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火車(全)

火車(全)

吉兒阿姨是媽的雙胞胎妹妹,當我小的時候,我們每年都會和阿姨相聚二 、三次,有時是我們開車到她家裡,或是她會搭火車來和我們相聚。阿姨 很喜 歡搭火車,因為她總會花數個小時來告訴我們搭火車時所見的趣事,我對 關於 火車的話題也非常感興趣,所以總是會纏著她天真的問說我可不可以和她 一起 搭火車回家,那時我只有五歲而已,「下一次吧,等你再長大些,好不好?」 她總是笑著這樣對我說。   我從不認為媽和阿姨是雙胞胎姊妹,因為他們從來都不穿相同的服 裝,他 們的髮型也從未相同過,而且阿姨有著一頭漂亮的金髮,每次當我天真的 問說 為何他們的髮色不同時?爸爸總是笑著對我說:「看看阿姨的髮根吧,孩子, 她的頭髮並不是真的金髮。」那時的我從未真的了解爸爸說的是什麼意思, 長 大後我才知道,只要女人高興,他們可以將自己的頭髮染成各種顏色。   在我十三歲那一年的夏天,吉兒阿姨又來到我們家玩,我們已經有幾 乎快 二年沒有看到她了,因為她一直和她那不知是第三還是第四任的先生在海 外旅 行,當我們到火車站接她回家時,她和爸媽熱情的擁抱,但卻只是睜大了 眼凝 視著我。   「老天!你已經長這麼大了!」她邊說邊把手臂伸出要我擁抱她。   我歡喜的靠了過去,她熱情的抱著我把我壓在她的胸前,我的鼻子牢 牢的 靠在她的乳溝上,阿姨的身上散發出一種迷人的香味,我的臉就這樣緊緊 的靠 在她柔軟的乳房上許久。   阿姨在家裡待了一個星期之後,這天爸爸出城去了,媽和阿姨二人舒 服地 在院子裡靠在一起彼此閒聊著,而我則專心的在一旁聽著他們姊妹的談 話,這 天阿姨穿著一件寬鬆的棉質洋裝,她愉快且興奮的說著媽在年輕的時候是 如何 的狂野的話題。我們在院子裡待了很長的時間之後,阿姨突然站起身來伸 個懶 腰,太陽光使的她的棉質洋裝變成了幾乎透明,她穿洋裝時底下從來不穿 任何 的內衣褲,媽總是不斷的告誡她最好穿上些內衣以免曝光了。過了一會我 開始 坐近阿姨的身邊,希望藉著陽光可以多看清楚阿姨一些,我想她和媽都注 意到 了我在做什麼,然後阿姨起了身說要去浴室沖個涼。   「小鬼,你看夠了沒有!」,她經過我身邊時低下身來在我耳邊輕聲的 說 。   我害羞的臉紅了起來,口吃的說著語無倫次的話,就這樣她看著我笑 著走 進了屋內。其實我最近突然對女人的身體感到了興趣也學會了如何手淫, 有好 幾次我看到了媽只包著浴巾從浴室出來,從此之後我總是竭盡所能得要偷 看到 媽的身體,當我每次幸運的從裙子底下或是從寬鬆的上衣偷看到媽的身 體,我 都會到浴室去幻想著媽的身體掏出肉棒來手淫。   那天晚上,我睡醒了過來覺得口渴和尿急,所以我起了身上廁所,接 著下 了樓想要到冰箱拿些冰水來喝,到了樓下我發現媽和阿姨仍然在院子裡一 邊聊 天一邊喝著酒,我突然聽到她們提到了我的名子,所以我走近一點,想聽 聽看 他們在談論關於我的什麼事情。   「你知道嗎?他今天是多麼努力的想要看清楚我的衣服底下。」,阿姨 開 心的向媽說著。   媽則告訴阿姨她看到了好幾次我在手淫,我羞愧的覺得我最好趕快回 去乖 乖睡覺。媽又說了她也常常看到了我努力的要偷看她的裙內,也常常發現 我在 浴室外偷看她脫衣服或是瞧著她分開的雙腿。   「我看妳是故意的吧?」,阿姨笑著對媽說。媽喀喀的笑著承認她確實 故 意製造了很多機會給我,因為她想看看我會有什麼反應。   「直接到浴室裡手淫,我打賭!」,阿姨笑著說。   「沒錯,他正辛苦的在度過他的青春期。」媽笑的更開心了。   在阿姨離開的前一個晚上,我仍然像小時候一樣天真的問阿姨說我可 不可 以和她一起坐火車回去?這一次的答案卻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嗯,你媽已經和我討論過了。」