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我和老公的銷魂性愛日記

少婦:我和老公的銷魂性愛日記
對我而言,性愛的美妙,在於回味,猶如嚼青橄欖,舒服是後來的“波及”,我的高潮在別處。從小就有寫日記的習慣,每天晚上臨睡前清理一下白天的所作所為、所見所聞,是一件愉快而踏實的事,仿佛沐浴後臨鏡吹發梳理,清香、溫暖、輕鬆。
  哪怕新婚之夜,我也沒有改變這一習慣,丈夫當時還笑我“浪費良宵”,我則反駁,是“浪漫良宵”!結果可想而知,在枕邊趴著寫日記的我,終於還是被“性”急的新郎霸佔了,天亮後,我翻開那本粉紅的日記,在落滿陽光的書桌前,寫了第一篇很亂很色的“遺情記”,有關我們夫妻床上的事,尤其是丈夫的“醜態”,而其實,我內心甜蜜而顫慄。
  也就是從這一天開始,我第一次體味到寫性愛周記的動人之處,仿佛再經歷一次性愛,由內到外,從靈魂開始愉悅,然後一股暖流傳遍全身。
  從此,我給自己一個美麗的新任務,一般是每星期天晚上要記下當周丈夫光顧我的次數、品質、時間長短,以及我們的床上語言和彼此的興奮度、快樂級別。有時,我乾脆做完愛就寫,而這也成了我們夫妻性愛後戲的一部分,甚至有時我丈夫也加入其中,他“口述”,我執筆,很有情趣。
  這一寫,就堅持了近20年。我42歲生日當天,剛好是周日,我趁丈夫出差不在家,重新翻出陳年“性周記”來看,不禁會心一笑,這是怎樣的一疊“遺情記”呵!它記錄了我和丈夫的愛情,也見證了我們的成長歷程。
  更有意義的是,它讓我看清了自己的情欲變遷,以及丈夫性需求、性喜好的發展軌跡與特點。
  我驚訝地發現,20多歲時,丈夫是進攻型的,攻城掠寨、氣勢如虹,這個階段,他霸道、佔有欲強,一味追求對方滿足他的欲求。
  30多歲這一時間跨度裡,丈夫的性表現相對有些消極,激情日見平淡,這也是人之常情,不過他床上的禮儀及性愛修養卻有所提升,喜歡相互配合取長補短,而且在乎我的感覺,常常問我“你快活嗎”,這一階段,他的私心沒有那麼重,重視兩人互動交流。
  之前,我的“遺情記”對他而言是公開的,所以,很多有關丈夫的性愛智商提高得歸功於這些周記,因為潛移默化中,他會從我的隻言片語中感受到我的喜悅、不滿與期望,在和風細雨中,改變他一些不良的性觀念。
  讓他明白,女人的性愛是廣義的,是可以泛化到日常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的,而且高潮是一種很個人很主觀的感受,從而促進了他為性而多愛,愛即是性。
  大約40歲過後,事業有成的丈夫好像又有了新變化,這種事原來也與時俱進!很多時候,他只想抱抱我,或者做些邊緣性的親昵動作,好像有種強烈的保護欲,只想關心你,或輕拍你入睡,甚至對我們家的小保姆也關懷備至、問寒問暖,這時常讓我莫名其妙地吃醋。
  聽同事說,男人40歲以後,特別喜歡去愛一些年輕的女孩兒,有種強烈的“幫助欲”,當然這裡面也含有“愛”,以致有人會去娛樂場所“拯救”一些小姐……這天晚上,丈夫再次和衣抱我,我托著他的下巴,咄咄逼人地問:“老公,聽說男人在更年期,總想找個乾妹子關懷,你有這種欲望嗎?”想不到丈夫出奇的坦白:“實話實說,還真有。不過,我的責任感會約束自己,我不想晚節不保,並且在你‘遺情記’中我不想有什麼不良記錄”。
  我喜歡丈夫的回答,誠實、有勇氣,是中年男子最需要發光的品德,我抱緊他,用體溫感動他。可幾天之後,我偶然發現垃圾袋裡有團帶精液的手紙。原來丈夫手淫!這猶如晴天霹靂,我非常震驚,他怎麼可以這麼單幹而不需要我!我突然莫名地有些失落、不安和羞辱。
  當時,我真恨不得馬上抓住他,把他撕了吃掉。最後,我借著寫“遺情記”,讓自己的情緒平緩下來,當天午夜,我主動把自己寫的東西翻給他看,丈夫不自然地笑了:“你真厲害!”
  而我的問題只有3個字:“為什麼?”難道我不夠好?沒有女人味?還是因為徐娘半老?丈夫在我的逼問下,終於說出了實情,原來都是我的“遺情記”惹的禍,他說,每次看我寫的東西,總有一種被剝光褲子體檢的感覺,特別是中年後,因為在自己性愛次數及品質下降的情況下,如果太太還津津有味兒地加以點評扣分,會產生一種自卑感與負疚感,總覺得自己已雄風不再,做得不夠好,不能滿足太太的欲求,而這是很累的。
  男人很多時候,性愛只是為了擺脫工作壓力或生活焦慮,而太太的“遺情記”顯然已成了他沉重的十字架,無時不影響他的荷爾蒙分泌。至於婚內偶爾手淫,只是圖一時之快,純粹為了性,為了發洩,不必關照對方感受,只要“一個人把5個人打哭”(男人手淫),就可以放鬆自己,而不會受太太批評、戲弄。
  聽了丈夫誠懇而可憐的內心獨白,我的內心盛滿了悲天憫人的水,也終於明白了男人為什麼累,知道了他為什麼會喜歡關心天真無邪的女孩兒,也許我太老到了,而且讓他感覺我的要求太高、不好擺平或不易滿足,他只好退卻了。
  也好,夫妻之間不可能沒有問題存在,因為和諧的背後是永不停歇的調整與妥協,世事在變,人心在變,性需求也在變,“遺情記”曾經是我們引為驕傲的催情枕邊書,而現在,也許我們已不需要它了,有時,性愛這東西,還真不能講得太明白,難得糊塗也同樣適用於情感保鮮。
  我最終燒掉了“遺情記”,然後埋頭在丈夫懷裡,任他撫弄,白天那個高貴絕倫的髮髻散了,在丈夫懷裡,也許我只要發亂、心亂、迷亂在他懷裡,讓他給我指路,這是我全新的內心建設,由他做主,滿足他的性領導地位!其實,我也喜歡這樣。我們皆大歡喜
 
  也就是從這一天開始,我第一次體味到寫性愛周記的動人之處,仿佛再經歷一次性愛,由內到外,從靈魂開始愉悅,然後一股暖流傳遍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