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我的出軌和幾個女人偷情的日子

性愛故事導讀:可能是我說到了她的心裡,更可能由於喝了點酒的緣故,說著說著,婷突然抱著我哭了起來。面對著一個女人的哭泣,我有點慌亂。特別當她那豐滿的胸部靠著我的時候,已經快一個月沒回家的我,居然硬了。這時,我更不敢亂動,由她哭著。誰知道,婷越抱越緊,胸前的柔軟和溫度搞得我極其難受。這時候,憋了一句過後我們想起來都大笑的話:“你再這麼抱著我哭,你好受了,我卻難受了。”
     婷滿臉的不解的抬頭看我,隨著我的眼神見到了早已高高鼓起的褲門。她一霎那的臉紅了,之後又極快的伸出白玉般的右手隔著我褲子一抓,說:“那我幫你解決就不難受了吧?”。。。。。。。。。。。。。。。
 
不知不覺又快要到生日了,轉眼身體的年輪已經畫上了34圈。男人,隨著年齡的增加,某方面下降的厲害,不管你如何健身和跑步,絕對不能比25歲的青年了。每當看著2個可愛的孩子和溫柔的妻子,回想起經歷過的那些年那些女人那些人妻那些情事,或許正應了那句人不風流枉少年。
    婚前,我一直自己做著一點小生意,也撈點偏門。婚後第二年,已經對偏門產生了厭倦,覺得人的一生不僅僅只是為了錢而追逐,更應該做一點正當的事業去證明自己的社會價值,特別是對於男人來說。也就慢慢的想把全副精力放在生意上,這得到了妻子的大力支持。於是,自己單身一人和朋友來到了廣州,合夥開了一家廣告公司並同時自己跑一些包裝業務。
    而我沒有想到的是,來到廣州之後,短短的幾年間,竟然經歷了自己幾段豔遇,物件中有公務員、留學生、音樂教師、護士和檔口經營者。首先聲明,我並不是聖人,更不是柳下惠,但也不是那種食得就唔好曬的男人。甚至說,很多時候,應該是對方主動的投懷送抱。
    
    
     一、婷(化名)
     婷,廣州本地人,26歲,算是我到廣州後第一個有點什麼的女人。跟她認識是經過她同學介紹認識的,記得她當時自己開著一個檔口做化妝品的,由於要印製一些宣單的緣故,她同學把我介紹給了她。印象中當時那單是做沒幾千元,但就是由於要代她設計,為了方便溝通,我們經常QQ上聯繫。後來單完了,效果不錯。她也知道我是自己的印刷廠為她製作的,沒賺她什麼錢,就在QQ上說請我吃飯以表謝意,我當時也隨口應承。這中間,我們有事沒事也會聊些各自的生活。聊天中,知道她已婚,有1個歲半的女兒。據說老公是個二世祖,整天無所事事,靠家裡收租過日子,跟大哥大嫂還有父母一起住著。婷不想過寄生蟲的日子,便在孩子滿周歲之後給家婆帶,自己出來做了檔口。
     說來也巧,她的檔口離我的辦公室也就一個公車站的距離。過了幾天的一個下午,婷給我來了電話,問我晚上是否有空,想約我6點半吃飯。當時我本身確實也是沒什麼事忙,便赴約而去。準時到了西餐廳,電話問了她台號,當我左右尋找到她說的台號之時,只見一衣著時尚大方,渾身上下散發著一陣淡淡的香水味的女人。
     雖然彼此之間好像聊了不少,都有點熟悉,但畢竟還沒有見過。初次見面,婷給了我眼前一亮的感覺。163的身高,皮膚很白,在廣州土著中算是少見的,加上恰到好處的淡妝,基本上找不到那種做銷售的銅臭味。略為豐滿的身材,恰好說明生活的滋潤,給我一種淡然而輕鬆的感覺。
