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獨特美麗的女子

望著神秘浩瀚的大海,欣賞著獨特美麗的夜景,傾聽著陣陣海浪拍打礁石的聲音。慢慢的象波浪一樣,平復了剛剛聚會時自己憤怒的心情。
 
    打開車門下了車,舒展了一下僵硬的身體,自己已經坐在車裡整整兩個小時了。慢慢的踩著礁石來到了海邊。
 
    這裡是自己最喜歡來的地方,每當心情不愉快的時候,就會來這裡呆上一會兒,波浪就會將心中的不快帶賺讓自己又變得開心起來。
 
    初夏的晚風帶著絲絲的涼意,奕奕緊了緊衣服上的領子。海邊已經有了星星落落的情侶,一對一對的緊緊靠在一起傾訴著屬於兩個人的秘密。
 
    看著他們親昵的相擁,心中又爬上了一層淡淡的悲傷。
 
    在沙灘上緩緩的躺下,沙子吸收了白日陽光的照射,有絲溫暖,很舒服。注視著不遠處的一對親昵情侶,思緒又恍惚了起來……
 
    “奕奕,你為什麼喜歡來這裡呀?這裡的沙子沒有海水浴場的細。”梁明一手輕摟著奕奕的腰,一邊好奇的問道。
 
    “我喜歡這裡的寧靜。像個心靈的港灣能讓我煩躁不安的心,慢慢平靜下來。”奕奕望著平靜的海面,臉上帶有一絲的悲傷。
 
    “心情不好的時候告訴我好嗎?”梁明眼中一絲憐惜,用力擁了擁她,柔聲說道。他知道她一定是思念媽媽了。
 
    “嗯……”奕奕鼻子一酸,心中充滿了陣陣感動,輕輕點了下頭。閉上眼睛,將頭慢慢的靠在了他的肩頭,尋找著心靈的支柱。
 
    “我願意和你分擔所有的苦惱,我永遠在你身薄”梁明憐惜的撫摸著她的頭髮,輕聲的安慰著她。
 
    “明……”奕奕再也忍不住了,眼淚奪眶而出。這句話暖了她那顆寂寞孤獨的心,讓她敞開了心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從媽媽去世,梁明是第一個關心呵護奕奕的人,也是第一個走進她心扉裡的人。
 
    這一句“我願意和你分擔所有的苦惱,我永遠在你身薄”讓奕奕久久感動不已。
 
    也就是這一句話,讓她以後整整痛苦了好多年。
 
    “奕奕,乖!不哭,不哭……再哭就不漂亮了。”梁明有些慌亂的擦拭著她的眼淚,看著她噴湧的眼淚有些措手不及。
 
    “乖!不哭,不哭……”媽媽也曾對自己說過這句話。想起媽媽對自己的無私的愛,想起媽媽對自己的無微不至的關懷,想起了媽媽的點點滴滴……
 
    奕奕再也忍不住撲在梁明的懷裡失聲慟哭。
 
    梁明臉上縈繞著濃濃的悲傷,將她擁在了懷裡,眼中憐惜更濃。輕輕的撫摸著奕奕的長髮,心疼的如撕裂般。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奕奕總於安靜了下來,也不知道是哭累了,也不知道是他的撫摸太舒服,奕奕慢慢的睡了過去……
 
    睡夢中梁明深情的話語讓她感到不再孤單寂寞,寒冷中暖了她的心,身上越來越舒展,臉上露出了滿足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