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春暖花開,又是一個令人興奮的好日子。

春暖花開,又是一個令人興奮的好日子。

  京城,皇宮。

  清晨,一片靜悄悄的……

  自從小燕子和紫薇被接回宮,並且出嫁以後,皇宮好像是冷落了很多呢。不
過還好,總算紫薇和小燕子還留在了皇宮裡了,因為皇阿瑪還是十分喜愛這兩個
格格的。

  寢宮之中,皇上和令妃娘娘躺在床上,還沒有醒來。寢室裡一片昏暗,很久
才可以看清裡面的事物。只見滿地的凌亂不堪的衣服,有皇上的龍袍、龍靴,還
有令妃娘娘的錦服與內衣……

  龍榻上,兩具赤裸裸的軀體正是皇上和令妃。只見皇上寬大的臂膀正摟著令
妃那光滑的肩膀,兩隻手輕垂在令妃的乳房之上。令妃娘娘果然是三宮六院中的
極品。只見她身體白如膏脂,膩而潤滑;胸前的兩對乳房更是大得驚人,並且尖
挺而立;平滑的小腹,竟然像未處世的少女一般;兩腿間那一片迷人的芳草地,
更是令人不知魂魄了……

  “皇上,皇上,您該起身上朝啦~~!”門外的小太監輕聲的說道。

  “哦,朕知道了……”屋內很久才傳出皇上的聲音。

  皇上已經醒來了,他輕輕地起身,在令妃的額頭上親了一下,準備更衣上早
朝。

  “皇上,您醒了?”這時令妃也已經醒了。

  “是呀,該到上朝的時間了。”

  “臣妾不讓皇上走,您留下陪臣妾好嗎?”令妃一把摟住皇上的肩膀,兩顆
碩大的乳房一下子壓在皇上的後背上。

  “好啦,好啦,”皇上轉過身,笑道:“怎麼不懂事了?像個小孩子似的?
朕上完早朝,馬上回來陪你,好不好?”說著,皇上附下身,輕吻了一下令妃的
乳房。

  “啊……啊……皇上,您親得臣妾好舒服,臣妾真的想皇上留下來嘛……”
令妃嬌媚的纏著皇上,並且雙手開始伸向皇上的肉棒。

  “快別這樣,不然一會兒朕上朝的時候會沒有精神的……哦……哦……不過
令妃你的口技倒是越來越好了……”皇上本想推開令妃,卻誰知道被令妃看家的
口技征服了,被迫再次倒在床上……

  令妃不緊不慢地吸著皇上的肉棒,只見皇上的肉棒足足有……三寸長?!原
來皇上是天生的陰莖短小,並且是包皮過長的那種。還好皇上的肉棒夠粗,不然
真的會很沒面子的……:D

  令妃的朱唇輕輕隆起,漸漸地推開皇上龜頭上的包皮,露出鮮紅的龜頭來。

  “皇上,您的寶貝真的讓臣妾喜愛呢。雖然短小,但是卻更加顯得玲瓏呢,
還有哦,好長的包皮呢,裡面還有很多污垢呢……”

  “別那麼多的廢話了,趕快舔啦!”皇上這時候也已經慾火上身了,根本不
能停下來的。

  “是,臣妾這就舔……”說著令妃再次吞吐起皇上那碩……碩……碩小的肉
棒來。

  肉棒在令妃的櫻桃小口中進進出出,忙個不停,好像不知道累似的。但是皇
上好像是支持不住了:“令妃……快……快……不要停……使勁……朕會……好
好……寵幸……你……你……你的……”

  “謝皇上!”令妃張口說道。

  “不~~要~~停!!!”

  “是。”

  “撲哧撲哧……撲哧撲哧……撲哧撲哧……”

  ……

  “令妃……快……再努力……朕……要……要……射了……別停……快……
啊……哦……射了……”

  一股白濁的精液從皇上那碩小的棒棒中噴出,射到令妃的口中、臉上,還有
白嫩的胸脯上……

  “……呼……累死朕了……該上早朝了。”皇上這時像他的寶貝一樣顯得無
精打采。

  “皇上……臣妾……臣妾還要嘛!還沒有爽夠呢!”令妃再次跑到皇上的肉
棒前。

  “不來了,朕真的要上朝了。”皇上推開令妃:“來人,更衣!”

  這時,門外走進來一隊宮女,開始給皇上更衣。這些宮女每天早上都要給皇
上更衣的。並且,這些宮女都是在令妃這裡精心調教出來的,就是為了給皇上帶
來不同的享受。

  原來這些宮女都身穿著薄如蟬翼似的衣服,打扮的十分的嬌媚。兩個宮女用
半溫的毛巾開始為皇上擦拭全身,到擦皇上的肉棒時,兩個宮女都十分的仔細。
擦拭完畢,這時又走上來兩名宮女,一前一後伏在地上:“請皇上出恭!”原來
這兩個宮女是人工的馬桶。

  皇上蹲在兩個宮女中間,開始排洩。黃濁的尿液飛濺在前面宮女的口中,而
後面的宮女則正在貪婪的舔食著皇上的大便。皇上排洩完,兩個宮女又把皇上的
屁眼和尿道舔乾凈。最後走來的宮女把上朝的龍袍穿在了皇上的身上。

  “朕要上朝了,每人賞一個香吻!”皇上給令妃和那一隊宮女每人一吻,便
離開上朝去了。

  時辰已經過去很久了,大臣們已經在大殿上等的不耐煩了。

  福倫叫來一位小太監:“請問公公,皇上他……?”

  “福大人,皇上這陣子在令妃娘娘那裡,一會兒就到的。”

  “謝謝公公了。”

  “福大人您客氣了。”

  果然,正像小公公說的那樣,皇上一會兒便到了。皇上在龍椅上坐穩,開口
道:“眾位愛卿,實在是不好意思,朕今天身體不適,所以上朝晚了。”

  “皇上龍體金安,願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其實眾臣都十分清楚皇上
來晚的原因。

  “眾位愛卿,可否有什麼奏折麼?”

  “啟稟皇上,”福倫大人走到大殿之中:“今有從羅剎國(RUSSIA)
供奉來的侍女五名,現正在殿外。”

  “羅剎國?”皇上想了想,問道:“這羅剎國的侍女是什麼樣子?”

  “回皇上,全是金髮碧眼,鼻樑高挑。”

  “是嗎?快!宣來見朕!”

  “喳!”太監昂首向外宣道:“皇上有旨,宣羅剎國侍女進殿!”

  不大工夫,五名羅剎國侍女走進大殿。皇上此時眼睛都看直了,只見五名羅
剎國侍女身穿異國服裝,個個身材高挑、乳房碩大、屁股圓潤。

  “好好好好!真的是太好了。朕收了。”皇上此時真的是很高興。

  “皇上,”福倫問道:“這些侍女已經供奉完了,不知道皇上還有什麼吩咐
呢?”

