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拷問女間諜(11~14)

拷問女間諜(11~14) 

作者:“CurtStrap" 譯者:閒人 

 

拷問女間諜 第11章 她們幾乎一動不動地度過了這一天。晚上﹐她們難受得無法入睡。 第二天天亮的時候﹐她們忐忑不安地等著拷問者的到來。 門打開了﹐一個看守走了進來﹐這就是那個曾經牽驢進來的那個 看守。他殘酷地看著女犯們﹐用虐待狂特有的眼光瞪著她們。然後他 關上了門﹐仔細地聽了聽四週的動靜。娜拉和塔希雅明白﹐他是要給 她們上一次私刑。 只見看守笑著走了過來﹐解下了皮帶﹐在女犯的身邊走了兩圈﹐ 一邊走一邊不時撫摩著娜拉赤裸的臀部和塔希雅的乳房。然後﹐他開 始用皮帶猛抽塔希雅的屁股。皮帶深深地嵌入姑娘的肉體﹐劇痛使塔 希雅尖叫著跳了起來。 看守的皮帶又抽向了娜拉的乳房﹐娜拉覺得她的乳頭象被火燒似 的疼。看守不停地抽著﹐看著娜拉的雙乳象跳舞般的擺動。接著﹐他 又給了她腹部幾鞭子。 就這樣﹐看守輪番抽打娜拉的乳房和塔希雅的臀部﹐皮鞭所過之 處﹐便是鮮紅的血印。酷刑慢慢地持續著﹐直到這兩個可憐的女犯週 身沒有一塊完好的皮膚時﹐他才停了下來。 "你們以為自己很堅強是不是﹖什麼都不向我們說﹖”他說﹐並 且又開始抽打她們的身體“不﹐你們錯了﹐我們的頭很想跟你們玩玩﹐ 你們很快就會招供的﹗” 看守淫褻的鞭子再次掃過娜拉的乳房﹐這一次打得特別重。娜拉 真希望乾脆把自己的乳房割掉﹐這種鞭打的痛苦她實在受不了。她的 乳房早就被打得腫漲變形﹐那樣子慘不忍睹。 接下來﹐這個殘酷的看守又開始鞭打塔希雅的乳房和娜拉的臀部。 他那充滿獸性的折磨一直持續到受害者的身體開始濺血。鞭子確實抽 得太重了﹐鮮血從娜拉臀部的傷口中流出﹐隨著她的掙扎﹐在她身上 流淌著。 "我們的頭要和你玩那些性游戲是他的事﹐我可不管那麼多﹐我 只要你告訴我你知道的那些情報﹐不然﹐就這麼一直打你﹗” 看守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女犯們在痛苦中扭曲的身體象性感的舞 蹈一樣很快便激起了他變態的性慾。他解開衣釦﹐把衣服脫下來扔到 地上。接著竟然用那隻空著的手當著兩個女人的面狂暴地手淫起來。 "臭婊子﹗你們這些臭婊子﹗”他吼叫著﹐大概因為手累了﹐所 以他放下了皮帶。 他把塔希雅推倒在地﹐讓她的臀部向上撅著﹐臉幾乎帖著地面。 他則跪在塔希雅伸後﹐將他那勃起的陽具插向姑娘的屁股。巨大的陽 具在姑娘的下身上亂鑽著﹐瘋狂地尋找著入口﹐終於﹐這跟凶器狠狠 地捅進了塔希雅的肛門。 娜拉驚恐地看著塔希雅不停地發出慘叫。看守粗大的陽具撐滿了 姑娘的後門﹐他興奮得不停地用手摑打著她的臀部。 