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朋友為什麼要我和他老婆上床

我有個朋友,找了個情婦。一次,他興致勃勃地引薦我認識他的情婦。結果,出來一個老女人。
  “她是你‘丈母娘’嗎?”我不敢大聲說,只是偷著問。朋友聞言半天沒說話,那個老女人就迎了過來,和朋友顯得很親熱的樣子,竟當著我的面打情罵俏。我就想,怪不得她女兒和我朋友偷情,原來她母親就這樣風騷。龍生龍,鳳生鳳嘛。
  等半天,也沒見到朋友的“情婦”回來,我覺得沒趣就想走了。朋友死活要等著吃飯,後來那老女人上初一的女兒從學校回來了,我傻了眼,才明白朋友的情婦就是這個老女人。當時我差點沒有暈過去,覺得朋友有點變態,有點“戀母情結”。等朋友送我出了那老女人的門,我對朋友說:“你老婆那麼漂亮,你……唉,我想不通,你搧我一耳刮子吧!”
  “你喜歡我老婆就去找她上床吧,我保證不攔你。”朋友說。
  “你瘋了?”我聞言差點想踢朋友一腳。
  “你踢我吧,恐怕你和我老婆上了床或是呆一段時間就想踢我老婆一腳。”
   我沒聽明白就問了為什麼。朋友說:“我老婆是年輕漂亮,可是沒有情趣。上床動也不動,下了床也不和我多說話,你說我和我老婆在一起有什麼樂趣可言?惑許她真的是漂亮,脫光了衣服全世界的男人都得流口水,可是你見過充氣娃娃嗎?她除了比充氣娃娃真實一些,別的或許還不及充娃娃。”
  “那你也不能讓我去和你老婆上床呀,她到底是你的女人。”
  “屁!”朋友不屑的說:“我巴不得她和我離婚!巴不得她為我戴個綠帽子,變成一個有情趣的騷女人。”
  “那我可真去了,事後你別怪我不義氣。”說實話,朋友的老婆實在是漂亮,我多少次在夢裡都想朋友的老婆,沒想到朋友竟說出這種話,讓我隨便和她的老婆上床。當然,聽到朋友充許我對她老婆亂來,我不免心動。可是同時也有些同情朋友的老婆,做人家老婆做到這個份上,恐怕算得上世界上最失敗的老婆了。
  後來,我真的去找了一次朋友的老婆。但我反而更喜歡朋友的老婆了。朋友的老婆見我來了,熱情招待,那個好還真是讓人感動。於是我動了心,就問朋友的老婆,說:“小雪,帆帆愛你嗎?”
  “愛呀,怎麼?帆帆有對你說過什麼嗎?”
  她顯然還不知道自己的老公有多麼討厭自己。
  “那如果你的老公在外面有了女人,你會覺得難過嗎?”
  “你已經知道了?”朋友的老婆說,顯然她早已經知道朋友在外面有了女人。
  “那你……”看著她那泰然自若的樣子,我突然覺得有點無所適從。她在我的眼中是那樣的美麗,又是那樣的性感迷人。可是這一刻我卻突然沒有任何情欲。
  “你不恨她嗎?”我追問。
  “那是他的自由。”朋友的老婆說。
  “那你……”我望著朋友的妻子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你怎麼了?”朋友的老婆見我表情古怪,突然笑了,笑的是那樣充滿誘惑。我終於控制不住自己了,一把抱住朋友的老婆說:“帆帆說,我可以和你上床,你願意嗎?”
  朋友的妻子見狀並沒有反抗,而是燦爛的笑起來。
  “你笑什麼?”我不解。
  “她帶你去見過那個老女人了嗎?”朋友的老婆突然問。
  “是……是啊!”我被朋友的老婆問得呆住了,說:“你怎麼會知道?”
  朋友的老婆聞言沒有說話,而是抱著我狂吻起來,似乎想吞掉我。我被她的舉動嚇壞了,覺得仿佛中了什麼陰謀,一把將她推開,儘管她是那樣的迷人可愛,讓我心動。
  “你不想和我上床了嗎?”朋友的妻子突然哭起來。
  “想,當然想,你太漂亮了,可是我有些害怕你,因為你……”
  “我有些不正常,對不對?”
  我聞言點點頭。
  “但如果我對你說,當年我把帆帆從一個懷孕的女人手中搶了過來,那個懷孕的女人後來生了一個女兒再沒有結婚,而我卻因為打胎過多不能生育呢?”
  “你說那個老女人就是……”
  “她並不老,她和我一般大,只是生活讓她變得憔悴不堪。”朋友的老婆突然打斷了我的話。
  “那你……”
  “是的,自從帆帆知道那個女人的處境後,就開始討厭我,從來再沒有和我同過房。不過並不是他不願意,他有時也可憐我的寂寞,只是他見了我就會想起那個可憐的老女人,就再也沒能力和我……”
  “我可以嗎?”我問。
  “嗯……”朋友的老婆點了點頭。
  “為什麼?”
  “因為你見過那個女人……”朋友的老婆說著剝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