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濕淋淋的水蜜桃

兒媳濕淋淋的水蜜桃
窗外小鳥吱吱的叫聲,把我從睡夢中吵醒,懶洋洋睜開朦朧的眼睛,舉起雙手伸了一個懶腰,感覺今天的精神特別好,披了粉紅色的晨袍便走下床。
 
當腳踏到地面,便踩到昨晚用過卻沒有沾上精子的避孕套,呆呆的坐在床邊,望著腳下的避孕套,不禁想起昨晚和丈夫發生……
 
昨天的心情很興奮,腦子不停的想,丈夫外國公幹一個月,今天就會回來,而我也不用獨守空房,心理湧出甜絲絲的喜悅感,愉快的心情下,碰巧又是遇上排卵期,陰穴隙縫處特別濕潺,花瓣的嫩豆發出難受痕癢的感覺,自然也產生了對性的需要和衝動,也許濕滑的陰璧整個月少了雞巴的安慰,生裡難免會遇上這種饑慌的情形吧。
 
晚上故意穿上一件低胸性感透明的短睡衣,除了露出兩條雪滑的粉腿,睡衣的長度,不足遮掩整個毛叢叢的蜜桃,蕩著胸前飽滿的大奶爬上床,立刻挑逗老公的褲檔,摸索那條暖烘烘的雞巴,衝動要將它塞入那條痕癢的蜜桃縫,阻塞源源不絕流出的蜜汁,同時希望雞巴趕走體內的空虛,滿足我強烈的需要!
 
「嗯…老公…我想要…給我…」慾火焚身的我把蜜桃貼在老公的腿邊磨著!當我的手摸進老公褲檔的時候,發現雞巴仍是軟綿綿,不禁大失所望!
 
「老公…別這樣…摸摸我下面…已經全濕了…」我把老公的手放在水蜜桃上。
 
慾火焚身的我,忍不住把頭往下移,最後把兩片濕滑的珠唇,套在紅紅的龜頭上,舌頭像水蛇般的靈活,不停展開挑逗和吮吸,雖然吞吐幾下之後,顯有勃起之像,可是當我為雞巴套上避孕套之後,雞巴馬上便軟了下來,最後他一句太累,便倒頭呼呼入睡,我則要在一旁忍受慾火的煎熬,渡過漫長的一夜。
 
坐在床邊望著避孕套想著的時候,突然想起丈夫約我今天一起吃午飯,看來他還很關心我,也許他知道離家整個月冷落了我,想補償我一點溫暖的感覺吧!
 
早晨的空氣是新鮮,微微的金黃色陽光,照在碧波綠水的海面上,望著窗外大自然的美景,心裡所有的悶氣,也告煙消雲散。
 
我面對窗外的海景,吸了一下新鮮的空氣,舉高雙手開始作晨操,保持身栽苗條和曲線的美態,成了我日常的工作,我不容許身上多加一些脂肪,除了注重飲食之外,還會階級的進行瘦身護理,除了要保持纖腰的曲線,更不容許乳房有下垂的現像,除了定期進行胸部美容,晚上也會按摩乳房,促進乳房的血液循環,以新陳代謝之法,保持乳房的青春活力。
 
今天跑步的時候,發覺乳房很漲,當做了十五分鐘的跑步後,馬上把窗簾掩上,脫下身上的晨袍,立刻將肩膀上的睡衣吊帶,往外一撥,整件紅色薄絲的低胸睡衣,沿著雪滑的肌膚,滑落地面。
 
身上只穿著一條淺藍色薄絲透明內褲的我,對著鏡子小心檢查胸部發漲的乳房,用手指在飽滿的乳球上一按,感覺比平時漲了很多,一驚之下,馬上放開雙手,對著鏡仔細的看,乳房是否有下垂的現像!
 
幸好兩團挺實的乳球,仍然高高挺著,而嬌嫩乳頭在我手指輕撫之下,很快豎起挺硬了,總算鬆了一口氣!
 
蜜桃透過淺藍色的薄絲內褲,呈現一片誘惑的三角洲,手指情不自禁輕輕掃著內褲蕾絲花邊外,腦海裡不停的想,老公昨夜為何不碰我呢?
 
