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清純妹妹共度一晚

我認識舒舒是從去年去工作的時候認識的,雖然她是90後但是打扮的很斯文,而且也不濃妝豔抹,淡淡的妝發便很清純,當時她是上級單位的辦事員,我們一來一往,便熟悉起來。互留了聯繫方式以後,我們時不時會短信聊天和QQ聊天。當時已有家室的我沒有多想,只想多個朋友好辦事而已。然而她始終認為我還是鑽石王老五,時不時問我為什麼不陪女朋友出去。我不置可否,她就笑笑說我陪你去吧,和你一起逛街吧,我總是說好啊,但最後都是找理由躲開了。我覺得這樣不好,在本城區和MM逛街,我家又離城中那麼近,那樣做無異於自取滅亡。
  和妻子同在一個地方上班,幾乎形影不離。別說和MM逛街,就是一起吃個飯也難上青天。可機會是人創造出來的。大慶工人的精神:沒有條件創造條件。我終於有了外出的機會,於是我把這個計畫告訴了這個90後MM舒舒。舒舒很高興地和我單獨出去了。和上次不同,這次只有我們兩個。於是我們在外市逛著,晚上一起看煙火,一起喝飲料,我感覺,戀愛的季節又回來了。在江心花園那次我第一次吻了她,緊緊抱住她不放。我輕輕地咬了一下她的手臂,開玩笑說要把她的一小塊嫩肉咬下來,帶回去做紀念。
  誰知這時MM一語驚人“你敢,你不怕回去有人活宰你啊”。
  我大吃一驚,問她這話什麼意思。她反問我結婚沒?我想既然她能這樣問,那肯定就是知道了,於是我承認了。她也沒有多說什麼。我也不知所云,埋頭一直親她,心裡有點茫然。
  晚上9點。我們都玩的有些累了,於是就躺在草地上休息。我問她,我們是去網吧玩通宵還是先找個地方休息呢?她說,還是先休息一會吧,累了。我一聽有數了,於是就在城郊附近找了家賓館,開了間雙人房住下了。
  把門一關,我們就在衛生間洗刷。完畢後,早已被她發香熏得頭暈的我,輕輕地把她抱起,放上床繼續剛才的狂吻。隔著衣服,她一動不動地任我撫摸她的酥胸。可是當我要去除隔離物時候,她死死地抓住我的手不讓靠前。由於她穿的短裙,我的右手又很方便地接觸倒了她的大腿內側,可是馬上又被她的手死死抓住了。於是,鬆開,繼續抱住吻她。她停止掙扎。。。不一會忍不住又移向她的大腿,她又掙扎。鬆開,反抗停止。如此反復了好幾回。折騰下來,兩人都累了。於是我抱著她睡,大概一小時左右,我倆都睡“醒”了—-其實雙方壓根兒就沒有人睡著。於是我又開始親吻她,我一直試圖把舌頭伸進她嘴裡深處,可是她的牙關緊閉大有拒敵於國門之外的氣勢—這點和前女友很大不同。於是我又開始撩她的裙裙。這回我用了很大力氣,她措手不及瞬間小內內不保,這時她已經是一覽無遺了。我也試圖強行進入,但是她拼死反抗。最後,我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竟然讓自己小指進入了。她的反抗愈來愈猛烈。我抱著她,緊緊地盯著她的眼睛問“生氣了嗎”她說是。還說如果在這樣,那我們就不要坐朋友了。於是我放手。。。。一個晚上,她很長時間抱住枕頭當武器坐沙發看電視。最後我於心不忍,於是叫她睡吧。我保證不動手。她點頭同意,說,我相信你。於是,禽獸不如的典範成功實踐了。
  第三天我們是在QQ上見面的。攝像頭裡的她和往常一樣嫵媚動人,越發可愛。她說,如果我不那樣的話還可以繼續做朋友的。我說好啊。接下來到了國慶日,我們又相約去海州度假村玩。
  說謊的男人總是能從妻子的重重關卡中突圍出來。10月1號我們成功地在海州必經之路魯鎮會面。精明的妻子怎麼也想不到,她親手送上車的老公會是去和小情人會面。每到想到這裡,我的愧疚之情就難以言表。言歸正傳,我們在海州痛痛快快地玩了一天,她快活地就像著小鳥。她說,這是她第一次和男孩這麼開心地玩。(汗,70後的我應該算是男人了把,我聽著就彆扭。)我似乎忘記了上次的教訓, 在海灘上親吻她以後我試探性地摸她的牛仔內側,被她用力推開了。只好轉移火力主攻她的胸胸,也是同樣的下場。於是我只好隔著罩罩撫摸,她不抵抗不迎合。活像個死人一動不動。。。到了晚上,她說要回魯鎮和同學睡,我說好吧。那我就找個旅館安家吧。於是國慶日就這麼過了。
  回來以後剛開始她還是有點關心我,晚上11點還發資訊過來叫我早點休息。可是後來就不一樣了,QQ上聊天和短信也越來越少。對我的問候也不冷不熱。以前她晚上都很乖在家上網,現在基本不上,要上也就那麼一兩次聊沒幾句就說晚安我想睡了。哎,看來情形真是發生變化了。她極度缺乏女性朋友,下班以後那麼長時間和誰一起玩了呢?我試探問過她,她說和單位女同事逛街啊吃宵夜啊。我心理說,哼,騙鬼呀。和女的能逛幾個小時嗎,還一起吃宵夜呢? 看來是談男朋友啦。不過她現在還沒有承認。。。呵呵,無所謂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本來就不屬於我傷心個球呀。對不起黨。我要衷心告誡的是正在談戀愛的男人,珍惜現在吧。 不然一切都很快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