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男人為什麼更喜歡灰姑娘

生活圈的壁壘密不透風。小瑤就根本無法深入地融入Wilson的生活,雖然朋友們不排斥她,但著實跟她沒話說:不看法國電影、不聽CHILLOUT音樂,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喜歡年過四十的張曼玉。所有小資的惡習一概沒有,更不要提Wilson整天惦記的期權股票了,所以戀愛後期,Wilson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乏味加丟人。
  依賴太強導致沒有自由。最初Wilson就是被這種被依靠感吸引的,他覺得照顧一個弱女子不僅善莫大焉,而且非常興奮,但時間長了就受不了,坐飛機不知道如何填寫登機卡,出國旅行時刻要擔心她會走失,逼得Wilson這個堅定的大男子主義者也不得不說:看來女強人也不是一點優點都沒有啊!
  生活理念差異嚴重。Wilson是個工作狂,一天到晚上想著如何把自己的事業弄進世界500強,退一步說至少也是行業50大,為此他決心拼搏到40歲。而按照小瑤的想法,就是趁自己還比張曼玉年輕不少,趕快為Wilson生個寶寶,以徹底拴住他。依Wilson的話說,本來下了床就跟她找不到一點共同語言,現在連上床的熱情也沒有了。
  這一切導致分手在所難免,灰姑娘總是要脫掉水晶鞋的。這不是姑娘們的錯,但問題是她們穿上水晶鞋就不太會走路了,當她們要崴腳跌倒時,那些看上灰姑娘的男人卻先閃了。男人的灰姑娘情結往往是這麼結束的。不過下次碰見了另外一個灰姑娘難免再犯。
 
  都說女人們夢想當灰姑娘,搭上王子雞犬升天;其實想做王子的男人數量更多,而且操作起來更容易,不就是找智商、出身、收入都比自己低幾個等級的女孩嗎?金字塔從來都是上面小底座大,從上往下找,不應該很困難啊。
可綜觀身邊的各色男人,真的娶了灰姑娘的並不太多。
  對於Wilson和小瑤的分手,朋友們的反響基本分成兩派:女孩們保持著驚呼的姿態:多淳樸、善良加美麗的女生啊,怎麼就放棄了呢?男人們大多幸災樂禍:早說了,以Wilson的條件找個什麼樣的不行,看上小瑤簡直是個童話——童話就是童話,保質期是很短的,總逃不了劇終的時刻。
  Wilson和小瑤的戀情發生於7個月之前。在一個產品發佈會上,他認識了發放材料的小瑤——情場多波折的Wilson立即被這個美眉的清純所吸引,愛情來得那叫一個迅猛。電話中他迫不及待對我說:“什麼學歷、背景、社會地位,都是世俗之物,打工妹怎麼了?我就是喜歡照顧這樣小鳥依人的女孩,我有成就感,覺得自己像個男人。”當時這位黃金王老五大言不慚,
  “你真打算把她的命運改造成灰姑娘啊?我怎麼覺得你當Wilson王子的願望更迫切呢?這麼大的人了,再受《流行花園》這種八流電視劇的蠱惑可有點弱智。”
  話雖這麼說,我們還是願意祝福他。不過事實很不幸地正好驗證了我“腐朽愛情觀”的正確性。7個月後,Wilson在電話中垂頭喪氣地說:“你的詛咒靈驗了,童話結束了。”
  我承認在這個世界上的確有“灰姑娘”的故事。1972年,瑞典國王迎娶德國平民女子席爾維婭開始,歐洲王室就成為世間愛情童話的締造者,從挪威王子到西班牙王儲各個都是愛情偶像,但是別忘了這正是以近幾十年來王室平民化的浪潮為基礎的。他們的新娘至少也是個中產階級,說白了吧——就是你能天天穿ARMANI,我也能找件GUCCI配合,雖然沒有城堡,但灰姑娘們的高級公寓也不能說差,要不怎麼能和王子掛上鉤呢?連社會學家都說,這是王室們有意識地拉近和中產階級關係的表現,目的還是維護皇室的地位,其中的意味還真是挺讓人難以捉摸的。
  此外,我個人認為格林兄弟本身就是大男子主義者,《灰姑娘》的故事整個就是個男權主義的象徵,灰姑娘不是還要穿上舞鞋之後才迷住王子的,沒有舞鞋這個關鍵道具,連童話也無法成立。
  這個設計的最大妙處還一舉兩得地解決了美女配王子的傳統習慣以及男人拯救女人的思維定式,其最終取悅的還是男人們的虛榮心理——看上灰姑娘的男人是多麼的偉大啊!而女人的羡慕也很虛榮——最終與王子幸福地生活在美麗的花園城堡裡,簡直是她們的最高理想。說到這裡你就理解了,為什麼女性朋友們會紛紛替小瑤惋惜,因為她們意識到自己的愛情白日夢大概也沒什麼希望實現了。
  在男人的愛情中,最虛榮的一刻來自于女人的依賴,連Wilson也說他最喜歡的就是小瑤百依百順的樣子。沒法不百依百順,別說26個字母組成的英文功能表了,連複雜一點的中文菜名她都不知道是什麼,能不聽你的嘛!?男人有時候是會被這種依賴所感動的,你說什麼好看她就穿什麼,你說哪好玩她就去哪,這的確能滿足男人在愛情中的控制欲。
  最難得的是一般來說灰姑娘都對大男子主義沒什麼意見——在她的心目中你就是王子,聽你的是理所當然,這樣的女人自然會讓男人覺得自己無比高大,那種感覺和英雄救美差不多,沒有一個男人不會陶醉其中。在這種情況下,Wilson把自己幻想成王子Wilson也就沒啥希奇的。
  但格林大叔只寫到他們開始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我把這和“娜拉出走之後究竟會怎麼樣”並列為文學史上有關女性前途的兩大懸案之一。如果由我來破解的話,結局會很惡毒:必然是性格不合、感情破裂。這可不是空穴來風,而是基於我對“Wilson版灰姑娘故事”的觀察得來的,其中充滿了現實主義精神的理性思辨,具體來說原因有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