  “眾位愛卿如果沒有什麼事情就請退朝吧,朕也是累了。”

  眾位大臣紛紛走出大殿,各自回府去了。皇上也走下朝房,到後面仔細的欣
賞那五位羅剎國美女去了……

  單說福倫福大人。福大人退朝後,馬上乘坐官轎回到府中。

  花園中,福晉正在和一群丫鬟散步。

  “春梅,你看,這些花真的是好美好美哦!”福晉對身邊的丫鬟說。

  “是呀,真的好美。”

  “看起這些花,就讓我想起當年的我來了。”附近雙手捧起一朵花,幽幽地
說道:“那年,咱們家老爺到外面辦事,在路上看到了我,那時侯,我還是一個
窮苦人家的孩子。雖然身上的衣服破舊,但是卻掩飾不住我美貌的面龐……”

  旁邊的丫鬟聽後也不敢笑出聲來,都紛紛低頭使勁的咬住自己的嘴唇,盡量
不發出聲音。

  “老爺在街道上遇見我,那時侯我正在賣自己燒制的夜壺。老爺也許是看見
我長的美麗,所以翻身下馬,來到我的面前,問道:‘你的夜壺要多少銀子?’
我不敢去看他,只好低頭說:‘只要三文錢。’老爺順手拿起一個夜壺,看了看
說:‘這夜壺的口好像小了點,有沒有大些的?’我急忙說道:‘有的,有的,
不過在我的家中。’老爺聽後,對周圍的官兵說:‘你們先回去,我一會兒再回
去。’一會兒,官兵都走掉了。我便和老爺回到家中……”

  “那後來呢?”福晉身邊的丫鬟春梅好奇的問道。

  “後來?……後來老爺到我的家中都說我燒制的夜壺口太小,要我親自給他
做一個合適的夜壺。我只好答應了,便拿來尺子給他量……寶貝……”

  “福晉,‘寶貝’是什麼?”春梅問道。

  “……你現在還小,等以後嫁人就會知道了……”

  “……那……那後來呢?”

  “後來?後來我給老爺量寶貝時,看見果然是好大呢!叫我喜歡的不得了,
我真的恨不得給他……”

  “老爺回來啦!”只聽到花園外管家大聲的招呼著。

  這時,福倫已經走到花園中來:“夫人,你在這裡?”

  “老爺,你今天上朝怎麼這樣的早?”福晉問道。

  “哦,皇上今天收了從羅剎國來的五名女子,現在正在‘欣賞’呢。所以就
早早退朝了。”

  “原來是這樣。”福晉點點頭。

  “夫人,我們到屋裡說話。”福倫扶著福晉慢慢走進裡屋,對下人們說道:
“你們都下去吧,沒有什麼事情不可以進來。”

  “是!”下人們都退出了花園。

            第二章:福倫與福晉

  福倫的府中這時候很安靜。雖然是白天,但是畢竟府中只有兩位年歲高的主
人,所以顯得比較的安靜。

  府中花園後面的房子緊閉著門窗,隱隱約約好像聽到有人的呻吟與喘息聲。
原來,這間屋中,福倫與福晉兩個人正在做著巫山雲雨之事。只見福晉這時已經
一絲不掛了。

  經常養尊處優的福晉皮膚依舊顯得十分光滑,還很像少婦的皮膚;但是胸前
的兩對乳房卻很明顯的垂落到腹部,乳暈很黑,一看就知道經常被人吸吮;兩腿
間私密處上的陰毛也已經快脫落乾凈了,依稀可以看見那條老溝。

  福倫大人身上的官服這時也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只見他雙手揉搓著自己的
肉棒,並用淫慾的眼神看著身旁赤裸的福晉,很快那條肉棒就六、七寸的身高。

  “老爺,沒有想到,您這樣的年紀,這條老雞巴還是那麼堅硬哦!”福晉貪
婪的望去,恨不得馬上舔個夠。

  “人家都說,女人四十,如狼似虎。可是你已經五十多歲的人了,怎麼還是
沒有夠呢?”

  福晉笑道:“老爺,難道這樣不好嗎?您不喜歡奴家的嫩穴了?”

  “還嫩穴呢?我看像個老洞了!”

  “好啦!好啦!嫩穴也好、老洞也好,總之沒有老爺這根老雞巴,奴家就真
的要死掉了啦!”說著福晉拉過福倫的老槍,就用嘴服務起來。

  “真的沒有想到,當年你做的夜壺,最合適還是你這把呀!”福倫微閉著雙
眼,細細的品味。

  “那奴家這次就再當一回夜壺好啦?”說著,福晉張開嘴,雙手托起福倫那
根百戰沙場的老槍。

  “好!就讓你再當回夜壺!”福倫高興的說道。只見福倫低哼一聲,從尿道
口射出一道黃濁的尿液,直向福晉的口中。

  “唔……唔……好喝……唔……老爺的尿液真的想瓊漿……唔……”福晉一
滴不剩的吞下福倫的尿液,並且舔舔嘴唇,一副回味的淫蕩像。

  “夫人,這麼多年,你還是那麼的淫蕩哦!”福倫笑道。

  “老爺~~”福晉嬌媚道。

  “是呀,這麼多年,也就只有你才知道我的傷處啦!”福倫嘆道:“是呀,
這些年也難為你為我舔屁眼,才能為我解除便秘的痛苦……”

  原來,福倫得了便秘的毛病,只有通過舔屁眼潤滑,才可以排出大便來。否
則將會很痛苦。

  “老爺這是哪裡的話?!奴家也真的很喜歡給老爺舔屁眼呢!”福晉依偎在
福倫身旁,嬌聲說道。

  “真的?”

  “真的呢,奴家就是喜歡老爺屁眼那怪怪的味道。”

  “哈哈哈……哈哈哈……好!快舔!”說著,福倫扶著桌子,撅起自己的屁
股,露出黑黑的屁眼。

  福晉急忙爬過去,用手分開福倫的兩塊屁股上的肉,將屁眼露出得更大。只
見福倫的屁眼好像是未開的菊花,緊緊的綣在一起。福晉用舌頭輕輕的舔著福倫
的屁眼,很認真的樣子呢,並且舌尖努力的向屁眼深處頂去。

  “好舒服哦!福晉,快!用你的手指挖挖!”

  “是!”福晉急忙用唾液沾濕自己的手指,輕輕的杵進福倫的屁眼之中,慢
慢的抽插起來。

  “哦……哦……啊……哦……好……舒服……福晉……夫人……哦舒服……
哦……”福倫大人一邊呻吟,一邊美美的享受著。

  “老爺,您的屁眼好像開始蠕動了,估計快要好了啦!”福晉在福倫的屁眼
處仔細的觀察著。

  “是嗎?再努力,讓我的便秘能夠排出大便吧!”

