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我那段被人包養的經歷

我那段被人包養的經歷
  我不是一個文筆好的人,也不是一個能編故事的人,我也看過天涯上的帖子,也有一些女孩和我一樣,做過被人唾棄的職業,那就是做過小姐,可我的經歷和別人不一樣,我不僅經歷了從做小姐到被包養的經歷,還有過很多人都沒有經歷過的灰色地帶,如果你不相信,那是因為你沒有經歷過。。。
  五年前,我在a市旁邊的城市打工,那個時候日子很窮。
  我很早就沒有讀書了,那個時候,我和幾個老鄉一起去了沿海,我找到了一個商場賣女裝的工作,剛開始工作是很輕鬆的,每天在店鋪裡待上8個多小時,下班了就回到親戚家裡,當時,我住在一個遠方親戚家裡,可以說是親戚的親戚,我們6個人住在一間不到10平米的房間內,因為親戚是做小本生意的,剛去住在別人家已經是看人給面子的了,不問我要房租已經是萬幸,還要提放著我偷她家的東西。白天,我在這個時裝店裡招呼客人的時候,經常可以看見有的顧客穿著很漂亮,她們帶著幾分勢力的眼神和驕傲的表情,讓我的心態漸漸的發生了變化,我想,為什麼我不能做她們呢?我覺得自己不屬於這個地方,想讓自己的生活和她們一樣體面。  
   剛好,我的老鄉找到了我,原來她在另外一個城市帶著幾個女孩子在酒店的夜總會上班,我很想生活得更輕鬆點,。於是我狠了狠心,收拾了東西,去到她那裡。 
   老鄉見我能來投奔他,很高興,當然,多了一個我,他的收益又多了一份。再跟我交代了關於怎麼提成的事情後,就帶我去了那家夜總會。
  
   那是一家在酒店4樓的夜總會,我們到達後,我大老遠就看見一個矮矮的女人站在門口和別人說話,那個就是仙姐,我老鄉告訴我。聽見我老鄉喊她,仙姐向我們走過來,這時我才好好的打量她,我看她個子矮矮的,其貌不揚,還有點胖,而且穿得也很普通,起初我還以為她是個做衛生的,但是聽我的老鄉說仙姐很有錢,她是那裡的負責人之一她做這一行很久了,不僅做這家酒店,自己還承包了幾個夜總會,仙姐看到我,眼睛笑成了一條縫,把我的手握在手裡,笑眯眯得對我說:“你很靚哦,肯定能賺大錢的,你以後要什麼都聽我的,這樣才能賺到錢。”我答應了她一聲恩。仙姐拉著我的手對我說:“走,我帶你去換件衣服,今天晚上就能賺錢了!”
  
   我那個時候,雖然選擇了去那種地方上班,但我還是覺得不自在,仙姐拉著我的手走到酒店後面的門口,帶著我上了酒店的4樓,我看見三三兩兩的幾個女孩子在走廊外面打電話聊天,她們看見我,互相使了個顏色,很顯然,她們見慣了新人,也不喜歡新人去那和她們搶生意。
   
   仙姐帶著我走到走廊裡面的門口,推開房門——哇!好多女孩子呀!我突然慌了神,畢竟是第一次步入這種場合,也是第一次接觸這樣的人,我臉發燙了。仙姐看出了我的窘迫,回過頭對我說:“不要緊的,以後在一起上班大家都是好姐妹,她們會照顧你的。”
  
   仙姐進來後,有幾個女孩子和她說話,大意是問我從哪找來的,仙姐也不忙著回答她們。她帶我走到房間的最裡面,讓幾個坐在最裡面的女孩子挪了挪位置,我見狀就一屁股坐了下來。我太不習慣被人注視的感覺了。仙姐把我招呼好後,就對我說她去幫我拿幾件工衣給我試一下,夜總會的工衣就相當於在寫字樓上班的白領穿的工作衣,員警穿的警服,只是換了個地方性質也就不同了。
  
  
   我抬起眼睛看了紮堆的女孩子,她們每個都化了妝,有清秀淡雅的,有明豔妖豔的,她們大多穿的是旗袍式的長裙,只是顏色不同而已,只有個別一兩個人穿得是自己的便裝,我看見她們在竊竊私語的議論著我,而且還帶著滿臉的傲慢和不屑,我猜到了她們說的內容,肯定是我的樣子太土了。我心理覺得很不舒服,被人注視了已經讓我很不習慣了,還要被人帶著有色眼鏡打量著就更讓我難受,她們的議論說出了我的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