看守的高潮很快便到來了﹐他用力摑打著塔希雅的屁股﹐用力地 抽插著﹐接著﹐他拉起塔希雅﹐揪著她的頭髮﹐用力地搖晃著﹐將精 液射入了姑娘的身體。 拷問女間諜 第12章 塔希雅被帶回了她自己的牢房﹐那個士官和看守將她的雙臂吊起﹐ 使她只能用腳尖著地。 看守出去後﹐士官說﹕“我知道娜拉有一些情報﹐你是她的女兒﹐ 你可以不在這裡受苦的。也許你不知道那些情報﹐但她肯定知道。如 果你能讓她招供的話﹐我可以保證你被釋放。” "我媽媽不是間諜﹐我們都不是。”塔希雅辯解著。 "如果你不肯幫我們的話﹐我會讓你比現在還難受的﹗” 塔希雅再次拒絕了士官的要求。士官的臉沉了下來﹐眉毛卷成 了一團﹕“如果你不肯合作﹐你就永遠不可能從這裡出去。”他猛擊 塔希雅的肚子﹐塔希雅尖叫了起來。 接著﹐士官象一個野人一樣瘋狂地毆打塔希雅的腹部和乳房。塔 希雅閉上了眼睛﹐盡最大的努力忍受這種痛苦。她不知道後面還有多 少可怕的酷刑在等著她。 終於﹐士官的毆打停止了。 "我明天再來﹐到時候咱們可以再談談。”士官臨走的時候說。 說完便走出了牢房。塔希雅感到肚子不停地痙攣著﹐手腕被繩子拉得 很疼﹐她試圖掙脫繩索﹐可那繩子卻更深地勒進了她的皮肉。 她大喊了起來﹐希望誰能夠聽到她的呼救。她的聲音在牢房裡回 響著。“救救我吧﹗我實在站不住了﹗”她覺得與其受這種煎熬真不 如趕快死掉。 門開了﹐士官走了進來。 塔希雅感到一絲寬慰﹐她想﹐他至少不打算這麼吊她一晚上。 士官殘忍地笑著﹐拿起了吊女孩的繩子“我忘了一件事﹐”他說 著﹐將繩子用力一拉﹐塔希雅被更高地吊起﹐雙腳離開了地面。 士官興奮地看著可憐的女孩絕望地亂蹬雙腿試圖夠到地面。這種 努力無疑是徒勞的。 "我受不了了﹗”塔希雅哭著說﹐“求求你﹐我可以為你做任何 事情。把我放下去﹐我真的不行了﹗” 士官沒有理她﹐他走出了牢房﹐並鎖上了門﹐留下塔希雅獨自忍 受這種一刻不停的酷刑。疼痛一陣陣地襲來﹐她的身體痛苦地扭動著。 塔希雅發出淒厲的慘叫﹐她覺得身上每一塊肉都疼得要命。她不 知道自己還能挺多久﹐說出來真的能不被殺死嗎﹖ 不知什麼時候﹐塔希雅昏死過去了。當她甦醒時﹐已經是躺在小 床上了。她冷得直打哆嗦。一盤子食物和一些水就放在離她不遠的地 上。她坐了起來﹐摩挲著自己的胳膊和大腿﹐希望這樣能暖和一點。 塔希雅準備著接受下一次拷問﹐但是一天過去了﹐什麼也沒有發 生。晚上﹐一個衛兵進來將她的空盤子換成了盛有食物和水的盤子。 兩天過去了﹐終於有一天﹐士官又來了。一個看守拿來了水龍帶﹐ 強烈的水流沖在姑娘的身上﹐使她感到頭暈目眩。接著﹐兩個衛兵將 她拉起來﹐拖著她來到了那間用于拷打她們的大廳﹐狠狠地把她推進 了拷問室。 拷問女間諜 第13章 一個精心佈置的招待會正等待著塔希雅。