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用文言文寫性愛小說

  目前就讀於香港浸會大學文學院的梁逸峰恐怕怎麼也不會想到,他會因幾年前一段古詩朗誦視頻而走紅華人世界。在2009年第61屆香港學校朗誦節上,當時還是中學生的他朗誦了孟浩然的《宿業師山房待丁大不至》和晏幾道的《南鄉子》。
  香港的文學教育
  在朗誦過程中,梁逸峰以其誇張的聲音及瞪眼、張望、扯嗓等豐富面部表情,被封為“表情帝”。這段視頻爆紅後,甚至有香港藝人開始模仿梁逸峰的表情來做電視節目。
 
  不過,去除娛樂因素,有些人開始深思一個問題:為什麼在香港這樣一個被稱為“文化沙漠”的城市裡,古典詩歌朗誦還如此強勢存在?香港雖然頂著“文化沙漠”的名頭,但實際上,香港每年各類大大小小的吟誦節、朗誦會不計其數。梁逸峰所參加的“香港學校朗誦節”早在1949年就已經開始舉辦,一般學校每年都會參加。在這些詩歌的原產地中國內地,卻難覓像樣的古典詩詞教育。於是有人說,儘管去挑梁逸峰詩歌朗誦裡的問題,但在內地,就連這樣的朗誦會都罕見。
  舊學傳統
  香港的舊學傳統不止於此。在簡單的朗誦比賽之外,層次更高、也更受到香港大中學生歡迎的,是各類詩歌創作比賽。由香港政府康樂與文化事務署舉辦的“全港詩詞創作比賽”早在1991年就已開始,比賽分學生組與公開組,單年賽詩,雙年賽詞,到了2013年,參賽作品仍有約1200首。
  用文言文寫情色小說
  陳冠中先生早前講到香港文言傳統保持得比內地好很多,文言文寫作一直保持到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甚至當時的情色小說都是用文言文來寫的。
  巧用“床上操”提升男人性能力 少女穿內衣不得不知的6個常識
  董就雄:我也聽說過一些。那個時候他們有一種特點是這樣的,就是用文言文來寫,而且還有許多的類似遊戲的方式,先寫一節或者一章,一個情節,然後交給下一個來續作,也用古文續作下去。用文言來寫,情色小說就比較隱諱,同時因為這是情色文學,也能推動他們有興趣用文言文去寫。
  時代週報:就目前來說,香港對於中文教育的重視程度怎麼樣?回歸之後有沒有加強的趨勢?
  董就雄:一般香港人在1997年之後覺得當然應該重視中文,但他們重視的可能是“普通話”,我覺得是比較功利性的看法,因為事實上很多香港人反而在1997年之後更加崇洋了。不過比較幸運的是那些喜歡傳統中文的人或者在大學教育的學者、研究者,他們覺得更需要加強傳統文化的推廣,來影響香港人。現在有一些成效,例如浸會大學有國學院成立,還有不同地方也關注香港文學,政府層面也開始重視中文出版,會提供一些資助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