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為一個男人付出感情

路海萍用七年的青春,為一個男人付出感情,不僅愛他,還愛他的家人,照顧他多病的母親。然而,遠距離的愛情終於敵不過對方的變化,他寫信來跟她分手……她絕望之際跳湖自殺,被老實善良的男人雷救起。他是她的恩人,她希望能把他當愛人,報答這份情……(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 記者印象:路海萍三年前就找過記者,想講述她的故事,但由於種種原因中斷了。這次,她又哭著找到了記者,面容有些浮腫,嘴唇乾枯,她顯得格外憔悴。給記者看她帶來的照片,那是她和心愛的男人的合影。儘管那個人不高不帥沒有錢,但她對他始終念念不忘。
  火車上邂逅老鄉
  我常常回想,1999年的秋天,如果我沒有遇見馮輝,我的人生會不會不同呢?
  我學歷不高,一直在武漢做家政工作。16歲從家鄉恩施大山裡走出來,在武漢這個大城市裡磕磕碰碰地生活著。1999年的秋天,我坐在回恩施的火車上,打算回家看看身體不好的父母,我對面坐的就是馮輝。
  他穿著筆挺的外套,真不像我們山裡人,他的笑容靦腆,皮膚又白,笑起來像個姑娘伢。他找我聊天,我也羞澀地回應幾句。原來,我們兩個人的家住得並不遠,他也是回家探親的。馮輝有出息,通過技能考試考到了杭州那邊,一邊學技術一邊在讀書。
  下車後,我們互相交換了地址。那時候,我們都不富裕,還沒有手機。馮輝說,等他回了杭州,我們就書信往來。
  幾乎每個星期都會接到他的信,我會反復讀,放在口袋裡,時不時拿出來溫習。他說,最愛的人是我,善良而溫柔,而最放不下的就是山裡的老媽媽,她體弱多病,讓他牽掛。
  我說,好,等你回來,帶我去你們家,以後我來照顧她!
  下一個假期,馮輝回來了,他牽著我的手,帶我山裡到處玩。每過一條小溝,他都會小心翼翼地牽起我的手,這種感覺太幸福了。最後,他帶我回了那個清貧的家。雖然房子很大,但是潮濕簡陋。我心裡一方面驚歎他母親的能幹,獨自培養幾個孩子成長,另一方面感歎馮輝聰明,他從這樣的家庭到大城市工作學習,真不容易。
  馮輝的母親拉著我的手笑了,她喜歡我,我看得出來。在內心我也默默發誓,馮輝不在的時候,我要替他好好照顧母親。
  七年照顧“准婆婆”
  我私自上門的消息傳到了我父母那裡,這成了村子裡的笑聞。要知道,沒有經過男方提親,就自己“送上門”,還說“主動照顧對方母親”這種話……在那個閉塞的村莊,簡直是奇恥大辱。爸爸火冒三丈,“你若敢過去做那些不要臉的事情,我就和你斷絕父女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