真用從姐夫這裡學來的經驗讓我的丈夫亢奮著。
不知道為什麼,我和姐姐的婚姻似乎都不太順心,交流一看,原來問題出在夫妻生活上,該怎麼解決呢?我倆一合計,想出了一個十足荒唐但是令人激情高漲的主意——換妻……
 
  次日,我和姐姐均倉皇而逃,面對換夫遊戲,我們都不想露出破綻。當我回到家的時候,丈夫還沒起床。就在我洗漱、化妝準備上班的時候,丈夫從背後攔住我,誇獎我昨晚很能幹。我有些許興奮,有些許心酸。
  我和姐姐猶如雙面娃娃,白天在自己的家服侍丈夫、教育孩子,但一到夜裡,我就會主動打電話,請求姐姐和我換夫。我和丈夫對異性的身體在很短的時間內有了更多的認識。
  某天姐姐正在和我的丈夫興起的時候,她的手機響了,也許是過於興奮,也許不設防,在和單位領導通話的過程中,忘了換夫這回事,丈夫從通話中認定那是姐姐。
  之後,丈夫瘋狂的撥打我的電話。事情已經敗露,我也只能從姐夫的床上倉皇而逃。
  遭丈夫暴打之後,我倉皇而逃,城市街道的喧囂與我無關,腦子裡很亂,一頭撞進網吧,流淚敲打鍵盤,我的婚姻亮起了紅燈。
  經過過電式的對這些天的回憶,我後悔萬分,我知道,也許只有離婚,才對得起丈夫這些年對我的忠誠。當我拿起電話,對丈夫說‘我願意淨身出戶時’,丈夫卻在電話的另端說‘我是不會和你離婚的,有一種折磨叫做守活寡,這將是你出牆的代價,如果不從,我將敗壞你全家’。我能想像到丈夫的猙獰,為了不牽涉很多人,我只能委曲求全。
  從此之後,丈夫沒再碰過我且回家次數越來越少,對於他是否在外墮落我已無心也無臉問及,只是這樣的日子何時是個頭?
  編後話:首先,換妻是既不合法更不道德的行為,再者,它也是一種很危險的遊戲,一旦有一方上癮,那麼就很難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