娜拉已經在拷問室裡了﹐ 她被捆住手腕掛在天花板上﹐腳無法著地﹐痛苦地擺動著。她的身上 閃爍著汗水的光澤﹐頭垂在胸前。塔希雅知道﹐娜拉肯定已經被拷打 很長時間了。傷痕遍布這個女俘的全身﹐象是被手杖打的。 當塔希雅被推進拷問室的時候﹐娜拉費力地抬起頭向塔希雅笑了 笑﹐這意味著她還沒有屈服。其它士兵走了出去﹐只留下了士官和那 個軍官。 士官把一根手杖遞給了塔希雅。塔希雅疑惑地接過了手杖﹐不知 道這是什麼意思。 "打她﹐”軍官命令著﹐“我要你讓她說話。她讓你陷進了這件 事﹐她也能讓你重新獲得自由。如果你讓她招了﹐你就會被釋放。” "不﹐”塔希雅喊道﹐“我不干﹗”她把手杖扔到了地上。 士官一腳踢在了她肚子上。塔希雅倒在了地上﹐用手捂住肚子。 當她醒過神來後﹐她摸起了手杖並站了起來。 "小姑娘﹐當我讓你做什麼事的時候﹐你有兩種選擇﹐要麼是趕 快去做﹐要麼是等著受苦。”軍官走到桌前﹐拿起了一根長長的黑色 的鞭子﹐“現在﹐用這個去打她。” 塔希雅知道她將為她所做的事而承擔可怕的後果﹐但她覺得沒有 其它選擇了。她勇敢地舉起了那根手杖﹐不是向娜拉﹐而是向士官打 了過去。接連兩下打中了士官的腹部。 當她試圖打第三下的時候﹐士官奪過了手杖。他開始狂暴地用鞭 子抽塔希雅﹐鞭子不停地打在塔希雅赤裸的肉體上。刺骨的劇痛使姑 娘倒在了地上﹐幾乎昏厥過去。 "把它揀起來﹗臭婊子﹗” 塔希雅把手杖揀了起來﹐她感到渾身都已疼痛不堪。她不再試圖 去打士官了﹐但仍然拒絕去打她的媽媽。於是士官的鞭子又抽到了塔 希雅身上。 "你打不打﹖” 塔希雅搖了搖頭。鞭子立刻又雨點般的抽下來。可憐的姑娘疼得 滿地打滾﹐試圖躲開鞭子﹐但是鞭子還是不斷地打在她身上﹐那種痛 苦就象活活剝皮似的。疼痛使塔希雅不停的滾著﹐而士官則跟著她﹐ 一刻不停地抽著。 最後軍官叫住了那個士官。“要想讓她打她媽媽﹐這麼做是不行 的﹐你看我的﹗”說著﹐他從抽屜裡拿出了一把刀子。他走到娜拉身 前﹐伸手抓住了她的右乳﹐然後用刀子從她的乳頭下狠狠地割了下去。 塔希雅驚叫了一聲。這種酷刑簡直超出了她的想象。鮮血從娜拉 的乳房上流出﹐流過她的腹部﹐一直流到她的陰毛上。軍官又抓起了 她的左乳﹐對塔希雅說﹕“如果你不打她﹐我就把她的乳頭剜下來。” "不﹐不要﹗”塔希雅大叫著﹐“我打。” 軍官笑著走到一旁。“看見沒有﹖”他對士官說﹐“只要懂得竅 門﹐事情就不難辦。”他轉過身對女孩說“好了﹐開始吧。一直打她﹐ 知道我叫你停。” 站在娜拉的身前﹐塔希雅拿起手杖﹐不情願地打在娜拉的肚子上。 她儘量裝做用力的樣子。即使如此﹐娜拉還是痛得不停地晃著。 "用力點﹐”軍官警告說﹐“如果不用力我就剜她的乳頭。” 塔希雅不得不加大了力量。每次手杖打下來﹐娜拉都疼得一抖。 塔希雅已經快忍不住了﹐手杖就象抽在她自己身上似的疼。