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洞房春色

   老媽忙完手中的活計,可能是有些不太放心,進門之後看到新房的情形,頓時愣住了。臉上表情變了又變,越變越難看,最後什麼也沒說,不知從哪裡來的力氣,一把將我拉到外面。
 
    老媽氣得直哆嗦,半響才說:“你媳婦她們幹啥呢,這孩子咋不懂事啊!”
 
    “累了吧,兒子今天孝順一回。”我殷勤地幫她捶著勞累的身體,陪著笑臉道:“老媽,你這想抱孫子也不急這一會吧。”
 
    老媽連吐了幾口氣,心頭平和了一些,埋怨道:“天都大晚了,也不早點休息,一個勁的瞎鬧啥。”
 
    把老媽送到正屋門口,生怕她會想到只是在假結婚,岔開話題勸慰道:“您都忙活了一天了,早點去睡吧。”
 
    “唉,你們這些孩子,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老媽無可奈何,唉聲歎氣地關了房門。
 
    **她們幾個當這事沒發生一般,好象還越玩越精神。
 
    這折騰了一天我也累了,沒工夫陪她們瘋,扒掉了身上衣服,只留了一個三角低褲,從她們身邊擠過,好不容易才爬到床上。
 
    “幹嗎呢,風哥哥,不是說了讓你去那屋睡嗎?”**蹬了一腳過來,小嘴用力地撇開,聲音嗲嗲的。
 
    我單手抱住她的美腿,另一隻手朝她上部移動了一些,拽住一塊布料,淫笑道:“當然睡覺啦,要不上床幹嗎。”
 
    黃小雲雙手合十,敲敲我的背部,撒嬌道:“風子哥乖啦,去別的地方睡吧,今天新房被徵用嘍。”
 
    “徵用,說得輕巧!”我壓低聲音,裝做煞有其事道:“老媽剛才已經問了,等下還要查房,幾個美女好好掂量一下吧。”
 
    **和黃小雲瞪大了眼睛,驚問道:“真的假的?”
 
    “哦,哦。。。”我打著呵欠,閉上了眼睛,沒好氣地道:“信不信隨便,俺先睡覺了。”
 
    想睡覺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們倆丟掉手中的撲克爬了上來,一個拉著胳膊,一個扯著大腿,“起來啊,快起來說說,到底大媽知道了什麼?”
 
    “靠,輕點啊。”我很不情願地睜開眼睛,悄聲埋怨道:“壓到俺寶貝上了,可別惹它發火哦。”
 
    好象注意到了自己碰錯了地方,黃小雲瞥了一眼那被撐高的帳篷,嫩臉緋紅,觸電一般的慌忙鬆開了手。
 
    **也算過來人了,知道這東西的妙處,並沒覺得害羞,小手伸了過去拍打了它一下,嗔怒道:“這小鬼東西,比你還壞!”
 
    她這一動小兄弟更加兇猛起來,膨脹著想從衣物裡鑽出,我大聲奸笑道:“嘿嘿,真壞假壞?”
 
    **似乎察覺了欲火即將爆發,粉臉潮紅,撅著鮮豔的小嘴叫嚷道:“壞!壞!壞死了!和你一樣壞!”
 
    我這時困意已經不知不覺溜走,一把將她來過,摟在懷裡,眯著眼睛說:“你到底是喜歡它壞還是不壞呢,嘿嘿,這個問題值得研究一下。”
 
    陳清雲很是識趣,見到有正事要做,慌忙溜了出去。黃小雲更是機靈,麻利地跳下床去,鞋子都沒來及穿就想跟著逃走。新媳婦晚上不在洞房,這可是萬萬要不得的。
 
    一時也顧不得懷裡的**,急忙側著身子,一使勁就把她拉了上來,學著古裝戲的強調道:“娘子難道要去如廁,讓為夫陪你一乘。”
 
    “不要,不要,別這樣。。。”黃小雲仿佛觸電一般的左右搖擺,身體使勁往下掙。
 
    我哪裡願意放她,一手緊緊抱住,另一隻手已經深入薄薄的衣物中,肌膚柔嫩光滑,著手處竟然有些清爽。
 
    黃小雲掙扎了一番,始終無法脫離魔爪,美目中竟然噙滿了淚水,嗚咽著說:“別這樣,風子哥。”
 
    這時**爬了過來,用力扒著我的胳膊,嘴裡恨恨地罵道:“色狼,見一個愛一個!再這樣子人家不理你了。”
 
    “嘿嘿,俺是流氓,可不是你說的色狼。。。”我壞笑兩聲,分出手來左擁右抱懶住兩個女人,壓抑了一下欲火,“小雲別走,晚上不動你就是了。”
 
    “信你才怪!”**並不掙扎,就勢躺在懷裡,耍賴道:“反正人家就呆新房裡了,我要不看著,你們肯定幹壞事。”
 
    黃小雲打了她兩下,氣急道:“你才幹壞事呢,我去清雲那屋睡,隨便你們晚上幹什麼。”
 
    “咳咳。”我清了下嗓子,娓娓動聽道:“這個嘛,兩個都不能走,小雲是新娘子,理應呆洞房裡。潮妹妹嘛,呵呵,充當監軍吧。”咱充起了好人,微笑著在一旁圓場。
 
    **臉色頓時烏雲密佈,用力掙脫了懷抱,指著我叫囂道:“誰給你監軍,難道你們幹壞事還要別人在一旁加油!”
 
    “哈哈,潮妹妹誤會了啊。”我一臉的無辜,語氣誠懇地道:“是讓你監督一下啦,防止那個啥,哈哈,你最初不也是這麼想嗎?”
 
    “恩,恩,再信你一次吧。”**猶豫了一會,緩緩躺了下來,突然又高聲說:“不許亂來!。”
 
    我掃了分別二人一眼,正色道:“什麼話啊,俺程風一向潔身自好,守身如玉,難道能做流氓嗎?”
 
    兩女瞪大了眼睛,互相對視一下,異口同聲道:“夢話,胡話,假話!”
 
    可悲啊,現在的女人都不信實話了!我無可奈何,給他們留足了地方,自己一個人躺在了牆邊。
 
    黃小雲也不說話,想了一會後默默起身把電燈滅了,靠著**的身子睡到一邊。
 
    沒有燈光並不代表黑暗,夜深了,屋裡屋外一片寂靜,月光透過窗戶玻璃灑進房內。
 
    如此好的月色,如此動人的美女,洞房花燭之時,我這時心頭正是狂喜一番,怎能這麼快就入眠。
 
    翻了下身子,正壓在**身上,不過她此刻卻有許多顧忌,竟然悄悄地朝外邊挪動了一下。
 
    男人某個敏感的部位,剛剛平復後,此刻又變得龍精虎猛,體力熊熊烈火在燃燒。這時哪裡管得了許多,一使勁就把**抱了起來,用力拉到身上。
 
    可能是想到了身邊的黃小雲,最開始她掙扎了一下,漸漸身體軟了下來,屏住呼吸,大氣不敢喘一聲。
 
    夏天是個好季節,特別是對於女人來說。
 
    **衣著單薄,曲線比較突出,碩大的軟物慢慢僵硬起來,頂著胸膛,刺激得人心裡癢癢的。
 
    我沒有遲疑,三下五除二就把障礙解決掉,她這時渾身發燙,腦袋開始搖晃起來。月光的照射下可以看到臉蛋已經通紅,髮絲摩挲胸脯,這感覺象觸電,簡直要癢到人心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