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狠心女人為甩男友竟下慢性毒藥

狠心女人為甩男友竟下慢性毒藥
     愛情裡有種病,若不及時控制,可能病變成癌。在感情壞死以前正視病源,愛對的人,離開錯的人,愛情之病方能不治而愈。
  “我不是非愛他不可,我只是不甘心。”這話,我已是第7次聽見唐芮說。她和楚天相戀半年,楚天在打響處女戰役3周後變節。即便心中充滿怨憤,唐芮也不甘願將男友拱手相讓給新歡,何況即將入住的新房,完全由楚天負責還貸。
  “治他就要來個狠毒點的,我給你弄點藥,准保讓他沒精力拈花惹草。”作為一名醫生,我深知“寒石散”的毒性。作為唐芮的閨密,我實在不忍見她日漸憔悴而楚天意氣風發。“少量的寒石散只會讓他像服鴉片一樣,犯困氣虛、無精打采,也不致命,但足夠嚇走他身邊的紅顏禍水了。”
  唐芮忐忑不安地接過我開的特製藥,面露猶豫,繼而重重地點了幾下頭,“那個花心大蘿蔔,是該給他點顏色!”
  第一天傍晚,唐芮謹慎地往楚天的飯碗裡,摻一小匙寒石散。出於好奇和害怕,飯後她拋開瑣碎的家務,目不轉睛地盯著楚天。只見他聚精會神地看歐洲冠軍杯,脖子龜縮成一團,上下唇張成大大的“O”字。電話裡,唐芮繪聲繪色地描述,“藥太神奇了,楚天看電視的樣子十足一個白癡,要是讓那個狐狸精看見,肯定嚇得沒影了!”
  唐芮是要嚇退楚天的情人,並不捨得損害他的健康,她每天給楚天投毒的量,是處方上要求的一半。儘管如此,楚天仍越來越不濟。穿了3天的臭襪子也懶得洗,圍滿咖啡漬的杯子直接盛水喝,服下寒石散的楚天,像個七旬老者般邋遢猥瑣。
  一個月後,終於如我們所願,楚天人見人厭。
  深愛他的唐芮說,“真搞不懂我以前怎麼忍受的,他連牙都不刷直接吃早餐,一打嗝口腔裡全是隔夜的菜味!”不堪忍受他的陋習,唐芮搬出楚天的出軌證據,鐵心分手。楚天辦好新房的過戶手續,歉疚地說,“是我對不起你,房子你一定要收下。”
  離開那個愛不下去的男人,唐芮還賺到一套房子,心甘情願地退出這場愛情角逐。
  那場邂逅在我意料之外
  與楚天分手,每月2000元的房貸壓力,令唐芮經常失眠胃疼,她因此成為我診所的常客。
  三月的某個午後,唐芮前腳離去,隨後進來的石遠瞥見牆根的雨傘,自告奮勇地追了出去。幾分鐘後,石遠閃爍其詞地問我,“剛才忘拿傘的女人也是來看病的?她有什麼問題?”石遠的雙眼閃耀著欣喜。
  “失戀,失眠,缺男人,缺錢。”我企圖鎮靜、客觀地描繪出唐芮的窘況,稍有理智和長遠眼光的人,都不會選擇一個柔弱的包袱,而放棄我這個有前途無顧慮的女人。石遠搖頭長歎,說,“難怪她失魂落魄的,真可憐。”石遠的目光裡,浮現出我從未見過的柔情,我為之一顫,急忙要求他配合做常規檢查,以免他望著遠去的倩影想入非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