手杖帶著 風聲落在娜拉身體上﹐劇痛使娜拉不停地喘息著。終於娜拉大叫了起 來﹐她的臀部和四肢抽搐著。手杖在娜拉的臀部留下了兩條可怕的對 角線﹐接著﹐手杖尖劃過她的大腿﹐帶出一道血痕。娜拉沒命地尖叫 著﹐塔希雅用力地抽打她那纖細的大腿﹐娜拉的頭在慘叫聲中胡亂地 搖著。 在軍官的威脅下﹐塔希雅不得不用盡全力拷打著娜拉的臀部。每 當她梢有停頓﹐軍官變威脅要對娜拉施以割乳酷刑。 塔希雅順從地打著﹐她透過娜拉的肩膀看到軍官手裡拿著的刀子。 她沒有別的選擇﹐只有讓手杖一刻不停地落在娜拉的臀部和大腿上。 整間拷問室裡充滿了娜拉的慘叫聲。但是這是個堅強的女性﹐她始終 沒有哭。 終於﹐軍官命令塔希雅停下來。塔希雅扔掉了手杖扑倒在娜拉的 腿上﹐她吻著媽媽的腿哭了﹐她請求媽媽寬恕她。 土耳其人走到拷問事的一角耳語了一陣﹐娜拉知道他們又在盤算 新的折磨了。 過了一會兒﹐軍官他們走了出去﹐不過很快他們就又回來了。他 們不懷好意地笑著﹐女犯們知道﹐他們一定又想出了什麼可怕的主意。 拷問女間諜 第14章 "我想他們肯定會殺了我們的。當然在我們還有用的時候他們不 會殺我們。一旦他們得到了他們想要的東西﹐我們就沒有用了。到那 時他們會放了我們﹖好讓我們對外面的人說他們在我們身上做了什麼﹖ "塔希雅說。 娜拉知道塔希雅是對的。她感到渾身發涼。她明白必須想辦法逃 跑。 塔希雅知道綁在娜拉手腕上的皮帶需要一把鑰匙才能解開。她在 抽屜裡找著﹐本來她沒抱什麼希望﹐但出人意料的是﹐鑰匙就放在抽 屜裡。 很顯然﹐土耳其人沒防備她們會逃跑。“你在幹什麼﹖”當塔希 雅打開第一把鎖的時候﹐娜拉不解地問。 "我們得離開這兒。”解開娜拉身上的繩索費了幾分鐘時間。 終於﹐繩索被解開了﹐塔希雅累得倒在地上﹐不過很快她又坐起 來﹐按摩著娜拉的手腕﹐使她的血脈恢復暢通。 娜拉匍匐著靠近房門﹐把耳朵貼在門上聽了聽動靜。塔希雅蹲在 她身後。“我沒聽見任何動靜。”娜拉說。她動了動門把手﹐發現門 沒有鎖﹐娜拉走了出去﹐向四週看了看﹐一個人也沒有﹗ 她們慢慢地走著﹐塔希雅緊緊跟在娜拉身後﹐但是﹐當她們試圖 走過另一扇門時﹐軍官突然沖了出來。 軍官獰笑著﹐娜拉母女明白﹐她們逃不出去了。 "既然你企圖逃跑﹐一定說明你知道那些情報﹗” "不﹐我不知道﹐我們不知道你要的東西。”娜拉叫著。 士官從房裡走了出來﹐他迫不及待地把女犯們拖回了拷問室。他 是個以折磨女人為樂的人﹐現在他要開始實施他那些可怕的計劃了。 在這間恐怖的房子裡﹐士官把她們的手腕綁住吊在房樑上﹐使她 們的腳尖勉強著地﹐這樣她們身體的大部份重量就都落在手腕上了。 他讓這兩個女人面對面吊著﹐相距大約4尺。 當士官捆綁女犯的時候﹐軍官拿來了一把椅子﹐他坐在椅子上看 著士官給女犯上刑。 士官從針盒裡挑了兩根針。