     彼此算是真正的認識後,也聊得很開。從各自的生活,另一半和孩子,到各自的生意經。越聊越投機,漸漸的變得無所不聊。當時我對她的感覺也是純屬的朋友對待,沒有其氳閬敕ǎ暇貢舜碩家丫怯謝橐鮒耍褚壞攬床患牡賴卵棺擰>菟罄此狄彩遣畈歡嘞嗤母芯醯醯玫迸笥巡淮恚慫浜茫墒遣皇粲謐約旱摹R簿兔揮斜ё牌淥敕ā�
     那天過後,我們一直都聯繫著,大家應該也聊得開心。
     直到有一天,她在QQ上哭著跟我說,她檔口可能無法再做了,可能要離開廣州。當時嚇了我一跳,在我細問之下。才知道,原來他老公無所事事之外,一直賭著球。最近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輸了60來萬。之前還了些,還欠著人家30多萬,不想還,準備跑路。
 我一邊安慰她,一邊跟她說最好不要跑。一個男人30幾歲了(他老公比她大6、7歲),跑了就基本廢了。再說,賭債,可以慢慢還,實在不行就找家人幫幫忙,只要他肯痛改前非,生活應該還是可以過的。畢竟沒有正式做生意之前,我也算走這偏門也賺了些。對這些事也看得多,知道一個賭輸的人,特別是作為一個三十好幾的男人。跑路意味著一切要從頭再來,而且時刻要背負著心裡壓力。更何況對於一無所長的男人,東山再起,那只是夢話而已。
     第二天,婷給了我電話,說她老公執著要跑路,覺得即使能借到錢還這筆帳,以後要還也是一個很大的壓力。他不想連累親人,還是想一跑了之。我問婷有沒有其他解決辦法,她說她娘家那邊是能幫這筆帳還上,只是之前已經類似的情況發生過1次,目前娘家人不大樂意管,而老公又怕借後不知道什麼時候才還上。
     看著短短的幾天,一個淡然開朗的女人,變得有點憔悴,滿臉的無助。思考再三之後,我跟她說,有一個辦法能幫到你們,錢我也可以先幫你們還,但後面的事要聽我安排,具體情況怎麼解決的就不多述了。大概事情就是我先拿了20萬借給他們先去還,之後在2周的時間,把錢贏了回來,可能算上水還倒贏了點。當我覺得差不多了,就撒手沒有再管。
     經過這件事之後,在清空了他老公的欠數之後的那天下午,婷又約我說要請我去吃飯。吃飯的時候,在包廂裡,就我們2個,又是談起了他的老公。說他還想叫我幫他搞一個月,想把以前輸的也搞回來。我告誡了婷,並明確表達了我的意思:這次是不想看著一個家庭走向深淵。下不為例,本身我之前就是撈這個偏門的,實在不想再碰這些東西。作為朋友,幫上一把,已經是違背了我的初衷。讓他老公好好找點事做,千萬不要再碰了,畢竟那東西是公式化的。而人是情緒化的,怎麼能贏?沉迷於賭,靠賭的人,今天贏了又還想贏,輸了又想翻本,總有一天是要死在上面的。再說了,賭球入迷的人,是絕對沒有出路的,即使能偶爾贏點錢,卻輸了青春。
     可能是我說到了她的心裡,更可能由於喝了點酒的緣故,說著說著,婷突然抱著我哭了起來。面對著一個女人的哭泣,我有點慌亂。特別當她那豐滿的胸部靠著我的時候,已經快一個月沒回家的我,居然硬了。這時,我更不敢亂動,由她哭著。誰知道,婷越抱越緊,胸前的柔軟和溫度搞得我極其難受。這時候,憋了一句過後我們想起來都大笑的話:“你再這麼抱著我哭,你好受了,我卻難受了。”
     婷滿臉的不解的抬頭看我,隨著我的眼神見到了早已高高鼓起的褲門。她一霎那的臉紅了,之後又極快的伸出白玉般的右手隔著我褲子一抓,說:“那我幫你解決就不難受了吧?”
