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我用唇舌在她的腿間挑逗出許多愛液

我用唇舌在她的腿間挑逗出許多愛液
“我好像把一條白色的蕾絲內褲丟你家了,麻煩你幫我扔了吧。”
這是她今早給我發的短信,看到短信的時候我剛睡醒,男人正常的晨勃正興起,看到她主動給我短信還讓我性奮了一下,可是一看到短信內容,我就瞬間焉了下去。我還對她心存幻想,還以為她聯繫我是想再續前緣,沒想到只是讓我處理掉她遺失在我這裡的東西。
那條白色的蕾絲內褲自她走後我就洗好一直留著,雖然我跟她只是一夜情人的關係,但跟她的那段經歷卻總讓我念念不忘,不知道為何對她那麼眷念,是因為曼妙的身體還是與她有種難言的默契?其實她是我第三個一夜情人了,她們都是有正經職業,乾淨背景的女人,大家都是一時空虛,上網發洩找刺激的。
第一個女人是個網店老闆,年紀27歲了,還沒有男朋友,感覺心理挺孤單的,才會在網路中尋找聊天的異性。我們聊沒多久就見面了,因為我這個人做事講究效率,我也不掖著藏著自己交友的目的,本來那裡聚集的就是寂寞的男女,大家目的一致,心照不宣,有時候聊幾句感覺不錯就能見面了。她長得挺好看的,皮膚很白,我想應該是長期在室內沒曬太陽的緣故。那天我們到咖啡屋聊了會兒天,她的熱情讓我感覺她對我挺有好感,所以後來我就帶她回了家,坦白說,對於那夜的記憶,已經有些模糊,只覺得她挺笨拙的,估計經驗不多,那裡也很緊,雖然不是十分火熱的一夜,可是主導著一場性愛,也是一段不錯的經歷。而後來我們交往一段時間後就分手了,因為感覺淡了,之後在網上碰到,也只會寒暄幾句。
第二個女人是個白領,不過我們不在一個城市,她是北京人,東北女人嘛,說話一向比較豪爽,跟她開玩笑都很隨便,聊起來感覺特放鬆,因為她工作需要經常出差,然後也是碰巧,她就出差來了我所在的城市。
作為東道主,我自是好好招待了一番,把她哄得很開心,後來晚上還主動邀請我去她酒店的房間裡坐坐,這種邀請我想沒有哪個男人會拒絕。那晚身材火辣的她竟然穿著一件吊帶連衣裙,深深的乳溝誘惑得我目不轉睛,我們在房中喝酒,她舉手投足的風情更是一種勾引,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曖昧點燃得順理成章,後來在酒精的刺激下,我們就乾柴烈火了,在她身體裡馳騁,真有種醉生夢死的快感。
而之後我們自然是一拍兩散,她回北京我們便沒再聯繫了,我也不知道她現在過得如何,會不會偶爾想起我?呵呵,不過應該不會吧,因為一般在關係發生過後都挺“無情”的,她們都只希望玩玩就好,不要求男人負責,但也不願男人糾纏不清。而與她關係結束之後,我又很快認識了第三個女人,她是個碩士,就讀的還是名校,她有個在國外工作的男友,異地戀辛苦啊,才想上網認識些朋友談談心吧。
我想她原先上網應該是沒想跟網友發生什麼的,不過緣分就是這樣,人生就是如此,很多時候,很多事都發生得讓人措手不及,也無力抗拒。她是我認識的最聰明的女孩子,不像我印象中呆板的書呆子,她情商也很高,跟她聊天有種特別的感覺,很默契,我想這就是所謂的知己吧。發生關係那天是我們第二次見面,我約她去看電影,然後就去酒吧玩,她很喜歡酒吧的氣氛,只是平時跟朋友沒什麼機會去,那天她在酒吧裡玩得很嗨,酒也喝了不少。
出酒吧的時候她都有些迷糊了,但看起來很可愛。那時她軟綿綿地倒在我的懷裡,看起來小鳥依人,讓我很動心,於是那晚我就大膽地帶她回了家,佔有了她。這並非趁人之危,因為她雖喝了酒,但理智還是清醒的,如果她不願意,我也強迫不了她。那晚我先是試探地親她,她沒拒絕反而回應了我。而那夜她穿著白色蕾絲內衣內褲的身體也是我見過的最純潔的身體,她身體很軟,有些瘦,胸部不大,卻盈盈一握,那夜我溫柔地吻遍她的身體,還用唇舌在她的腿間挑逗出許多愛液……
可是第二天我醒來時,她就不在了,我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走的,再聯繫她也聯繫不上,這樣的結局其實我已經很熟悉,畢竟玩那麼久的愛西樓網,也知道那上面的遊戲規則,是她的甜美讓我難以忘懷,所以她的手機號我一直捨不得刪,沒想到今天收到她那樣態度明確的短信,我想,我還是應該把她忘了,不能再留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