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溫柔是女性特有的魅力

  女人不是由於美麗而具有魅力,而是由於溫柔才具有魅力。溫柔的女人不一定最漂亮,但一定美奐絕倫;不一定最睿智,但一定聰慧伶俐;不一定最居細,但一定通情達理。
 
  提及“溫柔”,人們總會不由自主地把它插上飛翔的翅膀。譬如:有些人們把它喻為輕歌曼舞、雅樂華章、閉月羞花、沉魚落雁;有些人們把它喻為一汪晶瑩透亮、清冽粼粼的水……與此同時,溫柔是女人的終極武器。著名學者朱自清曾對女人的溫柔做出這樣逼真形象的描繪:“我以為藝術的女人所依靠的就是其溫醉空氣,使人猶如聽著簫管的悠揚,嗅著玫瑰的芬芳,置身於天鵝絨的厚毯上。她是如煙的輕,如水的蜜,怎能不使人為之感慨呢?”由此可知,女人溫柔的美,不僅令人為之沉醉,還令人心神嚮往。
 
  男人對女人的渴慕,歸結起來不外乎以下兩點——起點出於容貌,尾點在於溫柔。換而言之也就是說,每個身心健康的男人,均會癡迷于女人漂亮的容顏,而在依附於其面孔的背後,刹那間男人又會茅塞頓開,原來女人的最可貴之處是溫柔。
 
  溫柔是一種動人心弦的魅力
 
  我們來讀一下一位男作家曾寫的美文:
 
  夜已闌珊,當周圍的小鳥與花朵都睡著的時候,我卻思緒萬千,久久不能進入夢鄉。與此同時,還有一顆溫柔的心也在醍著,那就是伴隨我苦度一個個寂寥長夜的愛妻。就這樣,她靜靜守護著自己的心愛,猶如在守護著一件無價之寶,不時地為我端一杯茶水,披一襲外衣,或撿起散落在地面上的稿箋……在進行這一切的時候,她總是那樣輕盈,仿佛害怕驚醒一個美夢似的。但我卻如此深刻而又清晰地感受著“空中的花香”,感知著這種熟悉而又為之沉醉的溫柔氣息,在無形間忘卻所有的孤獨與痛苦,並深愛著世間一切溫柔而又美麗的事物。
 
  如果說女人的美貌能夠征服男人的眼睛,那麼,女人的溫柔則可征服男人的心靈。眾所周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而在浩瀚的辭海中,窈窕是指女子端莊,外型漂亮;淑女則指柔情似水,善解人意。二者將外在美與內在美有機結合在一起,便引起“君子好逑”。或許對不計其數的男性而言,天生麗質的外表加上善解人意的溫柔,正是其心目中的魅力女性。
 
  溫柔的女人不慍不火,她是春季的一絲清新,一縷飄香;是夏季的一絲涼風、一陣細雨;是秋季的一絲涼意、一抹淡香;是冬季的一杯濃茶,一抹暖意……她是一種綿綿的詩意,輕輕地、緩緩地舒展開來,蔓延在男人的身旁,將其囊括、圍攏,使其在不知不覺中感受到一種歸屬、一種輕鬆。
 
  溫柔的女人是一位匠心獨運的大師,小心翼翼地敷染芍藥杜鵑。那種親切與耐心,既不是趨炎附勢,也不是巴結逢迎,而是源于一種自信。有時,男人的情感也會倍加脆弱,在苦鬥的間隙中,他們希望女人的溫柔賦予自己點滴喘息的機會,而女人在向其展示溫柔的同時也在向其展示自己的嫵媚。
 
  女人正是依靠其千種風情的溫柔,才為男人開闢出一個能夠置身其中的溫馨世界,從而達到愛情的美滿和諧;正是依仗其萬般妖嬈的溫柔,才為男人創造出一個可以感知內在的審美物件,從而在與陽剛之美的對立統一中使自己的價值得以引申與昇華。
 
  讀懂女人心
 
  溫柔、恬靜、淑賢、剛毅……縱觀古今中外,許多人們在用這些字眼雕塑著男子心中的“女神”,在絕大多數男子擇偶的條件中,難免不乏“溫柔”這重要一條。有些女人異常溫存,像牝鹿一般的溫柔;有些女人柔中帶剛,像淙淙流泉一般充滿魅力……總而言之,女人的柔情各種各樣,它們像絢麗的鮮花,沁人心脾、醉人心肺。
 
  紅樓夢裡的賈寶玉曾經這樣說過:“女人是水做的骨肉。”他用一“水”恰如其分地形容女人的柔美,乃是“一語道破其中神韻”。黑格爾在《美學》中也曾談到:“女人是最懂得感情的,她們是秀雅溫柔和充滿愛的魔力的。”對男人來說,女性的似水柔情既是一種誘人之美,又是一種能夠被其征服的力量。
 
  正是由於溫柔,女人才被男人深深吸引。試想一下,在這美麗的世界上,哪個男人喜歡蠻、野、悍、潑、粗、俗的女人?倘若一個女人失去溫柔而變得張牙舞爪,那麼,她還有多少可愛之處,還有多少個人魅力呢?倘若一個女人失去溫柔而變得耍潑撒野,那麼她還有多少靈秀之氣,還有誰願意與其共事呢?
 
  然而,溫柔絕不等於懦弱、柔馴。對於男同胞的你而言,當心愛的她溫柔過度時,應以委婉的語氣向其誠實地表達自己的思想,只有這樣,才能既不損害彼此的感情,又能促使她成為一個真正的溫柔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