     胯下給那一抓,我爆發了,迅速的伸手去摸了她的胸部,同時把自己的嘴印上了她塗著淡紅的嘴唇。這時,婷用力的一手抱著我,一手不停的上下搓著。我順手用椅子把包廂的門頂住,拉她到了牆角,撩起了她的花裙子,隔著底褲一摸,河水已經氾濫。為了方便進入,又怕服務員進來,婷轉身扶著角落的電視櫃,我把褲鏈拉開。她的白底褲我沒脫,就直接從側邊進入。在進入的一瞬間,婷不由的一“啊”叫了出聲,我趕緊用手捂住她的嘴巴。感覺她裡面很緊,很溫暖….
也許是由於場地環境刺激的原因,或者是對於一個29歲又快一個月沒有性生活的男人來說,更或許是這是我婚後的一次婚外,我居然沒有幾分鐘就草草收場了。
    
     那次過後,跟婷幾乎就變得無話不談,後來才知道其實她從開始認識我,就非常有好感,即使沒有她老公那回事,可能我們最終也是會走到一起。而那時候她的老公,可能年齡的關係,加上天天熬夜賭球,經常一兩個月沒有碰她。
 男女之間就那麼奇怪,捅破了那層紙之後,一切也就變得那麼的自然。由於那時候我還沒有在廣州買房,租了3室一廳做宿舍,自己住了一間,另外2間房是住了公司的員工。一到週末,回家的回家,會女友的去會女友,如果我週末不回去的話,整個宿舍也就剩下我一人而已。
     而婷也是每週末按照以前的慣例帶著孩子回娘家,自從跟了我之後,每週5下午回了娘家之後,就獨自一人出來找我,一般都是呆到周日下午再回娘家帶孩子回去。用她的話說,我們是週末“夫妻”。
     記得那又是一個週末的傍晚,由於之前就約定好她過來吃晚飯,我便出去買了些海鮮回來做飯。當我做好了飯的時候,婷也剛好到了。
     剛進門的時候,便從包裡掏出瓶紅酒,跟我說:“今晚我們喝個痛快,完了我讓你當皇帝…”(因為我酒量很低,半瓶啤酒就臉紅的,跟她出去吃飯,由於要開車,所以都不敢怎麼喝酒)。之後又神神秘秘的把包裡的其他東西拿進了我的臥房。而我顧著安排飯菜,也沒有留意她手裡拿進去的是什麼。
     飯畢,匆忙的收拾了一下。我叫她一起洗澡(之前已經多次一起洗的了),婷說:“今晚不要一起洗了,我幫你泡杯茶,你快點去洗吧!”
     我也不堅持,自己沖洗後就進了臥房等她洗刷。
     十幾分鐘後,臥房的門推開,婷圍了一條白毛巾進來,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沐浴後的清新,白皙的皮膚上還散落著一些沒擦乾淨的水珠,昏黃的燈光照耀下,顯得那麼的迷人….
     我忍不住上前去抱起她,猴急的把她那略微豐滿的身軀壓在身下,準備上下其手,想不到婷笑著說:“老公仔!(不記得什麼時候她就這麼稱呼我了)今晚聽我的,你別動,好不好?”我愣了一下,邊扯她身上的毛巾邊說:“又想玩什麼花樣了?該不會還想像上次一樣把我眼睛蒙起來,還又把我雙手綁了吧?”
     婷神秘的一笑,那雙白玉般的手臂勾住我的脖子,說:“今晚你聽我的,我想讓你當回皇帝,但你要堅持住哦!”
     對於她的鬼靈精怪我早就習慣了,在過去的一段時間裡,她讓我這個和老婆就是初戀到結婚的男人體會了很多只有AV上面看到的花樣。我馬上放鬆心情,躺下來,一本正經的說:“來吧!我就看看皇帝是怎麼當的啦!”話音剛落,婷已經把頭埋在了我的大腿之間,從股溝開始,用她那溫熱的舌頭,一路旋轉著的舔向中間的位置。
     一陣陣觸電的感覺從腿間傳來,使我禁不住的輕呼出聲。
     當她那溫柔的舌頭碰到我塵柄的頂端時,那快感使我不由得雙手抓著她的頭髮,上下擺動了起來….