  “是!奴家馬上來!”福晉再次用手指輕插著福倫的屁眼……

  過了半個時辰,只聽屋中一聲悶響,福倫大人終於把今天便秘的大便排了出
來,並拉在福晉白嫩的臉上。福倫轉身走到福晉面前,只見福晉白白的臉上,躺
著乾燥而又發黃的大便,並且還冒著微微的白氣。這一切的景像使福倫的那根老
槍再次挺立如斯。

  “夫人,來!讓我給你通通老穴。”福倫一把按倒福晉在冰冷的地上,準備
插穴。

  福晉急忙阻止道:“不!不行!”

  “為什麼?”福倫大人有些不高興的樣子:“難道你不相信我的老雞巴?”

  “不是的!奴家相信老爺啦!只不過是在地上做會很冷的,我怕老爺的關節
炎……”

  “還是有老婆好!處處都在為老公著想。”福倫笑道,並抱起了福晉來到床
上,分開福晉的大腿:“夫人,你的肉洞還像以前那樣呢,很鮮很紅,一張一合
的,好像要吃掉你老公我的雞巴似的!”

  “老爺,奴家的穴不光要吃掉您的雞巴,還要吃掉您的人呢!”

  “哈哈哈哈……!你這個老婊子!福倫我一生就是喜歡婊子樣的女人啦!哈
哈!”福倫伏下身軀,將嘴唇湊近福晉的老洞口,舔了起來。

  “啊!……哦……哎呀……哦……老公……”福晉這時候好像是受不了這樣
的刺激,已經慾火中燒啦!她揉搓著自己的那對鬆弛的乳房,捏著自己那對黑褐
色的乳頭,並發出淫蕩的呻吟聲。

  “老婆,沒有想到你的老穴還是會流出很多的淫水來的呀!”

  “這就是老樹開新花,枯井又有水啦!”福晉真的很騷浪。

  “好!今天我就叫你開上花!”說著,福倫將自己的老雞巴突然插進福晉的
小穴中。

  “哦!好痛!”福晉痛得一身冷汗:“老爺,你的老雞巴也依然讓奴家喜歡
呢!真的好大!”

  “夫人,別怕痛,老槍也是槍,小槍也是槍,是槍扎人就會痛,還請夫人莫
驚慌!”

  “嘻嘻……老爺就會說些淫詩挑逗奴家。”

  “那麼……你喜歡還是不喜歡呢?”這時,福倫開始在福晉的小穴中做抽插
的動作了。

  “哦……啊……哎……哦……奴家……哦……喜歡……啊……啊……哎……
真的……喜……”

  “福晉……你……這……老騷貨……真……真的……讓……我……喜歡……
的……緊呢……啊……”

  “老爺……你的……雞巴……快……快……快插……啊……奴家……癢……
癢……”

  就這樣兩具肉身在床上翻來覆去,弄的床上一片狼藉。福晉臉上還有剛才福
倫大人拉的大便,這時候也已經被弄得床上到處都是啦!床上到處都是淫水、尿
液、糞便、口水,滿屋縈繞著陣陣的淫聲浪語。

  “老爺……啊……啊……奴家……不行……了……哦……要升天了……洩了
啦……啊……”

  隨著福晉的一聲哀鳴,福晉射出了全部的淫水。福倫也在這次山洪中排出了
自己的精液,癱倒在床榻之上……

  “老爺,您真的還是好能幹!奴家喜歡呢!”

  “那麼,以後我們天天做好不好?”

  “那……一切就都聽老爺的吩咐啦!”

  “哈哈哈……你這個賤人,我就是喜歡!……”

            第三章:漱芳齋的奴才們

  “五阿哥吉祥!福大人吉祥!~~”漱芳齋門口的小卓子小鄧子遠遠就看見
五阿哥和福爾康。

  “你叫我什麼?”爾康問道。

  “對了對了,應該改叫駙馬爺才是。”

  “哈哈哈……你小子,就會見風使舵。”爾康笑著,和五阿哥邁步走進漱芳
齋。

  “老公!”
  “老公!”

  紫薇和小燕子都歡歡喜喜的分別撲到自己的愛人身上。

  “老公,你有沒有想念我?”紫薇貼在爾康的胸前,兩顆乳房正好擠在爾康
的小腹上。

  “有!爾康當然有想你!”爾康突然湊到紫薇的耳邊,小聲說道:“昨晚因
為夢見我和你作愛,自己手淫了好幾次,弄的雞巴現在還很痛呢!”

  “爾康……你……壞……”紫薇一下子臉就紅了:“你老是挑逗人家,弄的
人家現在穴裡很癢……”

  “是嗎?好,我們到後面,我給你止止癢。”

  “……這……好吧,那麼我也給你揉揉寶貝,看它還痛不痛了,好嗎?”

  “好!”爾康欣喜道,拉著紫薇就往東廂房走去:“五阿哥,我和紫薇去東
面廂房,一會兒就請你和小燕子在西面廂房吧。”

  “好的!”五阿哥笑道:“別把紫薇弄痛哦!不然做兄弟的可不能饒你!”

  小燕子也拍手笑道:“爾康,你可要用功哦!昨天晚上我看見紫薇在用蠟燭
插穴,說是練習一下。”

  “討慶啦!小燕子!”紫薇這時候的臉更加的紅:“那麼……那麼你不是跟
我一樣,也用蠟燭插穴練習!”

  “對呀,”小燕子點點頭道,“我們這是‘撲哧撲哧’嘛!”

  一旁的爾康和五阿哥笑的前仰後合:“小燕子,應該是彼此彼此。不然,我
們還以為你們兩個插的很爽呢!”

  “好啦好啦!我們真的要進去了。”爾康牽著紫薇的手走進東面廂房,關上
了房門……

  “小燕子,我們也到西面廂房裡去吧?”五阿哥問道。

  “好吧,誰叫我的小穴不掙氣,見到你就流口水呢!”

  五阿哥和小燕子也笑眯眯的跑進屋,做起抽插的事情來了……

  ……

  兩個格格和自己的心上人都已經雙雙進屋插穴去了,大廳裡只剩下小卓子、
小鄧子、明月、彩霞。

  “格格們都去那個啦!我們也該休息休息啦!”小卓子對小鄧子笑笑。

  “是呀,我們去休息一下。”

  小卓子、小鄧子剛要出門,卻看見明月、彩霞好像很難受的樣子。

  “明月、彩霞,你們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呢?”