在房間走來走去,總是覺得乳房很不妥,最後顧不了這麼多,立刻拿起床邊的電話,打給了私家醫生兼好友黃慧珊。
 
「早!請問黃慧珊醫生在嗎?」
 
「我是!請問你是?」
 
「我是如心!」
 
「如心,早呀!有什麼事嗎?」慧珊問。
 
「慧珊,今天我起床發現乳房發漲,擔心乳房開始出現下垂的現像,所以打電話來請教你。」我心慌的說。
 
「你這麼年青又勤於做胸部護理,怎麼會這麼快出現乳房下垂的現像呢?」
 
「慧珊,你可以告訴我,乳房漲大的原因嗎?」我心急的問。
 
「如心,乳房漲大的原因有幾個,你上次的經期來得准嗎?」
 
「上次的經期很準呀!」我想了一會說。
 
「如果經期准,就肯定不會有身孕,那你會不會是心理作用呢?」
 
「什麼心理作用?我很正常呀!」我不滿的說
 
「我指的心理作用,是想問你最近會不會房事過多,或者很久沒有進行房事呢?」慧珊馬上解釋說。
 
「這個…有關係的嗎?」
 
「哎呀!你一向很清楚女性的生理變化,可能你太緊張了,自已嚇壞自已吧?你記得上次的性行為,是什麼時候了嗎?」
 
這個問題太尷尬了,但醫生問起,沒理由不如實回答呀!
 
「慧珊……是指和丈夫…還是…自已…的性行為?」我尷尬的說
 
「兩樣都說說吧!」慧珊笑著說。
 
「如果和丈夫的性行為是一個月前,自已進行就隔三天一次!」我臉紅的說。
 
「如心,你的手淫次數太多了,雖然沒有壞處,如果一星期一次,就比較正常,也許是你丈夫不在身邊,所以次數增加了,這個沒有關係,那你昨晚有進行性行為嗎?」
 
「昨晚原本是想,但丈夫要弄進去的時候…最後沒成功…」我不好意思的說。
 
「當時你衝動興奮了嗎?最後有自已解決嗎?」醫生問。
 
「我是處於興奮狀態…但後來自已抑壓,最後沒有進行手淫!」我害臊的說。
 
「這樣我明白了!你的心理原想做愛,生理上已經準備就緒,可是你中途停止,所以生理上產生了變化,沒有得到適應的調和,所以乳房會有些發漲的感覺,這是正常的,你不必大擔心也不用看醫生,或者進行一次性行為,這乳房漲大的感覺,就會自然消除了,明白嗎?」醫生解釋說。
 
「慧珊,謝謝你!我明白了!」我高興的說。
 
「不用謝了!我們是老朋友啊!有什麼事便隨時撥電話給我吧!再見」醫生說。
 
「再見!」我放下電話。
 
通過電話後,心理上比較安心,也許自已也太緊張了,這樣簡單的生理問題,我一向很清楚,慧珊說得對,我確實太緊張,這都是丈夫昨晚弄成我這樣的。
 
我的手仍然輕撫自已的乳房,腦海裡想好不好自已先弄一次呢?伸手到內褲裡面的蜜桃洞一探,發現陰毛已經沾上蜜汁,中指無意觸碰到藏在花瓣的嫩豆,全身如觸電一般,不禁產生顫抖的感覺!
 
「啊…我真的太需要了…老公…為何你昨晚不給我呢?」
 
我的手指在蜜桃洞外輕輕的搓著,全身發熱滾燙,輾轉反則,手指開始搓揉痕癢的乳頭,而乳頭這時候也豎了起來,兩團飽滿的乳球,變得更加的飽漲,手指用力在乳球上一按,乳球似觸電般直衝腦門,興奮的叫了出來!
 
「啊…我不行了…手指要插進去…啊…」
 
當玉指翻開兩片花瓣,就要插進狹窄且發癢的濕徑時,突然想起丈夫約我吃午飯,他要我提早一小時到他辦公室,我突然想起,丈夫會不會想補償昨晚的事,邀我到他辦公室做愛呢?
 
我仔細的想了一會!
 