     幾分鐘後,她主動的跨了上來,讓我又一次的找到了她那私密處帶來的溫熱、緊湊感。這時,她上下的擺動著臀部,一邊輕呼:“老公仔!你好硬…好大…好漲…”….
     在我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她又抬了來,從床頭櫃拿出來一盒岡本和一瓶潤滑油。我奇怪的問:“怎麼了?你沒吃藥了麼?水也不少,要油幹嘛?”
     婷用一種我沒見過的眼神看著我,說:“老公仔!我們相遇得晚,我沒有什麼可以給你能來表達對你的情感,我今晚想給你我從來沒有給過人的地方!”說話,利索的幫我套上了岡本,又用手接了些潤滑油搽了一下下身。然後把她那緊湊的菊花對準了我那挺拔的塵柄….
     我一切都明白了,知道她要幹什麼。
     一股憐愛之情油然而生….
     當我小心翼翼的感受著前所未有的緊湊帶來的快感的時候,看著她忍受著痛,跟她說:“如果太疼就算了,我沒有這個特殊愛好的!”她卻搖了搖頭,說:“沒事,還可以!”
     當我慢慢的抽插了幾個來回之後,她臉上的痛苦感已經消失,代替的是一種幸福和滿足感。我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她反而問我:“怎麼樣?感覺如何?”我點了點頭,一個字回答:“爽!”
     “你還好嗎?不疼了吧?”
     “不疼了,反而有一種從來沒有體會的快感”
     ……..
    
     完事後,我們一起洗了澡。躺回床上的時候,她幫我點了根煙,幽幽的說:“老公仔!我想離婚算了,你看如何?”
     我嚇了一跳,說:“別開玩笑,我是絕對不能離婚的。她對我很好,我也不會丟下她的。”
     “我不是要逼你結婚,你也不用離婚,我就只是想屬於你一個人的。以後離了獨自過,你還是過你的。我不會給你帶來麻煩的。”
 “那不行的,我啥都可以給你!唯獨婚姻,我給不了。你也不必離婚,況且小孩怎麼辦?再說,你離了,我估計心裡也不好受的。”
     婷見我說得認真,輕輕歎了一下:“那我聽你的,只是怕你有日膩了就離我而去。”
     我刮了刮她那挺拔而小巧的鼻子:“傻瓜!你這麼高深的功夫,丟開我們之間培養起來的情感不說,哪個男人願意離開你這麼樣的女人了?”
     話還沒說完,一雙白玉般的粉拳已經錘上了我的胸膛!
 二 箐
   箐,比我還大2歲,是機關部門的公務員。之前由於她的父親是出版社的,一直都跟我業務來往。後來由於年齡大了,基本退休在家,有些業務上的事就由箐跟我接觸聯繫。
   箐是個極為單純的人,生活圈子也小,除了上班就是回家。跟我接觸也就是偶爾的碰碰頭,偶爾也吃吃飯,基本都是中午見的。直到有段時候,可能是為了單位崗位上升的需要,她去報讀了MBA。
   應該是07年的夏天,那時候她每週末都去學校上課。週六晚上也就沒有回家,於是便經常給我電話,找我聊天。作為一個在社會摸爬滾打了十來年的我,見識見聞當然不是一個呆慣了機關的女人可以比擬的。跟箐的聊天我也一直非常坦然的什麼都扯,甚至有次在電話上她說到她跟她先生提過我。他先生半開玩笑的說她,接觸可以,別搞出什麼事啊!
