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潘金蓮給阿嬌的一封信

潘金蓮給阿嬌的一封信

親愛的阿嬌:

  你好!

  我便是眾人皆知的潘金蓮,雖然我苦於歷史上很多評價對我極不公平,但這並不是我此番要說的。之所以溺水三千,我隻取你這一瓢飲,是因為我發現你遭遇了和我有幾分相似的經歷。不可否認,你是幸運的,我是悲哀的。我們生活在不同時代,所以有了截然不同的下場,我一下子便一命嗚呼了,而你卻只是暫時性失業。但這也不是重點。

  我此番給你寫信是為了開導你。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同樣的道理,我之將受苦,一言一行也不壞!

  首先,我們做女人的得明白一個事實,那便是“女人並不是紅顏禍水”,而男人正是“藍顏禍水”。本來我也是小家碧玉,吃喝不愁的,自然明白“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道理,可《水滸傳》裡面也說了,我和武大郎無論智慧還是相貌皆是極不般配的,這我也忍了,畢竟女子當“三從四德”。很無奈的是,我終於深刻體會了那句話:“寧可相信這世界有鬼,也不相信男人這張破嘴。”西門慶甜言蜜語,軟硬兼施地誘惑我,人皆有“七情六欲”,你說我能不被沖昏頭腦麼?我想你犯錯肯定也是出於類似原因。俗話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你還年輕,又生活在21世紀,定會“善莫大焉”。

  其次,我們當明白,男人不可靠,哪怕男朋友和父親。說到底,我如此不幸的婚姻是父親一手策劃的,在錢權面前,男人有征服的欲望,女人也便真的成為衣服襪子什麼的,臟了便換,不爽便扔!再說你,你最近表態說你和陳冠希相戀五年,那他就是你男朋友了,你想,你們那些秘密的東西原本應該鎖在櫃子裡遮得嚴嚴實實,怎麼可能隨便就讓人弄走了呢?所以,這個男人根本就沒把你和那些女人的死活放在心上,他們對錢或權的痴迷永遠比對女人要純粹得多。明白這點,你離“善莫大焉”又近了一步!

 

再者,更要糾正人們普遍認為的觀念,那便是女人的眼淚真的不值錢。女人愛哭,哭得多了,大家也就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了。聽說那張柏芝先哭了,你就別哭了,雖然你委屈更大,冤屈更深,你要強忍著眼淚,讓觀眾哭,讓別人哭,你自己一定要顯示出自己的堅強,人家一看,定會想:“這麼堅強的人啊,肯定是被人誘惑了。”這才是終極目的。相反,男人的眼淚倒是很可貴,而且不哭則已,一哭天下都會唾手可得,你看那劉備就是成功的典型。所以應該隨時警惕陳冠希流淚,他一哭,好像有莫大的委屈似的,那麼所有的罪過便是你的了,你“復出”更會“荊棘滿地”。所以,他哭,你欲哭無淚﹔他表達道歉,你眼淚盈盈﹔他笑,你小聲啜泣……總之,一定要牢牢地佔據主動,畢竟一件極其錯誤的事情總是要有個人去承擔的,而你不能成為這個“冤大頭”。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要充分利用自己的資本,讓男人成為你的跳板,幫助自己飛黃騰達。看看古代,武則天做得多好啊,那麼多男人甘願身在其后﹔好像現代也有個叫做章子怡的,一步步跳到好萊塢去了。先前那個張柏芝,如今傳聞也在不停地“腳踹”陳冠希。你就不用給他加上一腳了,再踢他顯得你不厚道。你應該繼續發揮自己“很傻很天真”的本色,如此一來什麼男人都愛你,而且你的言行和舉止應該充分展示出自己犯錯是因為男人的“很黃很暴力”。一言以蔽之,除非遇上真正值得彼此相愛的人,否則動什麼也不要動真情!

  人太老了,?嗦是難免的,但願這次我能幫到你,然后我投我的胎,你復你的出。切記,隻要按我說的去做,你離“第二春”就不遠了。

  你的朋友:潘金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