對呀!丈夫有一次在辦公室和我做愛的時候,兩人都十分的興奮,而且似偷情一樣,莫非丈夫要我提早一小時到他辦公室,就是為了補償我的需要?
 
我現在該繼續嗎?
 
不!我還是保留最浪、最需要的一面給丈夫看,這樣他才會更加的興奮,可是我現在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呀!
 
我知道要是我現在洩了一次,等會的激情就會冷淡,為了讓等會有更激烈的表現,我抑壓內心的慾望,馬上把放在蜜桃花瓣上的手抽了出來!
 
「哇!這麼濕呀!」望著自已的手指歎了一聲!
 
我立刻拿了浴巾跑去沖個涼,此刻只有水才能撲滅內心燃起的慾火!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眼看該是時候準備整裝了。
 
打開衣櫃左翻右找的,始終不知道該挑選哪一件比較好?
 
我突然想起老公很喜歡我雲白粉腿,每次做愛的前戲,他都喜歡將春囊,貼在我的大腿上磨著,享受我粉腿上滑嫩和冰冷的感覺,最後他用我的陰毛,去騷弄他的春丸。既然為了要刺激丈夫的性慾,終於挑了一條淡黃色的超短迷你裙,回頭望著窗外,想起是冰冷的天氣,如果穿這件短裙似乎很不會適?
 
最後為了滿足老公的視欲,我顧不了這麼多,最多披上貂皮大褸保暖了。
 
打開另一邊的櫃門,掛著五顏六色的乳罩,回頭望望窗口,看見窗簾已經掩上,於是把身上的薄絲晨袍脫下,赤裸裸對著櫃前的大鏡,摸了一下胸前漲起的乳房,發現乳頭仍然硬硬的挺著,看來陰穴谷起的痕水不洩出來,奶頭是不肯擺休了!
 
「你就等多一會吧!」自言自語的用手指逗著奶頭說。
 
拿起淺黃色的乳罩,擺在胸前乳房上看了一會,發覺軟杯的蕾絲通花型乳罩,不夠性感,而且軟性的乳杯,顯得乳房不夠突出,於是再找了一件乳白色的硬杯乳罩,但發現是吊帶背扣,不是前扣型,這樣會減低老公的樂趣,苦思之下,終於想起要性感、又要乳前的激情樂趣,用乳貼最合適了!
 
馬上打開擺放衛生條和避孕套的抽屜,終於找到幾個乳貼,這類的乳貼,一向很少用,怕會長期壓著乳頭,影響乳頭紅潤之色,可是今天為了讓老公得到更性奮的樂趣,只好派上用場了,想起老公等會用手指在我乳頭上拔開乳貼的情形,內心一團慾火再次燃起,我真是餓壞了!
 
貼上兩片乳貼後,仍然發現兩粒乳頭凸了起來,不過外面有一件大褸遮掩,心想沒關係吧,貼上乳貼後照著鏡子,看見沾上淫水的蜜桃,就春心大動,但我不能碰它,畢竟我要忍著,好讓老公看看我渴望的一面!
 
我突然想起要是老公的手,摸在我雪滑粉腿的時候,突然碰到我濕淋淋的陰毛,他一定更加的興奮了!
 
「嗯!還是不要穿內褲了!」我臉發燙的對著鏡子說。
 
現在時間也差不多了,馬上挑選多一件上衣,便趕著出去,既然衣內屬於真空上陣,乾脆大膽的選了一件低胸V形的露背吊帶上衣,看著自已一對36C雪白高挺乳球,就像一對挺起的山峰,而且上衣低胸領露出雪白的乳溝,自已也覺得十分的性感!
 
打扮好了之後,披上一件大褸走到門口,穿了五寸高的黃色高跟鞋,臨出門的時候,在鏡子看了一看,鞋面鑲有人工造的藍寶石,身上一套高貴的貂皮大褸和帽子,手指佩戴閃亮的火鑽,唇上艷紅的口紅,身上清香的香水味,想起自已到老公寫樓,扮演一名高貴淫蕩女,臉上不禁泛起片片紅霞!
 
坐在勞斯萊斯房車裡,好像當日坐在新娘車,等著破處那種緊張的心情一樣,雖然是緊張,但內心卻十分的興奮,唯一最擔心是,陰穴隙縫的淫水,沾濕了房車的坐椅,為了不想讓司機發現我胯間留下的水漬,偷偷在坐椅上鋪了兩張紙巾!
 
