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推積雜物

推積雜物
日前電視播報一位拾荒老婦人到處撿破爛,堆放於家中。弄得住屋內外又髒又臭又亂,更恐怖的是螞蟻、蟑螂、老鼠等到處出沒。不但家人受不了,鄰居更是無法忍受。多次抗議無效後,地方政府終於出面,派了數十名清潔隊員,花了整整20趟車次,總算把這些囤積的垃圾及穢物清理完畢。
  年初在美國電視上看到有一位有正當職業且表面看似正常的中年男子,多年來在家中堆積如山的廢物,不但不准家人碰觸,也不准別人丟棄。為了囤積東西,他甚至買了一個大貨櫃屋來存放這些琳瑯滿目、五花八門的雜物。不但污染了環境並且塞滿了屋子,根本無法動彈,更不宜再居住生活。為此家人嫌棄而紛紛離家出走,斷了親情也傷了人際關係。最後這位男子終於在親友勸導下被迫去看精神科,並上了電視節目請教專家,設法解決這位中年男子的「怪癖」。 
 
說明
 
  有許多人也喜歡累積一堆沒有價值又無用途東西的人,但如果是收集有趣、有價值的東西或某種特定物品且分類編排整齊,例如:「火柴盒」、「芭比娃娃」、現在流行的「公仔」,可說是一種樂趣、炫耀,甚至投資。但如果什麼都要留著瓶瓶罐罐、舊的鍋碗瓢盆,以及平常人所謂的廢物或垃圾,並且髒亂不堪,影響生活起居,甚至別人要幫他「丟棄」,他都坐立不安,非把東西再從垃圾堆撿拾回來為止。行為嚴重者還會產生「身體不適」等生理反應。這就是一種「病態」了。這種複雜的行為的人是屬於『囤積狂』(hoarding disorder),是一種精神疾病─強迫症行為(OCD: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直到最近幾年才受到精神醫學的注意。此一怪癖雖然多為成年人及老人才有此現象,但也有人從五歲的童年就開始了。這些囤積者的行為是已威脅個人與周遭的人們安全、健康與尊敬。
  這些囤積者多為「完美主義者」,特別對東西的存去想法僵硬,往往自認為「正當地儲存收集」、「不浪費」,很擔心會丟掉「重要的東西」,甚至產生「災難式的預期想法」,還認為「東西留著總有用,沒有了怎麼辦?」,因此不論雜物是否有紀念意義、財務價值、實際功能,都會當寶貝收集起來;有些則是記憶及決策能力有缺損。這些囤積者往往缺乏安全感,覺得自己不被人需要,毫無價值。囤積雜物久而久之覺得自己家中髒亂頗為「羞恥」就不讓人去住處,也鮮少外出訪客,有自尊及人際困擾。如果家人不在附近,這個現象往往很久才為人所知。
  事實上,他們常和其他心理偏差有關聯,如:智障、殘障、過動、憂鬱、成癮、失憶症、飲食失調(厭食症)、阿茲海默症、社交恐慌症。此外有些精神病患也有囤積習癖,甚至會收集尿液、糞便(feces)等穢物。 
 
處理
 
  最早針對囤積者研究的兩位美國醫師:Dr. R. Frost和 G. Steketee 提出CBT(cognitive-behavior therapy)認知行為治療。不過由於這是一種複雜的問題,加上當事人往往缺乏改變的動機並不合作,也頗為抗拒,因此療效並不理想。但可採多管齊下之四種治療方法:丟棄治療(exposure therapy)、認知重建(cognitive restructuring)、預防反應(response prevention)、藥物治療(pharmacologic treatment)。希望能夠改變當事人的認知想法,當囤積念頭產生時,試用其他方式來取代因應,避免囤積。其治療目標如下:
1.避免重複問題:我為什麼囤積?我怎麼會弄到如此?
(不必有理由,強迫性囤積原本就不合邏輯。)
2.容忍強烈的焦慮情緒,並非囤積不可。
3.接受「不完美」的標準:被子不必折成像豆干、罐頭不必按字母排排站。
4.重要的東西收好(帳單、藥品),次要的東西就不必了(報紙、肥皂、牙刷)。
5.練習「so what」的態度,有什麼了不起,少了「它」又不會怎樣!
6.想想花在這些廢物上的時間、精力,值得嗎?可以做更有價值的事取代嗎?
7.已丟棄的東西千萬別再去撿回來!
8.簡化,限量物品,例如:只留半打襪子、只存五個空盒…等。
9.整理重要文件,並存留檔案。
10.勿亂買、亂收集,日常生活用品用光了才添購。
11.講求物品及空間的功能,簡潔明快的空間,生活才有效率和愉悅。
12.猶豫不決時,可以詢問信任的親友意見或尋求專業的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