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無法抵抗寂寞我自動送上門的女人

我曾經為了愛付出我的一切,當我不再對愛情留戀,更不相信愛情的時候,我的現在的丈夫挽救了我死去的那顆心,但是最終我還是無法抵抗寂寞帶來的誘惑,我偷偷背著老公和自己的前男友,或者說是情人吧,偷情了好多年,一直到現在都還在偷情,丈夫到現在還沒有知曉。
 
我也不知道迷戀前男友什麼,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前男友迷戀的是我的身體。我的性愛故事就這樣發生了。。。。。我很害怕給老公知道這件事情。。。。
 
 
一身淡綠色的中式套裙將嬌小玲瓏的沈思襯托得嫺靜素雅。沈思不是看第一眼就讓人驚豔的女人,但她的柳眉和鳳眼總在顧盼間流露出一種獨特的嫵媚,讓人心生愛憐。
 
沈思現在有一個美滿的家庭,溫柔體貼的丈夫和可愛的兒子。但她至今仍陷在七年前的一段畸情裡,明知沒有結果,明知在傷害自己的丈夫,她愧疚卻無法自拔。
 
初戀情人背著我與別人結婚
 
1996年,中專畢業後,我進入一家公司從事銷售工作。在那裡,我認識了初戀情人梁哲。他是我們公司上級單位的一位元辦事員,高大英俊,而且很幽默,每次他到我們公司,都會立即讓辦公室氛圍活躍起來。我對梁哲的好感源于他的幽默,而他的英俊對我更是致命的吸引。
 
從梁哲每次看到我時的熱烈眼神,我知道,他也喜歡我。在一次公司組織的郊遊中,我和梁哲走到了一起。
 
1997年的一天,我到梁哲單位去玩。趁梁哲不在場,他的一個老鄉兼同事悄悄對我說,梁哲在老家已經訂婚,他勸我儘早離開梁哲。這話猶如晴天霹靂,我深愛的人竟然這樣騙我!我不想做第三者,可梁哲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呢?當我帶著疑問追問梁哲時,他一臉誠懇地說,他確實已經訂婚,但那是家人安排的,遇到我以前,他不知道什麼是愛情,他保證一定會推掉那門親事。看他說話時的堅定和真誠,我相信了他。但我們的戀情一直處於隱秘狀態。
 
1999年6月,梁哲負責安排我們公司的員工培訓。在培訓班,同事們都說他要結婚了。我強裝鎮靜地問他:“聽說你要結婚了,是不是真的?”梁哲平淡地回答:“是的。是我父母強行安排的,我不同意也沒有辦法。我會想辦法離婚的。”我忍住要滴下的淚水問:“婚期是什麼時候?”“就這幾天。”說完他就忙別的去了,沒有多逗留一分鐘,留下我一個人在那裡發呆。
 
那幾天的培訓我完全不知道是什麼內容,我的腦子裡全是梁哲結婚的事。不久,梁哲結婚了。可他仍保持著與我的關係,他總對我說,他從沒有跟他妻子同房,他不想在離婚時拖著孩子。我又一次相信了他,等待著他離婚的那一天。但事實再次告訴我,我受騙了。
 
2000年初,梁哲的孩子出生了,就在同事們對他的一片道喜聲中,我知道我被他狠狠地欺騙了。他的孩子不是早產,所以在婚禮之前,這個孩子已經存在了。我不再聽梁哲任何解釋,毅然跟他分手了。
 
真情收穫幸福婚姻
 
跟梁哲分手後,我並沒有快樂起來。我不願意接受其他人,離開梁哲我沒有了戀愛的感覺和激情。跟梁哲分手的近一年時間裡,他還是經常約我出去,每次,我總是無法抗拒他的誘惑,乖順地隨他去了。我不明白自己是什麼心態,或許還在幻想他會離婚。
 
頁面 2∕4
 
 
 
 
 
1999年的一天,我跟同事逛街時路過一家很有名的婚介所。出於好奇,我交了服務費後將自己的基本資料留下了。隨後的兩個月裡,婚介所的人不斷給我打電話,要我去跟別人見面。見過幾個人我都沒有感覺,後來索性不再理會婚介所給我安排的相親。
 
半年後的一天,婚介所再次呼我,無事可做的我就回了電話。對方說有一個條件很不錯的小夥子,看了我的資料後很感興趣,問我能否見面。我說我有男朋友了,想把留在婚介所的資料拿回來。我在電話裡對那個小夥子說,如果他能將資料送給我,我請他吃飯。沒想到,第二天,他真就送資料來了。我也沒有食言,請他吃了頓飯。他就是徐斌,後來成為了我的丈夫。那時我想,這個男孩也蠻有意思的,竟然真的就讓女孩子請吃飯。
 
這次見面後,我和徐斌成為了好朋友。那時我談了一個男朋友,但相處得並不開心,我經常找徐斌談心。我們成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但我沒有告訴他我與梁哲的事。兩個月後,我跟男朋友分手了。當我將這個消息告訴徐斌時,他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那我就做你的男朋友吧。”就這樣,徐斌成為了我的男朋友。
 
徐斌比我大兩歲,特別會體貼照顧人,而且是個非常有生活情調的人。我們結婚後,他都很浪漫。2003年的情人節,身在襄樊的徐斌在電話裡給我解釋不能陪我。我理解他的苦衷,便約上幾個同事到家裡打牌。晚上10點時,徐斌的電話又來了:“我已經到家門口了,特地趕回來陪你過情人節。”這是不可能的,他確實很浪漫,但他更重視工作。於是我故意在電話裡說:“我感覺到你已經在我身邊了,而且還捧著一大束玫瑰呢!”說這話時,同事們都看著我笑。徐斌說:“那你先打開門看看。”放下電話,我打開了家門。門被打開的刹那,屋裡的人都快要尖叫了,徐斌真的就捧著玫瑰站在家門口。看著徐斌和玫瑰,我又是高興又是心疼。雖然我嘴上責怪徐斌浪費,可心裡甜滋滋的。
 
