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我的小三性愛經歷

我的小三性愛經歷
那時,同鄉的阿貴已經在外經商多年,在上海購置了房產,開辦了工廠,生意做得有聲有色,在家鄉人的心目中是個響噹噹的人物。每一次衣錦還鄉,他都要呼朋喚友到俱樂部去樂一樂。中年的阿貴其貌不揚,大腹便便,
  脖子上和手上戴著拇指粗的金鏈子,可俱樂部的人都喜歡阿貴豪爽、健談、和氣的個性,更喜歡他一擲千金的作風。
  我雖然不愛說話,阿貴卻注意到了我,說我的純情、活力令他動心,還說他特別喜歡和我呆在一起,覺得既舒適又輕鬆。他經常給我講他小時候的故事和充滿艱辛的創業史。他坎坷的人生經歷打動了我的心,我天真地以為自己尋找到了浪漫的愛情。
  一個情人節的夜晚,阿貴又回到了家鄉,在最好的賓館開了一間房,邀請我去。他把我拉到沙發上,靜靜地注視著我,我害羞得垂下了頭,他又緩緩把我攬進他的懷裡,開始吻我,我被動地接受著,全身不知所措地顫抖。
  阿貴俯身把我抱起來,放在了那張鋪著潔白床單的大床上。我的衣服被他一件件褪去,羞澀和緊張包圍著我……隨著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我完成了從女孩到女人的蛻變。望著潔白床單上的斑斑印跡,我不禁啜泣起來。阿貴緊緊地摟住我,發誓會給我帶來幸福。
  認識阿貴之前我內心有一個夢:希望有朝一日能重回學校讀書。阿貴得知後,不僅資助我上了職業中專,還拿出一大筆錢來貼補我的家庭,我覺得他是個好人。
  阿貴特地在家鄉買了一套房子,我們開始了夫妻般的同居生活,他還答應我一忙完生意就和我結婚。他的體貼、細心,還有舒適富裕的生活,牢牢抓住了來自貧寒家庭的我的心。我以為我獲得了這個男人的真心,心滿意足。
  我又重新開始了學生生活。我發奮學習,成績在班裡名列前茅,一切都是那麼新鮮,有趣。有段時間,阿貴說他生意繁忙,未回小城,每天學習之餘,我不知如何打發剩下的時光,很寂寞。
 這時候,年齡相仿的男老師林強闖入了我平靜的生活。他健康、有朝氣,帶給我一種前所未有的感受。與阿貴在一起,雖然衣食無憂,但是,在那間“金屋”裡,我失去了應有的活力。我和林強一起去運動、蹦迪,瘋狂地開卡丁車,我非常開心。
  阿貴從他朋友那裡得知了我的這些情況後,急不可耐地趕回小城。他暴跳如雷,在我面前歇斯底里。我嚇得瑟瑟發抖,淚水禁不住流淌下來。阿貴說他是愛我的,只要我斷絕和林強的來往,他既往不咎。
  阿貴的大度和寬容令我感激,我想,這麼一個大老闆能這樣做,著實不容易,我的心已完全被他俘虜,決定死心塌地愛他。
  我沒敢再向阿貴要求結婚,每次懷孕他都說現在生意不順,過段時間再說。幾次流產過後,我的身體變得十分虛弱,面容也日漸憔悴。阿貴的臉色越來越冷漠,回小城的次數越來越少,我敏感地覺察到他開始疏遠我。
  一次,惶恐不安的我離開小城,獨自來到上海,才知道阿貴其實是有婦之夫,妻子是個淳樸的家庭婦女。此時,我才知道自己一直扮演的是一個不光彩的“二奶”角色。回顧這幾年的生活,我追悔莫及,除了一顆受傷的心和習慣性流產留下的婦科病,一無所獲。
  結束了這段沒有意義的“感情”之後,為了生存我四處求職,終於在一家貿易公司找到了工作。隨著工作中的頻繁接觸,我與同事翔彼此產生了好感。他的幽默風趣讓我感到輕鬆。一天,應翔的盛情邀請,我來到了他的住所。我們在一起聽音樂、上網、愉快地交談。
  在沙發上,翔忽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張開雙臂把我抱住,親吻我,手開始在我的身上摸索。我像觸電般跳了起來,半推半就的迎合著他。我們邊纏綿,邊脫衣服的來到了他的臥室,翔把燈也關了,
  黑暗中我能感覺到她肌膚的彈性和光滑,當我的手指觸摸到她的身體時,我能感覺到他雄壯的肌肉。他的雙手緊緊的抱著我,一邊撫摸,一邊吸引著我的身體,我的雙腿夾的很緊。我甚至不知道我的腿該放在哪兒。我開始發現感覺來了。
  當他進入我的身體的刹那間,我的牙齒緊緊的咬著下唇,我的淚花在眼眶裡轉動。他情不自禁的放慢了我的動作,一點一點的進入,我一點一點的往上面躲避。他抓住我的肩膀不讓我移動。他停止活動。在我的耳邊小聲的問我:“會不會舒服?”我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
  之後我覺得翔是個靠得住的男人,我就一直跟著他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