走進老公的寫字樓,每個人都起身向我打招呼,甚至高層的總經理都故意跑出來迎接我,看見這麼多人的目光投射在自已的身上,想起自已下體沒有穿內褲的情形,一種莫名其妙興奮的刺激感,湧上心頭,臉紅的我緊緊捉著大褸,怕會不小心走光!
 
「黃太,早!」不停傳來耳邊的問好聲。
 
這時候一名高貴中年女人,迎面走了過來。
 
原來是我母親,她是這裡人事部總經理,不過是我結了婚後,她才升上總經理的職位,可能是靠皇親國戚的關係吧。
 
「心兒,找阿輝吃飯?」母親笑著問。
 
「媽,是呀!等會我們一起吃飯吧!」我說。
 
「不!我不想當電燈泡,我先忙去,阿輝的辨公室直走就是了。」母親說。
 
看著母親的背影離去,想不到母親的身栽,仍然保持如此的好,當我們兩人走在一起,相信不會有很多人,看得出我們是母女。
 
終於來到老公的辦公室。
 
「黃太,早!」林秘書看見我說。
 
「早!我老公在嗎?」我笑著小聲的問。
 
「在!」林秘書笑著回答。
 
原來現在當秘書可不簡單,全身都要講究名牌,競爭力很強呀!
 
踏入老公的辦公室,原來已經裝修過了,寬闊的寫字桌,銀白色的窗簾布,金黃色的高級沙發,清雅的酒吧擺放無數的美酒,對著一片大海的窗邊,放著一張消除疲勞的按摩椅,還有一列高爾夫球的用具,地上鋪著一塊人工造的草皮,我開始懷疑老公這間辦公室,是他第二間渡假屋!
 
「老婆,你來了!」老公對我笑著說。
 
「老公,會不會妨礙你工作?」我脫下大褸望著身旁老公的秘書說。
 
「我約了你吃午飯,怎會妨礙我工作呢?」老公走過來說。
 
「黃太,您的大褸沾上油漬,我想要馬上弄一下會比較好,讓我拿去樓下,幫您弄乾淨好嗎?」秘書說。
 
這麼會那麼大意呢?一定是下車的時候沾到車門的油漬,幸好被秘書發現,要不然乾了就洗不掉了,但脫下大褸便會讓秘書看見我穿得如此性感,會不會尷尬呢?但也沒有辨法,幸好秘書是個女的。
 
「麻煩你了!」我脫下大褸遞給秘書說。
 
「黃太,很快便可以拿回來給您,我這就去!」秘書說完轉身就走。
 
「沒有我的吩咐,誰也不准進來,任何電話也不聽!」老公向秘書說。
 
「是的!」秘書出去後把門關上。
 
我聽老公下這樣的命令,心裡十分興奮,老公真的想和我在此,大幹一場,我突然想起,忘記帶避孕套了,真糟糕!到了這個地步也沒有辨法了,沒有避孕套就沒有避孕套,射進子宮裡就射進子宮裡吧!
 
老公看見秘書出去後,即刻走過來抱著我親了一下,他的手伸進我的衣內,在我乳房上輕輕摸了-下!
 
「老公…怎麼…你不怕…有人進來嗎?」我假矜持的說。
 
「秘書在外面守著!不用怕!來…」老公繼續親著我臉。
 
「親愛的…你沒戴乳罩…」老公把嘴移到我的耳邊說。
 
「別說嘛…羞…」我臉紅的說。
 
「嗯…癢…」老公用口吹了口氣到我耳洞裡。
 
我雙手環抱老公向他索吻,當我兩片潤唇碰到老公的鬚根,一種騷癢的刺激感似觸電般傳遍全身,我緊張用力摟著他,突然一張發燙的手,摸在我的光滑的臀部,我全身酥軟的把腳張開,希望這張火掌,盡快摸那流出瓊漿的蜜桃縫!
 