   我當時聽了也哈哈大笑說:“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的女人,我可能也不是你喜歡的那種,所以這個倒是可以放心的。”
   說完,我們彼此都在電話上哈哈大笑了起來。
   有天晚上,有個在客村的朋友給電話叫沒事過去他那吹水。我車子剛上曉港路的時候,天空就下起了大雨。這時就接到箐的電話,問我是否還在外面忙。我隨口答應了她,正沒事呢,很閑。
   結果她就在電話那頭幽幽的說:“沒事就過來**大學吧,我一個人在這有點悶,過來陪我說說話聊聊天吧!”對於朋友來說,我算是一個比較熱心的人。當即應承過去,便又電話給之前的朋友推說臨時有點事,不過去了。
   10分鐘後,我車進了**大學的校園,停好車才發現原來我上面沒帶雨傘。便電話給箐,說明我到了,可是沒有傘,出不來(車場是露天的)。箐在電話上說她有,叫我等她,她過來接我。
   (在這之前,LZ我可以對天發誓,對箐真的真的半點雜念是都沒有的。)
   這時雨不算大,但不撐傘走上5、6步的話絕對是會全身濕透的。況且從車場到有避雨的地方起碼在50米外,更不要說要去到幾百米外的咖啡屋了。
 幾分鐘後,一個穿著連衣裙的女子,腳上配著一雙金黃色的魚嘴涼鞋,撐著一把雨傘出現在我的車燈前。在我連閃了幾下車燈提醒之下,她奔我這邊而來,沒錯,就是箐。
   我連忙下車,右手過了她手中的傘,左手搭上了她的肩膀,滿懷歉意的說:“實在抱歉,要我的箐姐姐(之前在網路上的即時通訊中她曾經戲稱說她沒弟弟,叫我認她當姐姐)冒雨接我!”
   當我的左手碰到她的肩膀的時候,我感到箐略微的顫抖了,雖然幅度很小很小,但我可以感覺到。甚至於她開口的第一句話都帶著發抖的聲音說:“這麼大個人了,出門居然連把傘都不懂帶!”
   我略微的錯愕,不是因為她的話,而是因為她顫抖的身軀和發抖的聲音。
   “是不是除了我姐夫之後,沒有跟其他人這麼親密過了啊!不習慣是不是?”為了緩解尷尬的氣氛,我略帶調侃的說道。
   “廢話,你當姐是什麼人都能搭肩膀的啊?!”說完,箐挺了挺那略顯小巧的胸部,但神情中絕對沒有半點反感的神色。
   就這麼樣,我半摟著她往前面的咖啡屋走去。一路上我聞著她的發香一邊儘量讓自己放鬆和自然,但還是感覺她的肩膀上是不是的傳來她不知道是因為下雨冷了還是其他原因的略微顫抖。後來我問過她那天是因為冷還是有其它想法了才顫抖了,雖然她一直說是冷的緣故,但由於我的深入瞭解,我相信是後者。
   那天,我們一邊喝著咖啡,一邊聽著外面雨滴落在樹葉上的沙沙聲。不經意的閒扯著人生各自的感悟。看著箐看我的幽幽目光,我知道我們的關係在慢慢變化了。不知道什麼時候雨停了,她提議去逛逛一下校園。
   雨後的清新空氣,給人帶來一種舒爽的感覺。校園裡一片的寂靜,可能是由於下雨的緣故,少了平時的人來人往。小徑上,就走著我們2人,路兩旁那些不知道多少年月了的榕樹略顯得幽暗。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她的小手已經給我牽著了,那時候,給我的感覺完全是一種情侶在拍拖的感覺,同時也體會得出箐非常享受這種感覺。當我們走地一個牌坊的時候,我抬頭想去看上面寫著什麼。由於光線原因,怎麼也看不清楚,箐不由得也幫抬頭努力的幫我去辨認。我的手不由得也放開了她的手,又再一次的摟上了她的肩膀。實在光線角度看不清楚之後,我放棄了。
   一低頭,箐不知道何時已經放棄了去辨認,而是略翹著頭看著我。見我低頭看她,她不由的把眼睛眯了起來。這時,我也就把嘴唇印上了她的柔軟的雙唇。
   當我嘗到箐那香甜的舌頭時,我感覺下身硬了。箐也毫不猶豫的伸出雙手把我緊緊抱著,從她的反應程度看,我知道她是一個極為敏感的女人。
……………….接下來的事情大家明瞭,不用我多說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