  “不!沒有。”明月搖搖頭。

  “因為我們看見格格們插穴,心裡真的很癢呢!”彩霞嘆氣著。

  “唉!可惜我們兩個奴才是太監,要不然一定不會讓明月、彩霞失望的!”
小鄧子也嘆了口氣。

  ……

  “對啦!我有主意啦!”這時小卓子一拍大腿,高興的跳了起來。

  “什麼辦法?”大家都湊了過來。

  “咱們格格不是做了一個叫‘跪的容易’嗎?今天我小卓子就做它一個,叫
‘插的容易’!!”

  “插的容易?”大家一副迷惑不解的樣子。

  “哎呀!就像格格們一樣用蠟燭、黃瓜啦,幫助明月和彩霞姐姐好不好?”

  “好呀!”小鄧子笑道:“小卓子,沒有想到你還是很聰明的呢!”

  “哪裡哪裡!”

  說做就做,小卓子、小鄧子很快的便找來兩支蠟燭,走進剛才約定好的小屋
內。這時,屋中的明月彩霞已經迫不及待的脫光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焦急的
等候小卓子、小鄧子啦!小卓子小鄧子一看見明月彩霞的裸體都傻掉了,都紛紛
伸直了自己的胳臂。

  “你們伸直胳臂做什麼?”明月問道。

  “我們做太監的,進宮就割了雞巴,看到明月、彩霞長的美麗,只好用挺直
的胳臂代表我們那挺直的雞巴啦!”

  “哎呀!你們兩個壞死了!”彩霞笑罵道:“我們趕快開始吧!”

  於是,小卓子小鄧子便躺在地上,將蠟燭夾在兩腿之中。明月彩霞騎坐在他
們的身上,將濕滑的小穴對準蠟燭,一下子就插了進去。

  “啊……哦……啊啊啊啊……哦……舒服……死了……哦……”明月、彩霞
邊活動腰身,邊淫聲浪叫著。

  “原來明月彩霞已經不是處女之身了?”小鄧子問道。

  “是……是的……我……我們……是……被五……阿哥……和爾康少……少
爺……幹過的……啦!……哦……”

  “原來如此!”

  “小卓子、小鄧子,……快……快吸吮……我們……的……乳……乳頭……
快……哦……”

  小卓子小鄧子急忙抱住明月、彩霞,吸吮起她們的乳頭來。

  “哦……哦……啊……受不了……哦……癢死了……啊……我們……要……
飛……一……一樣……哦……啊……哦……”

  “兩位姐姐的乳頭也好嫩呢。我們兄弟愛吃的不得了!”小卓子小鄧子貪婪
的吸吮著,很美妙的樣子。

  “哦……啊……我們……要……哦……出來了哦……啊……啦!……洩……
掉了……哦……啊!……”

  伴隨著明月彩霞的高聲呼喝,便相繼洩出了自己的陰精,變的疲憊不堪了。
小卓子小鄧子的衣服上全是明月彩霞的愛液。

  “今天真的要謝謝你們兩個啦!”明月、彩霞很感激的樣子。

  “沒有關係啦!只要兩位姐姐想要,我們兄弟倆一定會讓姐姐們滿意的!”
小卓子和小鄧子都開心的笑道。

  ……

  “小卓子、小鄧子、明月、彩霞!你們跑到哪裡去了?”院子外面響起小燕
子的呼喊聲。

  “哎呀,原來格格們都已經做完事情了。”四個下人急忙收拾衣服。

  總算是收拾好了,但是小卓子和小鄧子衣服上那明月、彩霞的愛液卻沒有擦
拭乾凈。四個人急急忙忙跑到院子裡。

  “格格吉祥。”

  只見小燕子和紫薇兩人的雙頰都是紅艷艷的,一看便知道剛才做過那些抽插
之事。因為明月、彩霞的臉也是這個樣子。

  爾康看了看這四個人,停了一下,轉身對小燕子和紫薇說道:“時間也不早
了,我和五阿哥也該回去了。明天我們再來,好嗎?”

  “老公!”
  “老公!”

  “好啦!好啦!”五阿哥笑道:“我們明天還是會來的,何況我們還是捨不
得老婆們的嫩穴呢!”

  “真的是懷死啦!”

  “紫薇,我有些事情要小卓子、小鄧子他們辦一下,一會兒你叫他們和我去
好嗎?”爾康面無一點表情地問道。

  紫薇倒是沒有發覺什麼:“好。”

  “那麼,我和爾康就走了,明天見!”

  “老公再見!”
  “老公再見!”

  “小卓子、小鄧子你們跟著我。”爾康走到門口時,叫上了他們兩個太監。

            第五章:廚房會柳紅

  這天大清早,小燕子便吵吵鬧鬧起來了。

  “不行啦!不行啦!我非得要出去不可!”小燕子大呼小叫著。

  紫薇一把拽住小燕子,問道:“這又是怎麼了?”

  “唉!你可不知道,”小燕子神經兮兮地說道:“昨天我做了一個夢,夢見
我們曾經救過的那個賣藝的小姑娘小鴿子被一個又老又醜的男人給姦了。”

  “所以你就要吵著鬧著要出去,找我們的小鴿子,是不是?”紫薇笑道。

  “喂!紫薇,你真的是好聰明呢。真的一下子就猜到我的心事了!”小燕子
高興的說:“那我們出宮去找她好不好?”

  “不好。”紫薇斬釘截鐵的說道。

  “為什麼?”小燕子有些不高興,撅起了小嘴。

  “小燕子,你要想想,我們的皇阿瑪為了接我們回來,已經費了很大的心血
了,如果我們再出去的話,會對不起皇阿瑪的。”紫薇柔聲說道。

  “唉!反正我也是說不過你。”小燕子生氣的說;“還是你的嘴厲害!”

  “哪裡呀!”紫薇笑道:“我看,還是小燕子的嘴厲害。上次聽五阿哥說,
你把他的雞巴吸的又紅又腫呢!”

  “好哇!紫薇!現在連你也開始欺負小燕子了!”小燕子更加生氣了。

  “好啦!好啦!對不起。小燕子!”紫薇笑眯眯的說:“如果你要是想念小
鴿子的話,我們可以讓柳青、柳紅兄妹幫我們把她接來,不就是好了嗎?”

  “嘿!紫薇!你真的是我的好紫薇呀!”小燕子聽到這裡終於破涕為笑了。

  “好啦!一會兒,我讓爾康帶個話到會賓樓,讓柳青、柳紅馬上就動身接小
鴿子,好嗎?”

