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打敗了小三

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打敗了小三

  29歲對一個女孩子來說就算是"剩女"了,爸媽急的團團轉,相親幾乎佔據了我週末的所有時間。一個遠方親戚給我介紹了王維,他和王維是同事,事業單位的公務員,王維是他的領導–副處級,前途遠大……

  第一次見面是在一家西餐廳,王維談吐幽默,因見我不肯多說話,講了不少笑話,我忍不住樂,他也陪著樂,如此一來,氣氛融洽起來,交談漸入佳境。接下來的事情就俗套了,吃飯、逛街、看電影……隨著交往的深入,我和王維漸漸有了感覺,很快,倆人確定戀愛關係。

  我們戀愛談了一年半,2009年3月,倆人領證結婚。我和王維的甜蜜自不必說,雙方家人更是喜不自勝,度蜜月時,我媽掏錢給我們定了歐洲游,公婆也不示弱,送了我們一輛車,在所有人眼中,我和王維就是幸福代言人。

  婚姻就這樣開始,最初的安逸過後,兩人回歸正常生活。前面說過,王維正處於事業上升期,公事纏身;而我也是單位裡的業務骨幹,每天忙著備課、調研,時間久了,交流日益減少。這點兒我承認,我們不像其他新婚夫妻那麼如漆似膠,甚至有閨蜜說:"瞅著你倆像革命同志,累不累?"我聽了便笑,每對夫婦經營婚姻的方式不盡相同,難道只有膩在一起才算幸福?

  不過我們的性生活還是和和諧的,平均兩天一次,老公的表現很厲害,我經常被他搞的跪地求饒,這種性福一直持續到去年年初。

  從去年年初開始,因為工作方向的調整,王維開始頻繁出差,有時一周要出門三四天,週末回家倒頭便睡。看著他一臉疲憊,我只有心疼。為此,我盡可能地遷就王維,家務全部承擔下來,雙方父母也由我一人應酬,力求周到。但王維並不領情,他似乎沒把我的努力看在眼中,反而經常找茬兒生氣。有時我忍不住,跟他拌上幾句嘴,他便一副怒髮衝冠的模樣。

 

  其實事情到了這裡,聰明人應已發現端倪,可我傻啊,在這方面尤其魯鈍,竟毫無察覺。直到去年7月,那是個週末,我拉著王維去買衣服,他經常出入各種正式場合,需要幾身正裝裝點門面。我們到了一家商場,王維在試衣間裡更衣,我在櫃檯前等候,突然,他的手機響了,是條短信,閑著無事,我便順手打開。資訊很簡單,只有十個字:"昨夜的纏綿不肯走,想你。"

  我看了看發信人的名字–明瑞,我認識她,是王維的同事,倆人在同一辦公室。大概是個剛畢業的學生,長得一般,我自認比她強,但有一點不容懷疑,她比我年輕。這年頭,年輕就是資本。

  王維從試衣間裡出來,我連忙把他的手機裝進去,沒有露出一點破綻。沉默不代表屈服,我要用我自己的方法解決。

  我開始留心王維的QQ、信箱、手機,終於,在他的QQ空間裡,我發現端倪。那個叫明瑞的女人,她跟王維的互動多得驚人,從工作到生活,連中午吃什麼飯都互相彙報,親昵程度遠超過正常關係,甚至,王維還常給她發去黃色笑話,露骨至極。從他們的聊天中我得知,王維竟然嫌我陰道鬆弛,說和我做愛沒有樂趣。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必須先讓自身"強大"起來。我開始尋求方法縮陰,經朋友推薦使用了的智慧露娜球,按照說明,我每天使用5分鐘,這期間我也沒有閑著,雖然王維出軌了,但是我還是需要他來檢驗縮陰的效果,差不多用了露娜球一個月後,王維說我下面緊了,當然,我沒有和他說為什麼。

  我開始"製造"幸福,接下來的那段時間,只要時間允許,一下班我就去王維的單位等他,有時還帶些自製的小食品,請王維的同事一起分享,當然,也包括那個女人。同時,我開始在王維的QQ空間裡曬幸福,把我們蜜月時、郊遊時的照片全部貼上,再加上煽情的解說,呵呵,說實話,連我自己看了都覺得肉麻。所有這一切只有一個目的:讓小三兒知難而退。

  事實證明,我的策略很對路,對方很快有了反應,她出現在王維空間裡的頻率越來越低。不久後,我又在她的空間裡發現了令人振奮的苗頭,這個女人開始"憂傷"了。她說些自怨自艾的話,一會兒怪男人狠心,一會兒恨自己多情,然後便順理成章地"生了病"。

  再過一段時間,這個女人愈發矯情,竟聲稱要辭去工作、遁入空門,一副看破紅塵的模樣。我只是冷笑,小三兒都當了,還裝什麼純情。可我知道,這些都是對方在表演,演給自己看,更演給王維看,如果我在此時掉以輕心,那我真就傻了。

  我接著偵查,越來越多的真相浮出水面。原來王維和明瑞已經上了床,甚至還同遊過西湖。我去銀行調出王維的信用卡消費記錄,發現他在這幾個月裡買過一條白金手鏈、一塊玉墜,肯定都送給了明瑞。我算了算,那些東西價值五六千元,已是王維所能承受的極限。在這一點上,我暗暗佩服自己,一直掌管著家庭經濟,除了那張信用卡,王維手頭並無流動資金。

  然後,我趁著王維出差,去了趟他的單位,藉口拷貝軟體,從王維的電腦裡找到數十張他和明瑞的合影照片,還有一部分QQ聊天記錄,那些記錄足以證明兩人關係。

  我把收集到的所有證據都擺在了王維面前,看著眼前琳琅滿目的消費單據、電話記錄、照片……王維傻眼了,之前的鎮定瞬間消散。

  王維還是不肯說話,我轉身去了臥室,從抽屜裡拿出一份早已準備好的離婚協議書,擺在他面前,"簽字吧"。王維醒過神來,一把扯過那份協議書,當著我的面撕得粉碎,同時,淚水也掉落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