「親愛的…內褲…也沒穿…好性感呀!」老公色迷迷的說。
 
「啊…老公…我很想…我要…」我發出強烈的渴求。
 
我受不了老公三路的攻擊,乳頭已經被他挑到漲硬豎了起來,蜜桃更是氾濫濕了一大片,我不停的扭動臀部,碰觸老公暖烘烘的手,想把那條濕滑痕癢的隙縫,套在老公粗大的姆指上!
 
突然!發現下體被一條長棍頂著,原來老公的雞巴挺了起來,我馬上解開老公的褲檔,掏出一條熱辣辣的雞巴,掀起下體的迷你裙,捉著火燙的龜頭,拚命擦那發癢且濕滑的陰蒂,原來我的陰蒂已經從兩片花瓣裡豎了起來!
 
「老公…嗯…給我…快…給我…」我發出渴望的呻吟聲!
 
「親愛的…幫我親親它!」老公的雞巴向我推了一下說。
 
我忍著蜜桃萬蟻爬行的痕癢,馬上蹲下用手握著高挺的雞巴,毫不猶豫的張開口,將整隻雞巴含進嘴裡,不停的吮吸!
 
我很久沒親過火辣辣的雞巴,很久也沒嗅到男人那股尿味,舌頭拚命舔著紅潤的龜頭,急不及待將雞巴含進嘴裡。
 
我想起老公最喜歡我玩弄他的春囊,我馬上把雪白的玉指,插入老公那條藍色的內褲裡,輕輕用玉指挑逗兩粒春丸,逗得老公緊緊捉著我的頭髮。
 
我加快吞吐老公的雞巴,雞巴不停的漲大,他的臀部突然將雞巴往我嘴裡抽送,但他的動作太劇烈,碰到我的喉核,這一下突如其來的的動作,把我淚水也逼了出來,但我都忍下來,為了不想老公掃興,繼續用嘴巴勉強的吞吐!
 
我偷偷將濕透一片的水蜜桃,移到老公的腳指上,脫下身上的迷你裙,立刻將藏在花瓣裡發癢的陰核,貼在老公粗大的腳指上,瘋狂的擦著,偶爾大腳指,從濕滑的桃源洞口,滑了進去,挑起我劇烈的興奮,一陣陣的快感把隙縫的瓊漿,全部湧出洞口,流出的瓊漿沿著腳指,流到老公的腳板上!
 
「親愛的…別親了…我受不了…會射的…!」老公推開我的頭說。
 
我聽到老公說要射,一驚之下,馬上停止口和手的動作,我不能讓他這樣射精,慾火焚身的我,還沒有解決,怎能半途煞車呢!
 
老公深深吸了口氣,幸好冷靜的把門口精子忍著,沒有噴射出來!
 
「老公…幫我脫掉…」我站起來將胸前飽滿的大乳,貼在他的胸膛嬌憨的說。
 
我想老公看到我兩個性感的乳貼,他一定會興奮極了!
 
老公細心的脫掉我的上衣,隨手往沙發上一拋,當老公發現我兩個乳頭,貼上了兩片乳貼,不禁衝動的親了一下,慢慢用牙齒將乳貼撕開!
 
「老公…你壞…從哪學的…」我撒嬌的說。
 
「靈感之作呀!」老公笑著說。
 
兩個乳貼被老公的牙齒,撕下丟在地上,我心一慌馬上拾了起來。
 
「老公…都濕了…等會我用什麼遮掩呢?」我摸著發硬的乳頭說。
 
「不貼就不貼嘛!算反正你有本錢呀…哈哈…」老公嘻皮笑臉的說。
 
「我不依…羞嘛…我要罰你…」我撒嬌的說。
 
「親愛的怎麼罰呢?」老公搓著我的乳房說。
 
「我要你…好好…的滿足…我…」我臉紅的說。
 
「好…」老公望著我說。
 
老公抱起我放在寫字桌上,將我兩條粉滑的大腿分開,握著大雞巴對準蜜桃的小洞,準備插進去的時候,突然門被打開了!
 
我一驚之下,馬上用手掩著赤裸裸的身體,回頭一望原來是爸爸走了進來!
 
爸爸進來看到我們的情形,嚇了一跳!
 
