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男人,今夜我要盡情“享用”你

男人,今夜我要盡情“享用”你
  我的第一任丈夫以及其不光彩的方式,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而我對此,則完全無法接受,不想去談論關於他的點滴,只因自己也無法承受。當所有的痛苦和壓力都像我襲來的時候,我再也無法忍受。那天,同事一起聚餐,滴酒不沾的我,那天喝到酩酊大醉。
  不知何時醒來,我發現自己躺在一張陌生的床上,身上只有貼身內衣。我嚇了一跳,忍著喉嚨冒煙般的乾渴,掙扎著坐起身,卻頭暈目眩,差點掉下床去。老王跑進來:"你醒了?趕緊喝杯蜜水,這個解酒。"我幾口把水灌下去,這才知道我是在老王家裡,我吐了,衣服、床單、地面弄得到處都是。我深表歉意,但衣服還沒有晾乾,只好重新躺下。
  老王是我所裡的同事,為人正直。大概因為離異,他從來不跟我開玩笑,還時常幫我化解一些尷尬的局面。丈夫死後一段時間,老王平淡的目光裡似是多了幾分關切和憂慮,以往顧不上多想,今天細細回味,別有一番深意。我對大幾歲的老王是如此信任,難道我們之間會有事發生?胡思亂想間,溫暖和恐慌兩種情愫從心底交織上升。
  我和老王多了幾分曖昧和默契,彼此卻又有意躲避和疏遠,我非常矛盾,不知如何是好。有一次,老王突然對我說:"一個女人跑這麼遠上班不方便,想不想調回城裡?"我無奈地笑著說:"我要有那本事,當初就不必到鄉下來了。"我只當隨意說說,不承想,兩個月後我真的被調到城裡的分局。果然是老王幫了大忙,我買了好煙好酒登門拜謝,還像模像樣地給他做了一桌子飯菜。我們邊吃邊聊,說到動情處,老王眼睛竟然濕潤了,我被他感染,心裡酸酸的。臨走我掏出一遝錢給他,老王堅決拒絕,推脫間的碰觸似是爆炸的引信,兩人的身體不知怎麼就抱在了一起……老王很快結束,事後說了千萬個對不起,那誠惶誠恐的樣子像個犯了錯誤的孩子。
 
  第二年春天,我和老王登記結婚。新婚夜的老王一改那日的慌亂,他用甜蜜的親吻和輕柔的撫摸掠過我全身的每一寸肌膚,慢慢地,我整個人都變得酥軟,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仿佛全部蘇醒……
  說實話,與前夫相比,老王沒有那麼多的朋友和應酬,也沒有那般富有和風光,但他能回家吃我做的飯菜,肯陪我上街購物,也願意和我邊看電視邊聊天。他買不起汽車,我被他挽著步行也逍遙;他買不起樓房,我和他同甘共苦也心甘;他甚至買不起大捧的鮮花,然而,從市場買來的一枝玫瑰也可以讓我陶醉半天。家的感覺使我滿足,而夜間的感受更是美妙絕倫。無論是激情下的燃燒,還是相擁相抱的溫存,我都是老王心裡的至愛寶貝。
  每次和諧的性愛過後,我都會睡得無比香甜。第二天更是精神煥發,平靜的面容難以掩飾內心的喜悅,仿佛全身細胞的新陳代謝全部加快,連走路的步子都變得輕盈。美好的愛情和美妙的性愛好比陽光和水分,在它們的滋潤下,我覺得體內有一種什麼東西悄悄復活了,它正是生命中那顆最輝煌的種子。它無可阻擋地萌芽並生長,悄悄彌漫我的全身。而我的身體,就在這股生機的烘托下不知不覺地發生著變化。
  這就是我的第二次婚姻,雖然它不是最好的,但老王卻盡自己所能,給了我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