  “好!好的不得了!我現在簡直快樂的想老鼠!”小燕子又跑又跳,真的是
激動萬分。

  ……

  在爾康去漱芳齋的時候,紫薇把小燕子想要見小鴿子的事情向爾康說了,爾
康也答應一會兒就到會賓樓向柳青、柳紅說。

  果然,下午的時候爾康便出現在會賓樓的門前。會賓樓好像越來越冷清了。
爾康邁步走進會賓樓,廳堂的客人很少,只有零零星星的幾個人。遠處可以看到
柳紅正在算帳。

  “柳紅。”爾康坐在一張桌子前,笑著向柳紅吆喝著。

  “呀!爾康!”柳紅一見是爾康,急忙放下手中的帳本跑了過來:“爾康,
怎麼今天有空來會賓樓?”

  “柳紅妹子,你真的是越來越漂亮啦!”爾康笑了笑:“是這樣的,小燕子
想見見我們上次救來的小鴿子,所以這次要麻煩你和你哥哥幫忙跑一趟了。”

  “沒問題!我們一定會把小鴿子接回來的啦!”柳紅點點頭。

  爾康看了看四週,問:“怎麼會賓樓現在的生意這麼不好?咦?怎麼這麼半
天沒有見到柳青和金鎖呢?”

  “唉!不要提他們兩個了!”柳紅生氣的坐在椅子上。

  “怎麼了?柳紅?”

  “自從哥哥把金鎖娶來,便天天和金鎖在屋裡插穴、操穴。他們現在連經營
會賓樓的心思都沒有了。哥哥和金鎖嫂子還說,要是會賓樓再經營不好的話,就
改開妓院,叫‘會春樓’呢!”

  “呵呵!我看這個柳青也是初成男人,剛剛接觸女人,以後就會好的啦!”
爾康安慰著柳紅。

  “什麼初成男人?剛剛接觸女人?”柳紅生氣的說:“金鎖嫂子還沒有過門
前,哥哥每晚都是和我插穴操我的呢!”

  “噢!~~柳紅,原來你是在吃他們的醋呢!”爾康明白了。

  “我就是喜歡我的哥哥。”柳紅低頭紅著臉說。

  爾康笑了笑:“柳紅,那麼別的男人的雞巴,你喜歡不喜歡呢?”

  “誰的?”

  “我的。”說著爾康把柳紅的手牽到自己的雞巴上。

  柳紅的臉一下子變的十分的甜蜜:“爾康哥哥,快!你的柳紅妹妹自從金鎖
嫂子嫁過來的時候,到現在都沒有嚐過雞巴的味道了呢!”

  “柳紅,不行呀!你看,會賓樓現在還有幾個客人呢!”爾康為難道。

  柳紅笑了笑:“爾康哥哥,你先脫光衣服到我的屋裡等我好嗎?我打發了他
們就回來。”說完,柳紅從門後抄出一根木棍大聲喊道:“吃飯的都給我滾到外
面去!”

  幾個吃飯的客人看到眼前站著的母夜叉似的柳紅,嚇的拔腿就跑。轉眼,會
賓樓就變的安靜極了。

  柳紅關上門,轉身一看,原來爾康沒有走,還是站在那裡。

  “爾康哥哥,怎麼沒有到我的屋中去脫衣服呢?”柳紅很失望。

  “柳紅妹妹,我們到廚房去做好嗎?”

  “哥哥你真的好壞!下流的要到廚房去。”柳紅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卻一直
拉著爾康來到廚房。

  廚房裡到處都是蔬菜和魚、鴨、雞、豬肉等等。

  “妹妹,我們開始吧。”爾康開始脫衣服,並且很快就已經一絲不掛了。

  “爾康哥哥,你的雞巴好大好大哦!柳紅喜歡。”柳紅急忙捧起爾康那粗黑
的雞巴舔了起來。“好吃!你的大肉棒!”

  爾康靠在灶台上,盡情的享受柳紅的口技。

  “柳紅……你……的……口技……好……棒……哦……”爾康一副陶醉的樣
子。

  這時,爾康看見廚房的盆中有幾隻拳頭大的甲魚,便撈了出來,讓甲魚咬住
柳紅那醉人的乳頭。

  “啊……哦……啊……”柳紅經受不住這樣的刺激,一下子吐出了爾康的肉
棒。爾康借機將柳紅按翻在地上,將一根洗好的黃瓜插進了柳紅的陰道。

  “啊……哦……好哥哥……哦……黃瓜……雞巴……舒服呢……”柳紅興奮
的亂喊著。

  “小騷貨,原來你如此的淫蕩呢!”爾康笑了笑,又將另外一根黃瓜插進了
柳紅的屁眼裡。

  “哦……親……哥哥……柳紅……舒服……死……死了……哦……啊……兩
根……黃瓜……插……插的妹妹……喜歡……哦……呢……”

  爾康站起身來,看了看廚房,將一些做飯用的作料拿了來:“柳紅,咱們再
玩更刺激的好嗎?”

  “啊……好……哦……只要……能給……柳紅的……穴……止癢……就……
好……”

  “好的,這次保證柳紅妹妹你從來沒有享受的快感呢!”說完爾康將插在柳
紅陰道中的黃瓜取出,然後將一些辣椒面倒進了柳紅的小穴中去,再把黃瓜又插
進了柳紅的肉洞之中。

  片刻,柳紅有了反應了:“哥哥,柳紅……現在……的……穴……裡……又
辣……又……癢……哦……”

  “柳紅,快抽插黃瓜呀,這樣會止癢的啦!”爾康在一旁笑看著。

  柳紅這時候開始瘋狂的抽插在自己穴中的黃瓜:“黃瓜……雞巴……哦……
癢……啊……穴癢哦……啊……啊……爾康……哥哥……救……我哦……啊……
啊……”

  又過了一些時間,爾康看柳紅好像是已經不能在堅持了,於是急忙將黃瓜全
部拿掉,插上了自己的粗黑雞巴。

  “哥哥!還是……你的……大……肉棒……好……舒服……哦……喜……歡
啊……啊……哦……”

  這時的爾康開始瘋狂的抽插,一百下、兩百下……終於,兩個人在同時高潮
的時候,紛紛射出了自己的精華。

  爾康拿掉仍然咬住柳紅乳頭的甲魚,將自己的頭依偎在柳紅的胸上。

  “爾康,以後我們還會再這樣的作愛嗎?”柳紅問道。

  “會的,只要你仍然喜歡你爾康哥哥的大肉棒……”

  “我喜歡……永遠……喜歡你的雞巴……”

  ……

  不知道兩個人睡了多久,突然廚房的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了……

            第六章:再續舊情

  會賓樓的廚房門被推開了,從門外走進來一個人,這時候,廚房屋中的爾康
和柳紅還沒有醒來。

  那個人輕輕走到爾康的身邊,低聲的呼喚著:“爾康……爾康……”