「老公,爸爸怎會有鎖匙的呢?這下怎麼好,羞死了!」我小聲的問。
 
「老爸的鎖匙是萬能匙,全部的門鎖都能打開!」老公馬上藏起雞巴,用身體掩著我,我很尷尬站在老公背後,全身不停的顫抖!
 
「董事長…他…沖…」秘書嚇到不知該怎麼說。
 
「沒事了!你出去吧!」老公說。
 
秘書出去後,爸爸氣沖沖的走到老公面前,將手上的文件丟到他的身上,接著用力的在老公臉上,打了一巴掌!
 
老公呆呆的望著老爸!
 
「你這個敗家子,出國一個月幹了什麼回來?在對方面前擺什麼架子?現在好了,眼光光看著六十億的生意告吹了,當初是你逞強要接手這件交易,結果把好好的交易,無故給弄跨了,我下個月在董事會上,將會廢除你身上所有的職務!」爸爸氣憤的說。
 
我看見老公被爸爸打了一巴掌,整個心快要跳了出來!
 
「老爸,關我什麼事?」老公辯護的說。
 
「要不是你在拍賣會上落對方的面子,這宗交易又哪會告吹呢?你這個敗家子…」爸爸再次打下一巴掌!
 
這次丈夫很生氣的用手擋著,接著向老爸身體一推,老爸整個人推到地上,丈夫氣沖沖的走了出去!
 
我整個人被這一剎那的轉變,嚇呆了!
 
丈夫走開之後,我的身體沒有了遮掩,變成赤裸裸的站在爸爸面前,原想拾起被丟在爸爸腳下的衣服,可是老公又衝出去,我擔心他們父子倆鬧僵,馬上想把老公捉回來,可是老公開門走出去,我也被他這股蠻力,拖到辦公室外!
 
全身赤裸裸的我站在辦公室門口,十分的尷尬,所有人的目光,同時全投射在我光滑的身體上!
 
「全部人轉過頭,不准看!」老公大喝一聲!
 
「老公,別衝動!快回去向爸爸道個歉!」我躲在老公身後說。
 
「不!老爸氣在心頭,我進去肯定會火上加油,他的臭脾氣你不是不知道,看來這趟我真的一怎所有了!哎…」老公歎氣的說。
 
我想這回該怎麼辦好呢?老公事業心很重,而且他一心要當上主席的位,這次他想表現自已,想不到會出事,如果真的被爸爸廢除他身上的職務,老公一定受不了這個刺激,況且爸爸一直喜歡外面那個私生子,萬一爸爸借這次機會,而把那名女人和私生子接回來,老公未來的日怎麼過呢?他又怎能忍受這股氣呢?
 
「老公…你不怕爸爸會趁機把…那女人接回來?」我說。
 
「我就是擔心這個問題,你幫我勸勸他,老爸最聽女人的話了,老婆,這次你一定要幫幫我,別讓老爸廢除我身上的職務…求求你…」老公哀求的說。
 
老公說得對,爸爸最聽女人的話,為了老公,我只好進去求爸爸給老公一個機會,這麼久以來,老公是第一次求我,所以我一定要為他辨好!
 
「老公,你別離開公司,別讓我擔心你!」我抱著老公的身體說。
 
「我到會議室坐坐,等老爸的氣消了,再說吧!」老公說。
 
「我進去了…」我偷偷望了眾人一眼,心想這回糗大了!
 
我走進老公的辦工室,發現爸爸坐在沙發上,手上還拿著我那件低胸V形的露背吊帶上衣和迷你裙看著,我光著身體走了過去。
 
「如心,別碰到我的腳,剛才被那個不孝子一推,給扭到了腳根,現在還隱隱作痛,看來我身旁該找多一個人看著,是時候把他們接回來了!」爸爸說。
 
果然被我猜中爸爸的心意,他確實想把私生子接回來,既然爸爸用他們兩個字,應該是打算把母子二人都接回來吧,那我老公的職位肯定不保了。
 
「爸爸,您扭到了腳根嗎,讓我幫您推拿一下,其實您不用擔心沒人照顧您,還有我可以照顧您,我相信阿輝會慢慢改的,您可否把上衣還給我!」我臉紅的說。
 
爸爸看了我一看,似乎對我的上衣很感興趣!
 