這件事在我的同事之間傳為佳話。為這事,那天到我家打牌的兩個女同事,回家後還跟她們的老公吵架了。
 
無法抵抗寂寞時的誘惑
 
在外人眼裡,我和徐斌是幸福恩愛的一對,雖然事實也確實是這樣。但兩地分居的生活還是要面對很多痛苦和無奈。徐斌不知道,無論是婚前還是婚後,我和梁哲的聯繫從來沒有斷過。
  
頁面 3∕4
 
 
 
 
 
徐斌不在身邊的日子,我很自然就想到了梁哲。我不知道對梁哲是什麼樣的一種感情,我只感覺離不開他,不僅因為在感情上始終放不下,而且每天上下班,我都要經過他家門口。這對我就是一種考驗。我記不清有多少次上班的路上,我爬上樑哲家對面的樓房,從三樓看著對面二樓梁哲的家。從那裡可以清楚地看到梁哲家的擺設,梁哲和他妻子。但他們從沒看到我。
 
雖然我結婚了,由於徐斌經常不在家,我和梁哲仍舊會不時地在一起。我愛徐斌,我不會為了梁哲而離婚。梁哲也不會離婚。我們就這樣平靜地交往著。
 
自從梁哲結婚後,我和他的這種地下情保持了六年。六年裡,我也曾想過離開他,尤其在我和徐斌結婚以後。徐斌為人忠厚老實,對我絕對信任,但我受不了這種極度的信任,因為這是對我魅力的否認。如果徐斌對我警惕點,可能我會強迫自己不去找梁哲。
 
我很想結束兩地分居的生活,結束與梁哲不光彩的感情。但徐斌忙於自己的事業,根本不理會我的要求。有時我問他:“長期這樣生活,你就不擔心我在外面 有情 況?”徐斌總是充滿自信地說:“我相信我老婆,也相信我自己。”看他一臉的幸福和自信,我心裡說不出是幸運還是悲哀。
 
我瞭解梁哲,他肯定不止我一個情人,從他看異性的眼神我就明白了。他並沒有像嘴上說的那樣愛我。我曾通過徐斌的朋友,幫我證實梁哲的虛偽,我想通過這種方式讓自己徹底死心。但事實擺在眼前時,我卻仍抵抗不了寂寞時的誘惑。
 
徐斌的好朋友鎮強知道我和梁哲的事後,以徐斌的身份給梁哲打電話,警告他以後不要再找我。電話裡,梁哲竟然說:“不要說我,管好自己的老婆吧。從來都是她主動找我的。”聽到他的話,我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1999年的一天,我跟同事逛街時路過一家很有名的婚介所。出於好奇,我交了服務費後將自己的基本資料留下了。隨後的兩個月裡,婚介所的人不斷給我打電話,要我去跟別人見面。見過幾個人我都沒有感覺,後來索性不再理會婚介所給我安排的相親。
 
半年後的一天,婚介所再次呼我,無事可做的我就回了電話。對方說有一個條件很不錯的小夥子,看了我的資料後很感興趣,問我能否見面。我說我有男朋友了,想把留在婚介所的資料拿回來。我在電話裡對那個小夥子說,如果他能將資料送給我,我請他吃飯。沒想到,第二天,他真就送資料來了。我也沒有食言,請他吃了頓飯。他就是徐斌,後來成為了我的丈夫。那時我想,這個男孩也蠻有意思的,竟然真的就讓女孩子請吃飯。
 
這次見面後,我和徐斌成為了好朋友。那時我談了一個男朋友,但相處得並不開心,我經常找徐斌談心。我們成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但我沒有告訴他我與梁哲的事。兩個月後,我跟男朋友分手了。當我將這個消息告訴徐斌時,他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那我就做你的男朋友吧。”就這樣,徐斌成為了我的男朋友。
 
徐斌比我大兩歲,特別會體貼照顧人,而且是個非常有生活情調的人。我們結婚後,他都很浪漫。2003年的情人節,身在襄樊的徐斌在電話裡給我解釋不能陪我。我理解他的苦衷,便約上幾個同事到家裡打牌。晚上10點時,徐斌的電話又來了:“我已經到家門口了,特地趕回來陪你過情人節。”這是不可能的,他確實很浪漫,但他更重視工作。於是我故意在電話裡說:“我感覺到你已經在我身邊了,而且還捧著一大束玫瑰呢!”說這話時,同事們都看著我笑。徐斌說:“那你先打開門看看。”放下電話,我打開了家門。門被打開的刹那,屋裡的人都快要尖叫了,徐斌真的就捧著玫瑰站在家門口。看著徐斌和玫瑰,我又是高興又是心疼。雖然我嘴上責怪徐斌浪費,可心裡甜滋滋的。
 
這件事在我的同事之間傳為佳話。為這事,那天到我家打牌的兩個女同事,回家後還跟她們的老公吵架了。
 
無法抵抗寂寞時的誘惑
 
在外人眼裡,我和徐斌是幸福恩愛的一對,雖然事實也確實是這樣。但兩地分居的生活還是要面對很多痛苦和無奈。徐斌不知道,無論是婚前還是婚後,我和梁哲的聯繫從來沒有斷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