  朦朧之間,爾康掙開了雙眼。“金鎖?”爾康看清了眼前的人原來是金鎖。

  這時,柳紅也被叫聲吵醒了:“金鎖嫂子,對不起,我們失態了。”說著,
柳紅急忙穿好衣服:“金鎖嫂子,我到廳堂去了,可能柳青哥哥在等我了呢。”

  “你快去吧,柳青是在找你。”金鎖答應了一聲。

  柳紅很快就出去了。

  “金鎖……”爾康說著,就要穿衣服。

  “別……先別穿衣服……爾康,難道我……真的還是……讓你討厭嗎?”金
鎖說著,眼眶已經濕潤了:“你都可以和柳紅做那樣的事情,為什麼卻不願意和
我做呢?我嫁給柳青,雖然生活很好,但是心裡依然是想念著你的呀。”

  “金鎖……”爾康頓了頓,“我其實也是十分的喜歡你的。你美麗、善良、
眼睛大、奶子高、屁股圓……但是我……”

  “什麼都別說了,讓我來服侍你一次好嗎?”說完,金鎖就撲倒在爾康的身
上,揉搓著爾康的雞巴。

  爾康一把推開金鎖:“金鎖,聽我說,現在不行。因為你老公柳青現在就在
附近,而且剛才我也射精了,今天是沒有力氣了。不過很快柳青柳紅就要出門去
接小鴿子了。到時候我再插爛你的嫩穴好不好?”

  金鎖聽後覺得也有幾分道理,便同意了。於是幫助爾康穿好衣服一起來到廳
堂之上。

  廳堂上,柳家兄妹已經坐在一起了。

  “柳青!”爾康招呼著,忙跑了過來。

  祇見柳青面頰黑瘦,兩眼無神。

  “怎麼?柳青,你病了嗎?”爾康關心的問道。

  柳青笑笑說:“沒有……沒有,祇是……房事過多而已。”

  “呵呵,柳青。我說你看來是真的很走運呢。要不是金鎖那麼可愛,你也不
會這麼用‘精’呀!”

  “是呀,金鎖這丫頭,不知道從哪裡學來的‘吸陽功’,弄的我都招架不住
了。”

  “哈哈,她哪裡是什麼‘吸陽功’啊,那是……”爾康本來要說下去,但是
卻看見金鎖正用生氣的眼神瞪著他,於是急忙改變了話題,“柳青,我這次來是
有事情求你了。”

  “爾康,什麼求不求的,你說好了。我柳青一定幫你辦好。”柳青拍了拍胸
脯。

  “好!小燕子和紫薇很想念那個咱們救過並留在賀家的小鴿子,所以還請麻
煩你們兄妹幫助給接來。”

  “好說,好說!”柳青笑道,“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原來竟是這麼簡單的
事情。我們明天就動身去好啦!”

  “那真的是太好了!”爾康點點頭,“時辰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希望你
們能夠早去早回。告辭!”爾康轉身走出了會賓樓。

  “我們不送了。再會!”

  ……

  次日,柳青柳紅兄妹一大早就前往賀家去接小鴿子了。

  不題柳家兄妹,單說爾康。

  中午的時候,爾康急匆匆的趕往會賓樓。會賓樓的大門被鎖了,爾康從後門
走了進去,金鎖早就脫光光地在等待爾康了。

  一進屋,爾康便把所有的衣服都脫掉了:“金鎖,我的好寶貝。你的爾康哥
哥來啦!”

  金鎖那起伏不定的肉峰,像兩個又白又大的饅頭:“爾康,你怎麼這麼晚才
來?害得人家剛才手淫了好幾次。”

  “對不起,我的好金鎖。哥哥一會兒補償給你。”

  “人家要罰你!在你……在你的雞巴上……畫烏龜!”金鎖笑道。

  “好好好!畫個大烏龜!”爾康說著把粗大的雞巴展現在金鎖的面前。

  “呀!好大!真的比柳青的肉棒要大呢!”

  “是嗎?那我可要你試試了。”爾康想按倒金鎖,準備插穴。

  “不行!”

  “為什麼?金鎖?”

  “因為你還沒有畫烏龜!”

  “哈哈哈!好!畫烏龜!”爾康大笑,急忙拿起桌子上的毛筆,遞給金鎖。
金鎖真的在爾康的肉棒上畫烏龜了,一筆一劃的,弄的爾康很癢。

  “好……金鎖……好……哦……舒服……啊……你的……畫技……太……好
了……啊……”爾康簡直要舒服死了。

  金鎖畫好烏龜,放下筆說:“好爾康哥哥!我們開始插穴,好不好?”

  “不好,爾康我來了畫性!要給你的小穴畫上山洞。一會兒叫我的‘烏龜’
爬進你的‘山洞’!”

  爾康也拿起筆在金鎖的肉縫上畫出一個山洞的樣子,小穴就是山洞啦!

  “爾康,我……要……要……嘛……!”

  “你要什麼呢?”爾康明知顧問。

  “討厭!你好壞!我……要……烏龜!”金鎖的小臉紅的可愛。

  “烏龜?那好,我去河邊給你抓烏龜!”爾康假裝裝傻的回答!

  “討厭!我生氣了!金鎖想要爾康哥哥的烏龜嘛!就是你肉棒!”說完,金
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撲倒爾康,將小穴對準爾康的肉棒一下坐了下去。

  “金鎖!你……真的……是……夠騷……夠浪的……哦……爾康……我……
喜歡……最深的……就是……啊……哦……你……哦……啊……啦!……”

  “爾康……我的……山洞……緊……不緊……呢……哦……?”

  “緊……真的……好啊……哦……緊……呢……我的……烏龜……都……開
始……啊……哦……生氣……了……”

  “那就……讓……烏龜……快……快……哦……發脾氣……啊啊……哦……
快……啊……!”

  “好!”爾康抓起金鎖的玉腿,將自己的雞巴狠狠的往金鎖肉穴裡送:“操
死你!……幹……死……幹死……你……這……穴……”

  “好……哥哥……穴……要爛掉……啊……哦……啦……哦……”

  轉眼一個時辰就過去了,爾康和金鎖兩個人也都快要到達高潮了。屋內一片
淫聲浪語。

  最終,爾康將滾燙的精液射進了金鎖的小穴之中,兩人雙雙倒在床榻之上。

  “爾康……我喜歡你……一直就是喜歡……你!”金鎖柔聲的說著。

  “金鎖,我也是!祇是紫薇她嫉妒心太強,要不然我就真的把你給娶來了。
真的!”

  “我知道,你是好人,你真好!”

  “你爾康哥哥不是好!而是色!呵呵……”爾康說著再次將雙手握住金鎖那
對肥乳。

  “你真壞!”金鎖嬌媚的笑著。

  “你看你!一會兒說我好,一會兒說我壞。看來爾康我得教訓教訓你啦!”
說著,爾康再次提槍上馬,開始第二次的扎金鎖!

