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拷問女間諜(15完)

拷問女間諜(15完) 

 

第十五章   塔希雅仍然被吊在天花板下,他們把娜拉帶走,那軍官和四個赤裸的衛兵 圍繞著她。   她知道最後時刻即將來臨,那軍官要來真的了,他拿了一根短木棒,開始 打她的腳,他揮舞木棒的力道十分的大,塔希雅的身體跳動扭曲著。   「還不招!」他猛然地揮動著木棒,打在她的腳底,開始毒打她的兩腿, 先是腳底、小腿,然後是大腿。「如果你還是什麼都不說,我會打斷妳每一根 骨頭的。」他再重重地打在她的腿上,直到塔希雅的雙腿都開始不受控制地抽 搐才停下來。   他顯然十分樂於毒打她,超過她能忍受的程度只是時間的問題了,他愈打 愈用力,而且開始向上打她的腹部、胸部。   而她還是拒絕招供,於是他把木棒插到她的兩片陰脣之間,用力一插,深 深地把木棒插進她的身體。   超乎想像的變態!他插進女孩可憐的陰部後,居然開始抽送木棒,完全沉 迷於野蠻的酷刑中,他興奮地向塔希雅逼供,他開始流汗了,而其他的衛兵則 搓動著陰莖,使它們更加地沖天直豎。   每次木棒插進塔希雅身體深處,那種緊張的感覺都不斷地增加,而男人的 陰莖也從軟綿綿的變成像那根酷刑棒一樣地粗壯及危險。   被如此粗暴地抽插之下,塔希雅悽慘地尖叫著。「我招了!我招了!快停 下來吧,我媽是個間諜,她親口告訴我的,放過我吧,你們說過我招了的話就 放了我的!」   那軍官聽了之後,停止繼續用木棒強暴她,後退了幾步喘著氣,仍然讓木 棒留在她的身體裏。   「她全是你們的了。」他這麼跟四個早已躍躍欲試的衛兵說著,然後轉身 快速地離開了牢房。                第十六章   「妳的女兒招供了,」那軍官不自然地笑著,對娜拉說著。「現在我能對 她做任何想做的了嗎?」那士官問道。那軍官聳了聳肩,現在他已經對她完全 沒興趣了。「是的,想對她做什麼就做吧。」他轉身離開了牢房,連回頭看一 看的興趣也沒有。   跟那士官單獨留在牢房裏,娜拉感到全身都充滿了恐怖,她知道他們現在 再也不可能放她走了,那士官看著她的眼神像是憤怒的惡魔,而他的陰莖高高 的翹著,翹得又硬又高。   他拉住娜拉的頭髮穿過走道,他不讓她用走的,而用拖拉的,摩擦著她的 膝蓋和臀部,帶她來到一個又小又髒,大約二十呎見方的露天庭院,把她壓在 地上。   他開始用濕的皮繩把她的手臂和腿拉開綁在地上成大字形,他拉得十分得 緊,娜拉感到四肢像要被拉斷似的。「這是個簡易的拷問臺!」他開口說著。 「等太陽把繩子曬乾後,它們還會變得更緊呢!」他大笑著。   這時,娜拉突然感到有東商在她的手臂和雙腿上爬,她努力地抬起頭看那 到底是什麼東西,天啊!是螞蟻!數以千計的螞蟻正在從蟻穴裏爬向她身上。   娜拉感到螞蟻在她身上聚集著,不到幾分鐘她身上就爬滿了螞蟻,它們開 始咬著她的裸體,像是有上億根細針刺在她身上。   她在這些恐怖的生物嚙咬下,感覺特別強烈,她尖叫著哀求那士官放了她 ,她願意為他做任何事,幹他、吸他,甚至舔他屁眼,任何事都可以,只要肯 放了她,他嘲笑著她並開始用手搓動著漲大的陰莖,前後搓動著直到那上面覆 滿了醜惡、淫邪的黏液。   螞蟻們正在咬著她的嫩肉,當它們整群爬滿她身上時,她覺得陰脣像是著 了火一樣,那些螞蟻覆滿了她的腹部和胸部,它們咬著她的乳頭,她已經無法 忍受這種蟻嚙的酷刑了。   「殺了我吧!」她哭叫著,「我受不了了啊!」   她無助地在刺痛的嚙咬下翻騰著,她開始感到那些螞蟻逐漸向她的陰部深 處爬進去,爬到她的陰核,開始咬著她的性器,她想要昏過去,這樣就不會感 覺到自己在那士官的淫穢眼光下如此的羞恥,但是她就是無法昏過去,她完全 地感受到螞蟻的每一下咬嚙。   她的全身都像著了火似的。   那士官站在她身前,眼神充滿了變態的慾望,他瘋狂地手淫著,當他看著 她尖叫著扭動的裸體時,在他身上完全見不到一絲絲的人性了,娜拉看著他睜 睜地瞪著自己,一邊看著螞蟻咬著她,口水一邊從嘴角淌下來。   娜拉用盡全身力氣地尖叫著,但是完全無法打動那士官,她的乳頭正被螞 蟻咬著,痛到了極點,她狂亂地左右扭動著身體,想把螞蟻甩下來,可是完全 沒有用。   她雖然試著想把在胸部和陰部上的螞蟻甩開,但是完全沒有成功,她在酷 刑下狂亂的動作反而更加地激起了那士官的獸慾。   就在那些螞蟻把娜拉咬得開始不由自主地抽搐起來時,她感覺到那士官開 始壓在她的身上,把她身上的螞蟻壓死。   「到此為此,」他說,「這次可不能讓螞蟻吃了妳!」   他的陰莖刺進她的陰部,他就像個地獄裏的瘋狂惡魔般的強暴她,陰莖就 像枝長槍般地刺穿她,他先抽出陰莖到只剩漲大的龜頭抵著她的陰阜,然後用 力地插進去,讓她呻吟著,充滿了變態的慾望,螞蟻們咬著他的陰囊,讓他興 奮得開始痙攣,它們爬進他的屁縫,開始咬他的肛門。   而就在他快要射精時,他及時地從她陰道裏抽出了他的陰莖,向下滑進了 她的屁股,對準肛門後就用力地插了進去,她感到直腸的括約肌被擴張得到了 極限。   他的嘴巴移到她的胸部,開始用牙齒咬著她的乳頭,那些螞蟻馬上開始咬 他的嘴脣,使他的嘴脣流血。   娜拉在這殘忍的強暴下歇斯底里地翻騰著,她祈求著自己能過昏過去減輕 痛楚,可是偏偏這時感官變得更加地靈敏。   那士官在她的屁眼中像野獸般不斷地抽插,最後,他終於進入高潮開始射 精,她感到他的陰莖射出濃熱的精液進入她體內,而他也隨著一股一股精液的 射入發出陣陣野獸般的吼叫聲。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