她笑著對我說,「你打算如何和我共 度 這幾個星期呢?」。   我實在不敢相信,阿姨居然願意答應我,完成我這個從小就一直存在 的願 望,我把頭轉向了爸爸和媽媽向他們求證。   「小蠻牛,好好的去玩吧!」   他們點著頭笑著對我說。我開心的尖叫了起來,跳到了爸媽的懷裡, 親吻 著他們倆,謝謝他們可以讓我做些其他的事情,而不用老是打工幫鄰居割 草來 度過整個暑假。   「我馬上去收拾行李!」,我飛快的向樓上衝去邊開心的叫著說。   旅途就在興奮中展開了。我們會在火車上待上將近12個小時,所以 阿姨 搭火車時都會選擇臥廂。我們在普通車廂隔著窗戶向爸媽揮手告別,接下 來的 一個小時,我興奮的站著緊靠窗戶,向窗外看著各式各樣令我感到新奇的 事物 和感受著火車移動時的速度感。這時我覺得有點累了,我坐回了位置上向 正在 看著書阿姨微笑著,我向下瞥見了阿姨正交叉著腿坐著,裙子拉高到她大 腿的 一半,我感到我的肉棒開始不安分了起來。   「你喜歡我的腿嗎?」阿姨打破了沉默突然對我說。   「是……是的……阿姨,我很喜歡。」我紅著臉害羞的將頭轉向窗外 不敢 看她。   「其實我並不介意你那樣看我。」,她接著說,「你是否像喜歡你媽媽 的 腿一樣的喜歡著我的腿?」   「我……我不懂妳的意思。」我有點吃驚得把頭抬起來看著她,我發 現我 的肉棒把我褲子頂的更高了。   「妳媽曾和我談論過你……,她知道你總是試著想要偷看她的裸體和 裙內 。」,我聽著她繼續說,假裝著我沒聽過他們的談話。   她將書本閤了起來,身體轉向了我,把她交叉的雙腿緩緩的打開,我 將視 線轉向她的裙內看見了她的大腿,我突然覺得有點喘不過氣來。她將頭抬 起來 看看四周,確定沒有人走過來之後,她將裙子拉高了大約6吋,然後將膝 蓋打開 約一個腳掌的寬度,當她將腿分開時,我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的大腿,最後 我看 到了她的陰毛,這時我才發現原來她一直都沒有穿上內褲。   我難以置信的看著這一切,接著她拉著我的手放在她的右大腿上輕輕 的來 回輕撫著,她又抬起頭看了看四周,然後輕聲的對我說:「摸摸吉兒阿姨的 陰 戶。」,我的手慢慢的滑向了她的陰戶,當我的手移到她的陰毛時,阿姨將 腿 打的更開了,我發現在她肉縫的兩旁有著粉紅色的陰唇,當我輕撫著阿姨 的嫩 穴時,我發現它開始濕潤了起來,阿姨輕聲的叫我再用力些。   她突然拉著我的手將兩隻手指放進了她的肉穴裡,她開始前後來回的 移動 著她的臀部,同時將我的手指在她的肉穴裡作反方向的運動進出著,對於 13 歲的小男孩來說,這一切實在是太刺激也太瘋狂了。這時有個人從走道上 走了 過來,阿姨迅速地坐了回去把裙子放了下來,也叫我趕快回去坐好,當那 男人 經過之後,她低下身來對我說:「我們到臥廂去。」,她起了身拉著我的手, 幾乎是用跑的穿過走道來到了我們的臥廂。                (待續)                火車(二) 原著:MomWasaTwin(StorybyGeorge) 翻譯:Alung   進入臥廂之後,吉兒阿姨隨即把門給鎖了起來,然後把衣服從下往上 給脫 了下來,老天!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完全赤裸的女體。阿姨碩大渾圓的乳房上,有著如 錢幣 般大小的乳頭。接下來我只能手足無措的站在原地看著她猴急的把我的上 衣給 除去,對即將可能發生的事情,無助的感到恐懼與期待。   我並不清楚一個13歲男孩的陽具應該有多大?但當阿姨拉下我的短 褲時 ,她停下來且盯著我早已勃起的肉棒說:「天阿!沒想到你的肉棒是這麼的 大 !」我的臉又紅了起來,因為我並不是很清楚這是褒還是貶。