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為挽回愛情我給男友口交

為挽回愛情我給男友口交
那年我16歲,青春活力。進入本地一所衛校讀西醫。一切在我的眼裡都是那麼的色彩鮮活,直到遇上開陽。開陽來自廣東,個子不高,但長得很陽光籃球打得極好我也不知道我們是時候成為好朋友的。但我明顯的感覺到我被他無所不在的魅力所吸引。也許有些事情在你有了某種感覺的時候就註定了它的發生。
在期末考試的前一個星期,我因與老爸發生爭執住到了學校,我與開陽合鋪,挨著他滾燙光滑的肌膚我的欲望象火苗般撩動不止。理智在那一刻似乎麻木了,我試控探的把手放上了他的胸膛,並小心的移動,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已忘所以的緊緊抱在了一起,青春的火焰激情的燃燒,我真希望就這樣永遠的陷進這幸福的漩渦。不再醒來。
清晨象一記醒藥,當我們重新站在陽光的下面,我們什麼也沒說,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而一到晚上我們就會火熱的纏綿在一起,相互親吻相互撫摸,相互摩擦直至精疲力盡。但我們只是默默的進行,從不說話。直到今天我仍為此懊惱我沒有對他說明白。
寒假很快的來到,我苦熬著那十多天,熱切的盼望開學,並想像著見到開陽後要說的話度日如年。一開學我才知事情並非我所想像,開陽的臉上找不到我期許的那種快樂,這讓我感到異常的失望,心裡有如遊過一條蛇—-全是冰冷的悸動。我的自尊讓我絕不低頭,我也極力表現出無所謂的樣子,可是天知道我是多麼的在乎呀!我在等待機會我要對他說明一切。
機會終於來了,朋友過生日我們都在一塊慶祝,我想灑是可以壯膽的東西。
於是我挺豪氣的一杯接著一杯的喝直到身體開始搖晃開陽才把我勸住,我靠在他肩上一個勁的想要從他的眼睛裡找到一絲暖昧的痕跡,可是沒有。沒有就沒有,反正我今晚一定要弄明白。回到宿舍我纏著要跟開陽睡,他並不拒絕。一上床我就裝著不清醒似的去撫摸他,他把我的手拿開,我偏不,我負氣的壓上他身他似乎不再掙扎,我找到他的唇,但他不讓我進入,那改攻吧,我開始一路親下去,他似乎抑制不住的開始回應,使勁的搓擦著我,我們脫了彼此的內褲,火熱的激情再次燃燒,那時候什麼也不懂的我既然為他做了口交,可是一晚過去我依然什麼也沒說出口,我不知道在他的面前為什麼那麼的懦弱,敢做卻從來不敢說,也許我是怕他笑我也許我怕由於我的冒然出聲打破沉默反而讓這個美夢速效消失。
以後的日子我們仍經常的纏綿在一起,晚上的他是那麼的溫柔激情可白天卻對我時冷時熱,這讓我感到痛苦,可開陽似乎並不知道。
我沒想到的是開陽竟然會被學校開除,因為打架也因為成績差,由於喜歡他我並沒注意到,
這一走我們再無聯繫,可我始終無法忘記,我始終認為他就是我生命中最好的,但我沒想到日子這麼長了他仍然那麼清晰,可我還能遇上他這麼好的嗎,直到今天我都不知道他是不是同志,因為幼稚我永遠失去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