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歧視同性戀

:我們是什麼時候歧視同性戀的
問:那人們最開始歧視同性戀到底是什麼原因?
  :中國兩千年來的主流意識形態是儒家學說。它的主要性觀念是“惟生殖目的論”,就是把“性”僅僅視為生殖的準備階段。因此,一切有利於生殖的性,就都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例如“妻妾婢妓一體”的婚姻制度,包括皇帝的後宮制度,都不是為了性快樂,而是為了增加生殖的可能性,以便保證傳宗接代的實現。反之,任何被認為不利於生殖的性關係和性行為,就都被認為是反常和變態;例如獨身、不生育、口交和肛交等等。
  正是在這樣的文化中,由於同性戀不可能生殖,才被視為變態。直到今天,絕大多數中國普通異性戀者也是這樣看待同性戀的。
  但是,這種看法充其量也只能叫做歧視,在情感上遠遠沒達到仇恨的地步,在社會中遠遠沒有達到迫害的地步,在法律上也遠遠沒有達到嚴懲的地步。因此,說中國古代寬容同性戀有些過頭了,但是與西方基督教時代的歷史相比,中國人確確實實不那麼極端。
  問:那麼這又是為什麼呢?為什麼沒有從歧視發展到仇恨呢?是什麼東西阻擋住了這種發展呢?
  :不僅僅是由於沒有宗教,更主要的是來源於“非專偶”的性關係制度,也就是通常所說的“一夫一妻可納妾可嫖娼”的婚姻制度。
  在這樣的制度中,任何一個具有足夠實力的男人,都可以通過妻妾成群來實現盡可能多的生殖。他即使再去搞同性戀,即使這種性關係不會產生後代,那也不會危害到他那個傳宗接代的人生大目標。
 
  因此,同性戀才沒有被單獨地分離出來,不僅沒有這樣一個概念,甚至就連單獨的稱呼都不太流行。最典型的就是,在明末清初的許多性文學作品裡,雖然描寫了多人的群交,卻沒有刻意去區分究竟是發生在男女之間還是男男之間還是女女之間,更沒有任何褒貶之分。
  其實,歷朝歷代不嚴禁嫖娼也是同一個道理:一個男人只要完成了“香火傳承”的大任,那麼他實際上就獲得了更多的性自由,不僅可以通姦、嫖娼,也可以搞同性戀。或者說,同性戀僅僅是男人可以選擇的眾多性關係中的一種,因此沒有必要去迫害之。
  問:那人們現在為什麼又認為同性戀是一種心理變態呢?
  :自從1950年在中國強行貫徹“專偶制度100%的霸權”之後,歷史上不嚴懲同性戀的客觀條件和充分條件就喪失殆盡。結果,“同性戀不生產後代”這個情況,就從原來那種“無傷大雅”的“額外的選擇”,逐漸變成了一種“人生的錯誤”,再逐漸變成一種“偏離社會”,最終變成了“心理變態”。
  也就是說,正是因為在異性戀中首先建立起“專偶制霸權”,首先鎮壓了異性戀者的其他任何一種性的選擇;然後才把同性戀也捎帶進來,才迫使同性戀越來越邊緣化,社會也就日益走上從歧視到仇恨的錯誤道路。
 
  人們對於一些異于常人的行為總是會嗤之以鼻,會歧視他們。而對於同性戀,雖然現在人們見的多了,但是還是會從心底裡對他們有著不同的看法,對於同性戀,我們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歧視他們的呢?
  問:我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歧視同性戀的?
  :中國古代無疑也是歧視同性戀的,但是歧視的理由卻與西方不同。我們沒有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這樣的文化傳統,也沒有上帝、真主這樣的至高無上主宰一切的神;因此中國人從來也沒有把同性戀看作是“反上帝罪”,也就不可能採取任何極端的鎮壓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