阿姨溫柔的 讓我 在床上躺下來,接著移到了我的下身,一邊看著我一邊用小口含住了我的 龜頭 ,接著我看到也感覺到我的肉棒在阿姨溫暖濕潤的小口中一吋一吋的消 失,性 感的小口最後整個含住了我的肉棒且開始上下的套弄了起來。老天!這感 覺實 在非手淫所能相比!我開始無意識的呻吟了起來,她把頭抬了起來問我感 覺如 何?我連忙微笑著對她點頭說是,她也微笑著接著繼續她的工作。   大約二分鐘後我開始感到射精的衝動了,我輕拍阿姨的頭說:「吉兒阿 姨 ,小心!我快要射了!」她立刻更加賣力的上下吸允著我的肉棒,接著我 無法 控制的在她口中開始噴射了,在她的口中射精實在比我之前射在家裡馬桶 的感 覺好太多了,她把我的精液一滴也不剩的吞了下去。   當我停止了噴射之後,她爬上了床跨坐在我的大腿上,接著開始繼續 用手 上下撫弄著我的肉棒,不知為何我的肉棒並沒有像平日手淫後的軟化下 來,接 著阿姨把她的下身抬起,將我的肉棒頂在她兩腿之間的肉縫上,然後慢慢 的坐 了下來,我看到我的肉棒在她的肉穴中慢慢的消失,阿姨溫軟濕潤的陰道 壁緊 緊的箍住了我的肉棒,一種全新的快感再度襲向了我,我又開始呻吟了起 來, 我抬起頭對阿姨說:「我愛你!阿姨」。她對著我微笑然後低下頭來吻上了 我 的嘴唇。   阿姨把舌頭滑進了我的口裡,接著我把手向上移動開始玩弄起她的乳 房, 阿姨持續上下著移動她的臀部,讓我的肉棒在她的肉穴中進出。她的肉穴 真的 是無法言喻的溫暖濕潤,很快的我又開始感到射精的衝動。她停下來坐著 把手 放在我的肩上對我說:「你真的有個一般年輕人所沒有的大肉棒!」我感到 自 豪的微笑了起來,因為我可以從她的臉上和她興奮的聲音中知道,我的肉 棒確 實是她所想要的東西!   阿姨又開始上下套弄和擠壓著我的肉棒,然後用相當大的音量對我 說:「 你真的是一個絕佳的做愛高手!」我從來沒有聽過大人說過這種話,尤其 是阿 姨或是媽媽。她更加狂野的上下套弄著,接著把頭低下來用怪異的眼神看 著我 說:「我打賭你一定希望現在的我是你媽媽,對不對?」當她那樣說時,媽 媽 裸體的畫面閃過了我的腦袋,我幻想著坐在我身上的是全身赤裸的媽媽, 我開 始噴射,把我的精液深深的注入阿姨的陰道最深處……   之後在阿姨家的二個星期裡,阿姨一直讓我和她睡在一起,並且教了 我一 切有關性的事情。當她和最後一任丈夫離婚後,她決定不再和任何男人牽 扯在 一起。她對我說我是她新的“男人”,而我也很喜歡這個主意。二個星期 很快 的就過去了,我很確信我愛上了阿姨,但是她最喜歡的是假裝是我媽的和 我做 愛,她喜歡我叫她媽,她也喜歡叫我“兒子”或是“小寶貝”,而她總是 這樣 最容易達到高潮。   在回家的火車上,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睡覺,因為我在阿姨家的時候, 每 天晚上幾乎只睡5個小時而已,她一直不停的要求和我做愛。一直到後來 長大時 ,我才真的知道要去體諒有如此慾望的女人。   爸媽到火車站來接了我之後,接著我們就直接開車送爸爸到機場去, 爸爸 因為生意的關係要到西雅圖一個星期。媽媽和我在登機門外等著飛機起 飛,她 叫我告訴她是如何在阿姨家裡度過這個暑假的,但是我不知道要如何告訴 她, 因為大部分的時間裡,我都是光著身子待在阿姨的臥室裡。   「我猜你一定看到了好幾次阿姨的衣服底下,是不是?」媽開玩笑的 對我 說,希望從我臉上看到些反應。   我一邊向開始滑行的飛機揮手一邊笑著對她說沒有。媽搭著我的肩和 我一 起走出機場她繼續追問我回答她的問題。   「如果我說是的話我會不會有麻煩?」我問她。   「當然不會!我知道你正在經歷青春期,而我也知道你阿姨喜歡挑逗 所有 不同年紀的男人」媽用肯定的語氣說。   當我們開車離開了機場後媽用懷疑的眼光檢視著我問說:「在阿姨家的 時 候她有沒有挑逗你?」