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我捉姦在床的老婆竟然和別人私奔

我捉姦在床的老婆竟然和別人私奔
  20年的婚姻竟讓敵不過一段婚外情,疼你的父母,你疼的孩子也挽留不了你要私奔否認那顆心。
  我和小沛是青梅竹馬,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一起。1993年10月18日,在親人的祝福中,我和小沛攜手走進了婚姻的殿堂。那天晚上,小沛用她溫潤柔軟的身體,讓我成為了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擁著小沛,我心中暗暗發誓,我要用一生的時間來疼愛她。
  婚後,我和小沛互敬互愛,有商有量,小日子過得異常甜蜜。以後,我們有了一個女兒、一個兒子,兒女雙全的我們是很多人羡慕的物件。為了給小沛和孩子一份好的生活,我開始外出打工。只是對家的眷戀,讓我選擇了離家只有幾十裡地的徐州,這樣,我每隔一段時間,就可以回家探望一次。
  日子過的真快,轉眼已是十多年過去了。我和小沛的婚姻生活幸福、甜美,我們從未紅過臉、吵過嘴,是親朋好友公認的"模範夫妻"。雖然在外打工非常辛苦,但小沛和孩子是我工作的動力。我沒日沒夜地工作著,希望可以掙到更多的錢。我把工資悉數交給了小沛,由她來安排我們的生活。讓我無比感動的是,小沛上顧老,下顧小,給我買衣服時,她總是揀最好的買,她自己卻從不捨得亂花一分錢。
  我以為這樣的日子會一直持續到我老了,幹不動了,回家摟著小沛一起死去。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剛上初中的兒子他哭著告訴我,媽媽經常帶一個男人回家。兒子的話一出,我如墜深淵。
  雖然我從兒子那略知了事情的真相,但我依然希望這一切,只是誤會。2013年3月的一天,我回家喝喜酒。或許心事太重,那天,我喝醉了。我被朋友送回家中後,便上床休息了。不知道過了多久,昏昏沉沉間,我聽到電話響了。小沛以為我還在熟睡,她接了電話後,壓低聲音對對方說,"他在家,你今晚不能過來了。"那一刻,小沛這句曖昧的話將她的私情暴露無疑,我的心臟一陣刺痛。
  第二天一早,我告訴小沛我要回徐州上班,便拎起包走出了家門。只是我到了車站便轉回了頭。我在村外的小樹林裡坐了一天,等到天黑後,我悄悄來到了家的院牆外。我躲在麥秸垛後,等著那個男人的出現。
 
  院門輕輕地打開了,當那個男人閃進去後,院門又輕輕地關上了。在這個靜寂的夜裡,那"吱呀"一聲的關門聲刺痛了我的耳膜、刺痛了我的心臟。我在院外徘徊著,我氣憤卻膽怯著,我似乎害怕面對那個現實,可是作為一個男人,我無法逃避這一切。於是,我翻牆進入院內。
  我來到了我和我們房間的窗下,側耳聽去,裡面傳來小沛與那個男人調情交歡的聲音,那些不堪的聲音如一把利劍,一下一下劃過我的心臟,我感覺我的心臟在汩汩地冒著血,直至這些血沖上我的腦門,我失去理智般踹開了門,於是,我看到了我最不想看到的一幕–那個男人正在小沛身上游著。
  那天,巨大的羞恥感和憤怒,讓我沖上前去,打了那個男人幾巴掌。那個男人是我們當地一家工廠的廠長,他有家室。或許自覺理虧,那個男人沒有還手。我們的爭吵驚動了隔壁的父母,他們披衣而起,來到了我和小沛的房間。看到我極度激動,父母害怕鬧出人命來,堅持將那個男人放走了。後來,我知道父母早就知道小沛的私情,但為了維護這個家庭,不讓我傷心,我的父母一直沒有向我提起。
  兩天后,小沛偷偷的跑了,並且帶走了我們全部的存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