            第七章:小槍初識女人味

  皇宮之中,皇后和容嬤嬤正在一起談心。

  自從皇后她們和小燕子紫薇冰釋前嫌後,便一直把自己關在屋中閉門思過,
真的在也沒有找漱芳齋的麻煩呢,容嬤嬤也是比以前收斂了很多。

  這天,皇后和容嬤嬤在一起聊天。

  “皇后,這麼長的時間裡,皇上都沒有到這裡來了。”

  “是呀,皇上一定還在生咱們的氣呢!”皇后幽幽地說。

  “再這樣下去,皇后怎麼受得了呢?”容嬤嬤急道:“只有奴才知道皇后是
天天離不開肉棒的人呀!”

  “容嬤嬤你不要再說了,不是每天有你在幫助我嗎?”

  容嬤嬤弓身道:“皇后,奴才就是每天用手指、舌頭、黃瓜再怎麼用力,也
不如半個男人的肉棒呀!”

  皇后嘆氣說:“可是皇上不來,哪裡去找肉棒呢?這裡全都是太監……”

  “皇后您別著急哇!您忘記了?咱們這裡有一個茶壺帶把兒的人呀。”容嬤
嬤笑嘻嘻地說著。

  “是誰?”

  “皇后您猜猜看!”容嬤嬤一副神秘的神情。

  “是……是……難道是……容嬤嬤你的老相好?”皇后莫名其妙的問道。

  “皇后,您真的在和奴才開玩笑呢?!”容嬤嬤也樂了,說:“這個男人就
是……就是……”

  “容嬤嬤,到底是誰呀?你倒是說哦!大不了先讓那男人和你做罷了!”

  “皇后息怒,奴才說的是您的兒子,也就是十二阿哥。”

  皇后一聽,吃了一驚。半天沒有說話,很久才嘆了口氣說道:“不行啦!十
二阿哥是我的骨肉哇,這樣做是亂倫呢。不行不行!”

  “皇后,不要再猶豫啦!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呢!”容嬤嬤說:“十二阿
哥聰明伶俐,而且再過幾年也會變成大人啦!到時候娶妻生子還不是一個樣?!
咱們就和他說,這是額娘在教他如何與女人相處、如何與自己以後的妻子相處不
就行了?”

  皇后想了想,說道:“容嬤嬤說的也有道理呢。也好,就叫十二阿哥早些知
道男女之事吧!”

  “喳!奴才這就去找十二阿哥。”容嬤嬤答應著退了出去。

  這時候,十二阿哥正在和奶娘在花園中玩耍。年少的十二阿哥雖然顯得很瘦
小,但是卻已經很有幾分男人的味道了。

  “十二阿哥!十二阿哥!皇后有請您到她那裡去一趟。”

  “容嬤嬤,我這就去。奶娘,你也和我一起去。”

  容嬤嬤攔住奶娘道:“皇后吩咐了,只讓十二阿哥去,奶娘,你就先去休息
吧。”說完,容嬤嬤就領著十二阿哥往屋裡去了……

  屋中,皇后正躺在床上,蓋著厚厚的被子。

  “皇額娘,您怎麼了?是不是生病了?”十二阿哥很關心的問道。

  “孩子,皇額娘沒有生病。孩子,額娘想讓你早些成為一個大人呀。”

  “皇額娘,兒臣現在就已經是個大人啦!”十二阿哥很得意的說道。

  “喲!是嗎?十二阿哥果真成為大人啦?”容嬤嬤在一旁笑著問。

  十二阿哥點點頭:“是呀。”

  皇后也笑了:“孩子,那皇額娘問你,你知道小孩子是怎麼生出來的嗎?”

  “這個……這個……大概是拉大便拉出來的!”

  一句話,逗得皇后和容嬤嬤笑的前仰後合。

  “哎呀!十二阿哥,小孩是從女人的肉縫中生出來的啦!”容嬤嬤擦著笑出
的眼淚說道。

  “那麼肉縫是在哪裡的呢?”十二阿哥問。

  容嬤嬤一聽,事情快到正題了,便說:“十二阿哥,你皇額娘生你出來的地
方,你想不想看看呢?”

  “想!當然想啦!”十二阿哥顯得十分的興奮。

  “來,孩子!脫掉衣服到皇額娘床上來。”皇后吩咐著。

  十二阿哥脫掉所有的衣服,只見光禿禿的肉棒四周還沒有長毛。皇后撩開被
子,露出自己的裸體,只見碩大的乳房,白嫩的皮膚,陰毛又粗又黑又濃密,兩
條大腿像兩根白淨的象牙似的。

  十二阿哥發呆的看著皇后的裸體。

  “十二阿哥,您就是從這裡生出來的啦!”這時候容嬤嬤在床邊舉起皇后一
條腿,露出皇后那有著黑褐色陰唇的肉縫來。

  “皇……皇額娘,兒臣……可以摸摸嗎?”這時候十二阿哥的聲音開始有些
顫抖。

  “當然可以,我的孩子。”皇后點點頭。

  十二阿哥用手輕輕的去觸摸著皇后的外陰,很厚實,也感到很濕潤,“皇額
娘,為什麼有很多的水流出來?”十二阿哥不明白的問。

  “那是因為你皇額娘喜歡你呀!”容嬤嬤說道:“喜歡你的女人都會從肉縫
中流出水來的。”

  “那麼,容嬤嬤是不是也喜歡十二阿哥我呢?”

  “奴才當然喜歡十二阿哥您啦!”

  “好!你也脫掉衣服,讓我看看是不是也很濕潤呢?”

  容嬤嬤終於也等來這句話,於是急忙脫光自己的衣服,露出臃腫的身子和乾
老的乳房。

  “孩子,我和你容嬤嬤躺在床上,你給我們舔肉縫好嗎?”皇后問著兒子。

  “皇額娘吩咐做什麼,孩兒就做什麼!”十二阿哥倒是十分的聽話。

  於是,皇后和容嬤嬤躺在床上,相互的吸吮著對方的乳房;而十二阿哥則在
床邊舔著皇后與容嬤嬤的肉穴。

  “哼……哦……啊……唔……哦……乖……啊……舒服……啊……好……寶
貝……親親……啊……哦……啊……啊……”皇后和容嬤嬤在不停的呻吟著。

  十二阿哥的舌頭在皇后與容嬤嬤的肉穴中出出進進,帶出來的淫水弄濕了好
大的一片床單呢!

