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晚霞中的情緣

未覺,已是深秋了。路邊的法桐樹早已感應到了秋的來臨,也學著蝴蝶旋轉起優雅的舞姿,只是多了幾分淒涼的韻味。思緒像沾了風的蒲公英,也四處遊移起來。天邊的那抹晚霞,紅的如此燦爛,又如此決絕,好像明白自己的命運,輝煌過後便會墮入黑暗,才使盡解數展現自己,把斑斕的心獻給他摯愛的天空……
每次下班回家,轉過街角,總會下意識的望向鄰家李爺爺屋頂上的煙筒,那一縷淡淡的炊煙在落日的輝映下溫馨而又踏實,讓人不自覺會加快回家的腳步。那是李爺爺的老伴曲奶奶在生火做飯,而李爺爺總會坐在家門口的大槐樹下笑呵呵的跟我打招呼。向我預告著明天的天氣預報,囑咐我給孩子多穿衣服,小心感冒。這是才多久以前的事啊!三天前!沒錯!李爺爺離世已經三天了。那灰色的煙筒再也不會冒出我喜歡的青煙了。只孤零零地在秋風裡矗著,讓人看了心裡更加地難過。
李爺爺在三十幾歲的時候老伴就沒了,自己又當爹又當媽的拉扯大了三個兒女,直到孩子長大成人了,才在五年前經人介紹認識了和他差不多大的曲奶奶。兩人一見如故,總能找到共同的話題,所以就領證結婚了。倆人似乎有說不完的話,隔牆總能聽到他們在低聲輕語,時而有幸福的笑聲傳過來。
可是,好日子沒過多久,李爺爺突發腦溢血,人是救過來了,可是半邊的身子就不太聽使喚了,只能坐在輪椅上,讓曲奶奶推著。曲奶奶一點都不嫌棄,把李爺爺照顧的很好。鄰居們都交口稱讚,說李爺爺有福氣,而李爺爺也整天笑不攏嘴,一點也看不出疾病給他帶來什麼痛苦,反而比以前更加爽朗,開心。
日子如果就這麼過下去該有多好,可是總不能如人所願。曲奶奶的女兒要把她接到她家去住,原因是李爺爺身體不行了,不但照顧不了曲奶奶,還得曲奶奶照顧他。還有就是讓曲奶奶給她接送孩子。曲奶奶當然是不願意的,她舍不下李爺爺,可不知她女兒用了什麼方法勸服了她,在一天夜裡,開車硬把曲奶奶拉走了。李爺爺又成了一個人!他的心情可想而知,那是對生活失去了希望的一種絕望。
既然什麼都沒有了,活著也就失去了意義。所以,在曲奶奶走後的第二天,他選擇了用一瓶安眠藥結束自己的生命,他做到了!自己的生命自己是可以做主的,這是他唯一的權利了!是啊,在辛苦了大半輩子之後,連僅剩的一點幸福都不能守候,作為一個垂暮的老人,這已經超過了他的底線。只能用死作無言的抗爭!
李爺爺的葬禮一切從簡,聽說是李爺爺的遺囑裡交代的。昨天還活生生的一個人,今天就躺在那冰冷的棺槨裡,沒了一點生氣。任誰看了都會掉淚,心酸的不行。曲奶奶沒來參加,或許她壓根就不知道,還會在無奈的思念與牽掛中守著那份情緣度日。這樣會更好些吧,我想。
那些自私的兒女們啊,你們可曾考慮過老人的感受,你們也曾戀愛,深愛過,怎麼就不能多關心一下他們、多祝福一下他們,人老了,不圖別的,就是想有個伴,誰都會有老去的一天。理解真的就這麼難做到嗎?
殘陽如血,一抹晚霞靜靜地守在天際,是不舍落日的余溫還是懼怕黑暗的來臨?
願老人家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