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我有性癖好,

但我也只是一個人而已說白了,只是太習慣了站在自己的世界裡面去看外面的世界,如果試著讓自己走出來,去到對方的世界裡,理解他的快樂,一定會有不一樣的收穫。
 
男人跟我說:我只是有這樣的癖好而已,這樣的癖好並沒有犯法,也沒有傷害到別人。我會去淘寶正規管道購買我喜歡的內衣內褲,不會把他們在別人面前展示,並且,一直以來,我都堅持做善良的人,做有道德的人,對我來說,這已經很足夠了。
 
突然對這樣的男人充滿的敬意,的確如此,跟那些口出惡言,不分青紅皂白就謾駡別人,恥笑別人隱私與癖好的人比起來,這男人難道不是很可愛嗎?
 
一個人擁有獨特的癖好,也只是擁有了一種獨特的獲得快樂的方式而已,其實,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就好像同性戀者,會因為比別人更敏感,更有智慧,更懂得尋找與享受感情,這其實是上天賜下來的一種福氣,每個人得到的福氣不同,但每個人的福氣都應該得到尊重。
 
跟男人聊到最後,男人說他很感激我,因為我沒有嘲笑和排斥他,還很願意傾聽他的這些丟臉的事。我說,這些事真的沒什麼丟臉的,你只要確定,用這樣的方式,能夠獲得快樂,獲得滿足,就盡情的做好了。
 
我們能夠想像到的生命盡頭有多遠,我們又有什麼能力去想像生命的盡頭有多遠。今天的快樂,放到明天,會變成別的味道。而當你想要去嘲笑一個人的時候,也想像一下,你總會有某個缺陷會被別人嘲笑。大家都只是平凡的人類而已,又何必彼此為難呢?
 
人類其實挺奇怪的,好像永遠都是多數排擠少數,少數中的多數再排擠少數中的少數。比如說,在異性戀者當道的世界,同性戀者是少數群體,於是同性戀者遭受歧視,而在同性戀群體中,有戀腳癖,白襪癖,內褲癖,SM癖等傾向的人占少數,於是這個群體的人又被同性戀者歧視。
 
遇到很多同志朋友,談到那些奇怪的性癖好,都露出鄙夷的神色,好像那些事跟吃大便一樣噁心,提都不要提,就連我自己,也只能做到不討厭,要接受起來,也非常的困難。
 
前幾日,意外接觸到一個有內衣癖的男人,不曉得為何,他把我當作他的同好,與我吐露心聲。先是不願意聽的,覺得髒,你有那樣的癖好,就好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頭好了,我並沒有那麼好的心態與你分享。
 
但看了幾張他發過來的照片,態度慢慢有所改觀。幾張照片,其中一張是他的軍官證,證件上的他看起來還有幾分英姿,另外一張,也是他,正在耍雙截棍,他說他很喜歡李小龍,幾乎看過李小龍全部的電影,最後一張,則是一幅很好的毛筆字,出自他的手,那麼正氣凜然的字體,要不是很正派的為人,絕對寫不出來。
 
所以,拋開他有內衣癖這件事,他就是一個為人正直,喜歡武術與書法的軍人,一個很普通,喜歡在生活中製造點情調的凡人。但為什麼,一想到,他喜歡聞內褲,喜歡把內褲套在自己的生殖器上手淫,就有說不出的彆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