  “好……哦……兒子……快……插……娘……的穴……快……啊……哦……
快……娘的穴……插……哦……”皇后急促的吩咐著。

  “皇額娘,兒臣不會插穴呢!”十二阿哥顯得手足無措的樣子。

  “奴才幫助十二阿哥。”容嬤嬤坐起身來,一下子叼住十二阿哥的小雞巴開
始吸吮起來。不一會兒,十二阿哥的雞巴就已經挺立起來,畢竟是初識女人的肉
棒,當然膨脹很快呢!

  “十二阿哥,您就用您的寶貝去杵你皇額娘生你出來的肉縫就好啦!”容嬤
嬤指示著十二阿哥。

  十二阿哥很聽話,舉起自己的小寶貝,對準皇后的小穴就插了進去。

  “兒呀!……哦……啊……啊……娘……啊啊……舒服……哦……死……了
……啊……哦……快……活動……哦……哦啊……”

  十二阿哥在皇后的肉縫中進出著自己的肉棒,只有短短的幾分鐘便開了花。

  “皇額娘,兒臣的雞巴已經口吐白沫了。”

  “唉!孩子畢竟是孩子。這麼快!”皇后有些失望:“容嬤嬤,你再試試,
看十二阿哥還能不能再立起?”

  “奴才遵命。”容嬤嬤答應著,再次吸吮起十二阿哥的肉棒啦!真的沒有讓
兩個賤女人失望,十二阿哥的雞巴再次站立了起來,開始第二輪的攻擊皇后的小
穴。

  最後,十二阿哥還賞賜了容嬤嬤這條老穴一番槍法才丟盡而昏睡過去的……
這也算是十二阿哥初為男人的一天吧。真的不知道他怎麼受得了兩個飢渴肉縫的
折磨?!真的難為十二阿哥的雞巴啦!

            第八章:十二阿哥與小鴿子

  日子過得很快,這天柳家兄妹已經把小鴿子給接了回來。小燕子也長高了,
變漂亮了,胸前的肉峰也可以微微的顯露出來了。

  漱芳齋的花園裡。

  小燕子和紫薇正在拿著一本春宮圖正津津有味的看著。只見圖上一個男人四
肢分開,正在分壓著一個也同時四肢分開的女人。

  “這個姿勢有個名稱,叫‘雙燕齊飛’。”紫薇指著圖告訴小燕子。

  “什麼什麼?這個樣子分明是母燕子在馱著公燕子飛嘛!哪裡來的什麼‘雙
燕齊飛’?簡直就是‘母燕馱飛’!”

  “小燕子,這個姿勢很適合你和五阿哥永祺呢!”紫薇笑道。

  “你在胡說什麼?永祺和我不適合這個姿勢,倒是爾康和我比較適合這個姿
勢了啦!”小燕子笑道。

  “小燕子,你要是打我們家爾康的主意,我就不再是你的好姐妹了!”紫薇
有點生氣的說道。

  “好好好!我開玩笑的!我並沒有在打爾康的主意嘛!”

  “真的嗎?”

  “真的!君子一言……”小燕子還說完,身後一個人卻接了過去。

  “君子一言,八馬難追。外加九個香爐!”

  “呀!是你!小鴿子!”紫薇和小燕子都感到很驚喜、也很意外呢。

  小鴿子此時也很激動:“小燕子姐姐、紫薇姐姐,我真的好想念你們呢!我
還以為小鴿子再也見不到兩個姐姐了呢!”

  “哪會哪會?我們還會再見面的!我們現在不就已經見面了嘛?”小燕子笑
嘻嘻的說著。

  這時,站在門外的爾康和永祺笑著說道:“我們把小鴿子送來了,現在皇上
召見我們。我們得走了。”說完兩個人有說有笑的出了漱芳齋。

  紫薇和小燕子點點頭,將小鴿子領到屋中說話。

  再說爾康和五阿哥永祺。兩個人出了漱芳齋,便急急忙忙的趕往皇上的御花
園。

  “永祺哥哥!爾康哥哥!”

  兩個人聽到身後有人叫,所以都停住腳步回身看。

  “原來是十二阿哥。”爾康拱手道。

  “你們到哪裡去呀?”

  “皇阿瑪要召見我們。”永祺回答說:“我們不能耽誤,得快些走了。你有
空就到漱芳齋陪陪兩個姐姐吧!對了,漱芳齋今天來了一個小鴿子,和你年歲差
不多。你這回可有玩伴兒了!”

  說完,爾康和永祺急忙跑遠了。

  十二阿哥這時也轉身向漱芳齋走去。漱芳齋中,小燕子和紫薇正在給小鴿子
洗澡。

  “小鴿子,這一路上你也是辛苦了。來先洗個澡!”小燕子招呼著。

  “哦!”小鴿子這時候已經脫光了所有的衣服,站在一邊了。

  “來!讓紫薇姐姐給你擦背。”說著,紫薇便拿起毛巾給小鴿子擦起背來。

  “那麼,你小燕子姐姐就給你擦洗前面吧!”小燕子也忙起來,用毛巾清洗
著小鴿子那瘦小而柔嫩的胸脯:“小鴿子,再過幾年,你也會成為一個大姑娘的
啦!”

  “……那……那是不是成為大姑娘就可以被男人抱啦?”小鴿子問。

  紫薇和小燕子大笑:“這小妮子!這麼小的年紀就已經開始想男人了?”

  “不是不是,不是的!”小鴿子有些著急:“是這樣的!柳青哥哥和柳紅姐
姐接我來京城的路上,我就看到他們一直的摟在一起,還說什麼奶子、屁股、穴
穴的事情,小鴿子不是很明白呢!”

  “他們還做了什麼?你看見了嗎?”小燕子一下子來了精神。

  “有哇!”小鴿子點點頭說:“每天晚上我都看見柳青哥哥在和柳紅姐姐在
一起不穿衣服練功。我怕驚嚇他們,怕他們走火入魔,所以沒有驚動他們。”

  “原來是這樣。”紫薇也笑了:“原來柳家兄妹比我們想像的要風流多了!
是不是?小燕子。”

  “是……也許吧……”小燕子神神秘秘的。

  ……

  這一切的一切,都被趴在窗戶外的十二阿哥聽到,連小鴿子洗澡的過程也被
十二阿哥看到。想必,這個十二阿哥從小就有蹲牆根聽屋語的壞毛病吧。因為幾
次的事情都與他十二阿哥蹲在屋外偷聽而引起的。

  這時候小鴿子已經洗完澡,穿好了衣服。十二阿哥這才來到門口敲了敲門:
“小燕子姐姐,紫薇姐姐!快開門呀。”

  “哦!是十二阿哥!”紫薇聽出了是十二阿哥,急忙打開房門。

  “咦?十二阿哥,怎麼今天跑到漱芳齋來做什麼?”小燕子笑眯眯的問。

  十二阿哥看了看小鴿子白凈的臉:“兩個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