我以如她一樣的眼光看著她回答說:「她並沒有真的 挑 逗我。」   在一個紅綠燈停下來時,媽轉過頭來對我說:「吉兒阿姨是不是做了比 挑 逗更過火的事,是不是?」   我無法控制的笑了出來,輕聲的回答她說是。「她教了我關於“性”這 方 面的事。」   媽目瞪口呆了幾秒,難以置信的問說:「你是說她“告訴”你有關性的 事 情」,「不!她“教”了我所有的事情!」我回答說。   停在我們後面的車子按起喇叭要我們快走,所以媽又將車開動。她有 好幾 分鐘都沒說話,然後她要我告訴她到底阿姨還有我做了些什麼事情?我老 實的 告訴了她在火車上,還有這二星期來的所有事情,還有我們喜歡以母子相 稱的 嗜好。媽用難以置信的眼光檢視著我,我原本以為她會大為光火,但她並 沒有 多說什麼,當我告訴了她整個旅遊的過程之後,她問說:「你真的喜歡把阿 姨 假裝成我?」我摸著媽的手臂說:「這是最好的部分,我喜歡閉上眼睛幻想 著 和你做愛。」   回到家之後媽接過了我的行李放在地上,她拉著我的手上樓往她的房 間走 去,「今晚你不用再閉著眼睛幻想是我了!」媽邊說邊開始脫去她的衣服, 我 的肉棒開始立刻硬了起來,堅挺到我要費相當大的力氣才能脫下我的牛仔 褲, 她脫下了褲子,注視著我脫掉褲子後跳出來的肉棒說:「老天!兒子!你有 根 巨大的肉棒!」   「吉兒阿姨也是這麼說!」我報以微笑的回答她。我貪婪的注視著赤 裸的 媽媽站在我面前,我發現除了頭髮的顏色不同外,他們的確是雙胞胎。因 為我 曾經在阿姨的房裡仔細觀察過她的身體。我走向媽媽將手放在她的乳房 上,媽 媽的乳房的大小如同阿姨一樣,也有著如錢幣般大小的乳頭,臀部、大腿 及恥 丘上的陰毛也和阿姨一樣。   我讓媽躺在床上接著爬向她的兩腿間,「你要和你的兒子做愛嗎?」我 在 媽媽的耳邊輕聲問說。接著輕咬著她的耳朵,當我將龜頭頂在媽的肉縫上 時, 她的身子顫了一下,「啊……寶貝兒子!」   當我的龜頭開始往前推進時,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接著把媽的腿 往上 抬高圍住了我的腰。「我愛你!媽!」我在她的耳邊說,「我也愛你!兒子! 」媽溫柔的回應我。   媽和阿姨最大的不同是,媽媽喜歡溫和的做愛,阿姨則是喜歡激烈的 過程 及說著挑逗的話。媽輕拍著我及溫柔的撫摸著我的肩膀、脖子還有背部, 指導 我溫柔的進行我們的性愛。她輕輕的吻著我的耳朵和臉頰,用手指梳弄著 我的 頭髮。而整個過程中,我則是放低手肘將手指放在她的頭髮裡輕扶著她的 頭。 很快的我們快達到了高潮,媽高潮時也是一樣的溫柔緩慢的迎合著我的動 作。 當我開始噴射時,她要我停止所有動作,讓她可以感受精液強烈拍打陰道 深處 的感覺。   那個晚上媽和我不停的做愛,每次當我射完精,媽會繼續套弄或是用 嘴巴 讓我的肉棒再度堅挺。直到快天亮時,他終於願意讓我休息一會,但是一 個小 時後我再媽的吸允中再度醒過來。但這一次她並沒有在我堅挺後停止動 作,我 知道媽想要我可以好好的享受她的口技。我扶著她的頭跟著她緩慢套弄動 作。 她用嘴唇及舌頭輕柔的纏繞著我的肉棒。這真是一種令人無法言喻的快 感!我 開始大量的噴出精液,媽一滴不剩的吞了進去,然後接著用舌頭把我的肉 棒給 舔了乾淨。我再度確信媽和阿姨是雙胞胎,因為它們都需要大量的性愛!   今年夏天我即將滿22歲,從13歲起的每年夏天我總會和吉兒阿姨 相聚 幾個禮拜,媽總會為我和阿姨的相聚吃醋,但我都會算準爸爸出差的時間 後回 到家,用我的肉棒來撫平媽的不平,自從阿姨教我性愛後,我一直沒停止 和他 們姊妹倆做愛。最近媽開始和爸談論離婚及搬去和阿姨住的事情,她當然 堅持 她的寶貝兒子一定要跟著她,我的肉棒當然也如此認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