「如心,你幫我推拿一下腳根,這件上衣的質料不錯,您倒杯酒給我。」爸爸仍然看著衣料說。
 
我光著身體走去酒吧,從鏡子反映下,發現爸爸一對眼睛,望著我光脫脫的圓臀,一種羞怯的感覺湧上心頭,感到非常的尷尬和臉紅!
 
走到酒吧拿起手晶杯倒了酒之後,便雙手將酒遞給爸爸,當雙手遞上酒杯的時候,雙手無法遮掩身體的重要部位,兩粒豎起的奶頭對著爸爸的臉,雖然雙腿緊緊的合閉,可是陰毛卻無法遮掩,實在難為情!
 
我把酒杯遞給爸爸的時候,他的一對眼睛盯著我豐滿的大乳上,無形的刺激感,再次湧上心頭,奶頭髮漲的挺硬,為了怕蜜桃流出蜜汁,我馬上蹲下,提起爸爸的腳根推拿,我緊緊合閉雙腿,盡量隱藏蜜桃那條紅紅的濕隙縫!
 
當脫下爸爸的鞋子,看見他的腳指,不禁想起剛才用老公的腳指磨著陰核的情形,陰核這時候再次痕癢,我知道下面的水蜜桃又起了變化!
 
「如心,天氣這麼冷,怎麼你會穿如此薄的上衣呢?」爸爸望著我問。
 
突然被爸爸這一問,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被爸爸這一問,不知所措緊張而大力的在爸爸腳上一按,爸爸立即喊了聲痛後把手中的酒杯翻倒在身體上,而我的上衣和裙也被酒淋濕了!
 
我緊張的站起來,立刻拿開爸爸身上的酒杯,用紙巾抹著爸爸身上紅酒的水漬,我慌張的抹著,暗中指罵自已太粗魯了,突然我看見我的上衣和裙,全都沾了紅酒,那我怎能穿呢?
 
我如熱鍋上的螞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一邊抹一邊望著爸爸的神情,不知道他是否生我的氣?當我望爸爸的時候,發現他一對眼睛,直盯著我的胸脯,我往胸脯一看,發現我兩團飽滿的乳球,隨著我的動作不停的搖擺著,兩粒豎起發硬的奶頭,在震盪的乳球上起舞,感到十分的尷尬和羞怯!
 
「是不是那個不孝子,要你穿成這樣到辦公室胡鬧的?」爸爸嚴肅的說。
 
我不能讓爸爸對老公更加不滿!
 
「爸爸,我自已故意的!」我害羞的說。
 
「是你故意的?為什麼不在房間弄,卻要來到辦公室弄呢?你是在替他說好話,平時你很注重儀態,我絕不相信你會如此放蕩!」爸爸不相信的說。
 
我一定要爸爸相信是我要求的,絕對不能讓爸爸多一個藉口指責老公!
 
「爸爸…是我臨時…很想…需要…所以衝動跑了上來…」我羞怯的說。
 
「我不相信!你們剛才弄了多久?弄好了?」爸爸問。
 
「還…沒有…剛才只是前戲…」我臉紅的說。
 
爸爸這般追問,羞怯挑起我內心的興奮,可能是第一次赤裸裸面對第二個男人,所以會產生如此的強烈刺激,乳頭和陰核的痕癢使我全身發熱,我盡量抑壓內心的慾火,可是我的生理狀況卻不容許我抑壓!
 
「那是說還沒有解決?」爸爸問。
 
「是的!」我臉紅低著頭說。
 
「既然沒有解決?你說是你主動上來辦公室找阿輝的,那你肯定很衝動也很需要了,下面該會很濕吧?」爸爸問。
 
死了!爸爸怎會這樣說呢?
 
突然!內心湧出一陣強烈的恐懼感!
 
「爸爸,是的!很……濕…」我臉紅的說。
 
「可否給我摸摸看?證明你有沒有撒慌?」爸爸說。
 
什麼?爸爸要摸我的水蜜桃,那怎麼行呀?
 
我畢竟是他的媳婦呀!
 
「爸爸,不好吧…我害羞…」我心慌慌的說。
 
「我早知道你替那個不孝子說話!」爸爸生氣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