他走到塔希雅面前﹐把她轉了轉﹐以 使軍官能清楚地看到姑娘受刑的場面。他慢慢地將針刺進了姑娘的右 乳頭﹐殘酷地扎著﹐直到尖銳的針尖從乳頭的另一側穿了出來。 塔希雅發出嘶啞的慘叫聲﹐竭盡全力地掙扎著想躲開士官的針尖﹐ 但這只能增加她的痛楚。士官又拿出一根針﹐刺穿了姑娘的另一個乳 頭﹐這一次他扎得更慢﹐充份地體會著折磨一個無助的女性的快樂。 塔希雅終於被這種可怕的酷刑折磨得昏厥過去。士官抽她的臉﹐沒有 反應﹐抽她的乳房﹐還沒有反應﹐打她的肚子和下身﹐仍然沒有反應。 士官沒有辦法﹐只好出去提了一桶水來﹐把它澆到塔希雅那吊起的身 體上。 塔希雅醒了過來﹐她喘息著﹐痛苦地睜大了眼睛。這時﹐士官又 想出了一個折磨她的刑法﹐他用兩根繩子分別栓在穿過塔希雅乳頭的 針上﹐然後將繩的另一端栓在了吊塔希雅的繩索上。這樣﹐可憐的姑 娘乳房被向上吊起﹐隨著身體的晃動﹐乳頭象要被撕下來似的疼痛。 看者女兒慘遭非刑﹐娜拉感到她的神經快崩潰了﹐由於恐懼﹐小 便不自覺地從她的腿間流了下來﹐她努力控制著自己﹐拼命想忍住。 那士官又取出兩根針﹐靠近娜拉﹐他又向她施以和塔希雅同樣的 酷刑──刺穿乳頭﹐但這次他拿了更長的皮繩﹐綁在兩根針上﹐然後 把另一端綁在塔希雅的腳踝上﹐於是兩個女俘只要有任何一個亂動﹐ 就會同時受到酷刑。 那士官繼續著他殘忍的游戲﹐先遠遠地站在她們的另一邊﹐不致 于擋到那軍官的視線﹐拿起一根棍子﹐然後開始鞭打塔希雅。塔希雅 的屁股在竹棍粗暴的攻擊下扭動著﹐而她的雙腿無助地踢動著﹐牽連 著娜拉插在乳頭上的針﹐幾乎把她的乳頭扯下來。 娜拉完全隨著竹棍的猛烈揮動順從地反應著﹐覺得自己象只被訓 練的動物﹐完全祇想逃離這場殘忍的酷刑﹐而塔希雅狂亂地扭動她的 臀部同時也同時撕扯著她母親的身體。 娜拉的乳頭淌著血﹐那軍官看者她的身體淫亂地扭動著。 汗水混和著鮮血從她們扭動著的身體淌下來﹐棍子劃過空氣的快 速嘶嘶聲聽來格外的殘忍。塔希雅真的以為自己會死在這麼殘忍的酷 刑下﹐她的雙乳被撕扯著﹐而在她被棍子引起的狂亂扭動下踢動著的 雙腿﹐也使得娜拉的雙乳受到同樣的酷刑。 當那士官更加猛烈地毒打少女的臀部時﹐兩個赤裸的身體都開始 被強烈的痛苦引發了劇烈的抽搐﹐而酷刑還是不斷地繼續著﹐繼續著 …… (14章完) 各位看官﹐拷問女間諜至此終於算基本貼完了(15章至結束閑人 老兄已經早貼出來了)﹐感謝大家對鄙人的鼓勵。其實這篇小說的後 部內容大多一再重複﹐顯得有些拖泥帶水﹐而且虐待內容翻來覆去就 那麼幾招﹐我在翻譯得時候都感到有些乏味。說這麼多得意思是…… 我看寫這類小說並不是高不可攀的﹐下回我要自己寫﹗先做個預告﹐ 我準備寫一個刑訊越共女俘的SM﹐大家等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