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我的慢半拍

我的慢半拍
早晨摁下五點二十的鬧鈴,五點二十一分準時和你說過早安後拍了拍昏昏的腦袋掙扎著爬了起來。洗漱之後匆忙吃著早餐,透過粥碗上的熱氣看到本地電視臺裡明明顯示著另外一個城市的名字,拉開窗簾才恍然想起前日晚上聽你囑咐了照顧好自己後,昨天輾轉各種車站顛簸了一天后來到這個沒有你的城市,沒有繁重學業卻也見不到你。
昨天晚上和你吵了架,為了一些你看得很重要可我卻不懂的事,我們之間總是這樣,你不理我似是而非的無理取鬧。
你不理我,我就覺得你不愛我。你說我敏感,說我想太多,會嫌我嘮叨,說我不懂你。
每次爭吵之後,我就覺得我一定不愛你,因為你說的一切都是我不喜歡的,你會回呵呵,我想像得到你的語氣。
我想我一定不愛你,你會說了晚安立刻放下手機,不理我的任何回復。
我想我一定不愛你,因為我每次都下定了決心不再主動。
我想我一定不愛你,這個我覺得對我不管不顧的人。
我曾經很多次想明白,我們畢竟是不同世界,你想懂我,我想懂你,可你最終不懂我,我最終,好像,也還是不懂你。
我們之間仿佛平靜了很久,只有每天的早安晚安,時間長了便覺得這不過是習慣,包括前日晚上你的一句照顧好自己。我想我大概是累了,大概是真的不愛你,因為我與你,終於靜下心來平靜了這麼久,仿佛是懂得了順其自然,放寬了心懂得了要愛自己。
從緊張的生活中放慢節奏,不緊不慢地煮好牛奶後漫無目的的把五十多個電視臺換了兩遍,最終由表妹堅定的搶過遙控器,選擇了重播過無數遍的偶像劇。狗血劇情一遍遍訴說著艱難的愛情,可能是初中以來多次在兩地輾轉,雖說那時該是情竇初開的年紀,卻難免讓我對太波折的愛情故事有些厭倦麻木。瞥了一眼向來淚點很低的表妹,扔給她一包紙巾之後轉身回到屋裡,打開行李箱,把一堆零碎擺滿桌子,我這個粗枝大葉的人,竟然在與你一起的幾個月裡,變得細心,帶了這麼多曾經我以為無關緊要的東西。翻出記錄生活的本子,看到上次爭吵之後記錄下的一句話“我只要,有你的故事能如時光般冗長”。

往回翻了翻日記,發現那裡滿滿的都是你。每天與你互道早安晚安,每天寫下一句話來記錄你我同行的日子。
6月28日 “在每個不見你的日子,你的影子都曾是我的心事,反反復複,揮之不去”
7月10日 “你成了我戒不掉的習慣,我努力清醒,卻欲蓋彌彰”
7月20日 “所有人都擔心我一腔孤勇難換你一眼深情,可不管世俗的人怎麼看,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
7月28日 你說“我想用盡這個年紀最乾淨最徹底的勇氣來愛你”
我寫下“我想用最自私最莽撞最不計後果的方式愛你一場。”
8月12日 “關於你的一切,你的微笑你的擁抱,溫暖到內心許久不見陽光的角落,一點一點吞噬掉我所有驕傲”
8月30日 “因為這裡有你,我才如此在乎我在哪裡”
9月23日 “你知道,最好的幸福,是你給的在乎”
10月7日 “我在沒風的日子裡微笑是因為想起了你,在下雨的日子裡微笑是因為身邊有你”
10月30日 “最真實的你,是我可以包容的一切”
11月18日 “即使世界與我為敵”
12月6日 “我想你是愛我的,我猜你也捨不得”
12月30日 “你知道,讓我一直走到現在的原因,不過是你覺得,陪你度過苦難的,最珍貴。”
1月15日 “也許我只是,從你世界的一個角落路過。”
 
從不相信什麼“遇見一個人然後生命改變”,可掙扎了許久最終還是接受了自己的改變,從顧裡一般“自然傲”的世界退出,走進林蕭那般在愛情裡軟弱又平凡的世界。果然是再回首恍然如夢,日記又翻回未與你相識的日子裡,看見一句與朋友玩笑耍寶裝深沉的時候說過“愛是不論經歷了多少歲月,還可以靜靜的笑著,不抱怨從未得到,一如既往地滿足與熱忱”。大概那時也不太懂自己的意思,以我昏昏,使人昭昭而已。看著也笑著自己,說得荒唐卻真真切切地說中了如今真實的自己。我就這樣在一頁頁的心事中度過了整個上午。
午睡後用一杯咖啡清醒自己,把自己包裹嚴實後出門,走進沒有你的人群,想著,你是否像我記得你囑咐要穿暖一樣,記得我說不許感冒發燒流鼻涕,想著,你是否,像我這般想念你。
我大概總是這般遲鈍,穿過幾條街道才發現,在沒有你的城市,我連過馬路都變得小心翼翼
我大概總是這般遲鈍,風吹到臉上才發現,在沒有你的城市,溫暖無處可尋。
我大概總是這般遲鈍,聽過幾首情歌才發現,在沒有你的城市,多美的歌詞也不比你的聲音。
我大概總是這般遲鈍,要很久不見你,才記得我很愛你,才想起包容你的孩子氣。
我大概總是這般遲鈍,要聽別人說起,才懂你為我做的一切,才模糊感覺,我們爭吵很多卻不曾分開,都是因為我們彼此愛著。
我大概總是這般遲鈍,就像,我今天翻看日記,走進沒有你的洶湧人群才發現,時至今日,我還是一如既往地愛著你。
原諒我的慢半拍,就當是懲罰,這個情人節,讓我一個人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