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男性的性能力和性表現

男性的性能力和性表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連載:性的學習   出版社:中國人口出版社   作者:馬曉年

 

  男性在社會化過程中受到的教育總是鼓勵努力與成就。於是求學也好,工作也罷,男子只知道一個個地接受任務,按既定時間完成一個個任務,然後制定新的目標,繼續努力奮鬥。任何事情都要奮鬥,都不可能不勞而獲,所以他們好像繃緊的弦、緊張運轉的機器。如果缺乏奮鬥目標男性反而會感到不自在,似乎只有在有活幹時才能輕鬆些。如果男性把這種態度帶入性生活中就糟了,以為性表現就是性能力,於是男性往往把性高潮看作是性交的惟一目標,而把事前愛撫之類的事都忽略不計。這種先入為主的看法,往往使男性在性活動中喪
 

 

失了許多的寶貴機會去體驗性敏感點、刺激方式和各種感受。離開這些性感受,只以單一的目標定向,結果往往反而導致性反應的目標難以實現。 男性的性功能並不是永恆不變的,不可能隨時為勃起、性交、射精做好準備。也就是說,大多數男性的性表現狀況會因時、因地、因人而異。這並不能說明男性的性功能不正常。許多小說、錄影片宣揚了男性可以在任何情況下進入性狀態,這只是一種誇張的渲染,它要的是票房價值而不是宣傳科學知識,所以千萬不要信以為真。就連機器都有保養、休息、維修的時候,何況是人呢?其實男性脆弱的性系統對情緒、激素水準的生物節律、身體狀況、人際關係都十分敏感,甚至還會受到節氣、氣候等外界因素的影響,別以為只要是男的,就個個都是召之即來的“豺狼虎豹”。 男性對性還有一種錯誤認識就是認為性是自己的專利,因此他們必須充當每一次性發起者角色,必須指揮整個性交過程,必須自己完成勃起過程。他們認為自己一旦得到女方的配合和刺激就反顯得不正常,甚至以為自己性能力減退或有病。其實性活動本身就是雙方的事,當然需要雙方的全身心的投入。刺激是彼此的,因此雙方都要付出,雙方也都要接受。 過去有人說男性把女性當做泄欲工具和生育機器,後來又有人說男性應對女性的性滿足負責——這些說法都是偏激的。現代性學界共同的觀點是雙方攜手為共同的性滿足而努力。有些男性出現陽痿現象,這也與雙方缺乏配合密不可分。 還有一個需要糾正的觀念是性愛必需有勃起,這種觀念會使男子處於極端脆弱和易受傷害的地步。眾所周知,男子是無法命令自己勃起的,正如人沒有噴涕不能命令自己強打噴涕一樣。能勃起當然是一件好事,陰莖天生就被賦予這一功能;但如果條件得不到滿足,它是不會令人滿意地工作的。不過,即使陰莖暫時罷工了,你仍可以使用你身體的其他部分來使妻子得到滿足,所以這並不意味著性功能的湮滅。男人不止一根“筋”,還有手指和舌呢。對你來說勃起越不那麼重要,說明你的性能力和認識水準越高。只有在全無心理壓力、完全放鬆的情況下,勃起才能容易地、自然而然地發生。陰莖是性表現能力的明星,但如果它不能登場,還應有替補隊員上場,而且只要給予機會,一個替補隊員會和明星幹得同樣出色的。 由於有些男性把性愛與性交等同起來,所以他們對愛撫等同樣能帶來充分樂趣的性活動毫無體驗和感受。然而男性並不是這一觀點的惟一的受害者,女性也同樣受到這一觀念的消極影響。對於殘疾人、性功能本身有問題的人更是如此,換個活法可能更輕鬆、更愉快。人畢竟是最高等的動物,他不應該拘泥於動物的簡單的交配方式,那是純粹為生殖目的服務的行為方式。人的性活動更主要的是為了享樂和情感的交流,所以沒有必要堅持執行純粹為生殖目的服務的性行為方式。 性活動像潮水一樣有漲有落,不一定是連續的、性興奮和緊張不斷增長的線性過程,它不可能在幾小時內都保持一種強盛不衰的勢頭。男性的勃起在興奮期裏會經歷勃起——半消退——再勃起的反復過程,否則陰莖的血液供應將發生問題。這一生理現象在中年以後會越加明顯,如果不瞭解這一規律,男性就會表現出驚慌失措並極力想挽回這一局面心態。如果在這種恐懼心理籠罩下,結局往往以失敗告終。相反,如果遇事不慌,那麼經過休息和摟抱等刺激陰莖還會再次充分勃起的。同樣,在性交過程中也不必持續抽動直至射精方休,如果懂得這一點就可以建立起對射精的更好控制。男性在發覺射精即將來臨時就應停下來,射精衝動自然消退,然後再抽動,再休息,射精時間就會推遲到更理想的時候。既然性是用來享受的,那麼這種享受不應該總是急不可奈的、不能控制的、那麼野性的;它完全可以更理性、更從容不迫,使得性生活更富於情趣。性高潮也不必像推輾子那樣,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或每次都像大爆炸那樣驚天動地,帶來巨大的震撼。 有人這樣形容說:男過四十天過午,意思是說過了四十以後男人會大略理解了性的含義,他們對性樂趣和性活動有了合理的安排,因而花在刮鬍子上的時間要遠遠多於性交的時間。這時期的男性往往仍能保持和煥發青春的活力,並維持應有的健康水準。
一直以來,社會輿論界對性問題的討論總是以男性為主體的,這就使得許多男性對性的理解跌入一種莫名的誤區,以為男人只要“要”,性就是自發而且是現成的。上世紀末,國外一家性學機構對52000名男性進行調查,結果表明,55%的男性對其性生活感到不滿意,39%的男性認為自己存在性欲低下或早洩等性問題,30%的男性認為性對他們是一種負擔。這些結論點會否定了過去人們所說的“男子不存在性問題”之類的神話。 在人們的觀念中,女性的性行為是複雜的、神秘的、充滿問題的;而男性性行為是單純的、直率的、一目了然
 

 

的、沒有問題的。女性總想以令她們感興趣的方式進行性活動;她們需要感受調動其情緒的某些特定的方式,需要無盡的溫情與愛撫;她們需要巧妙的刺激方式;她們也從不放棄對性高潮的追求;她們在達到性高潮或獲得“正常”途徑的性高潮時會有困難,出現性交疼痛、陰道乾燥、陰道痙攣;當這一切都結束後,她們還要求性事後的愛撫。女性在性問題上的需求簡直是無窮無盡的,而男子的性感受好像十分簡單——完全集中在惟一的性器官上——於是不需要那麼多的技巧、柔情密意和喃喃情話。然而事實並非如此,正如上述調查結果表明,男子同樣存在種種與性相關的疑慮、不滿和問題。在公開場合下,他們會開性的玩笑、談論女人、吹噓和浮誇,但對他們的性能力卻視為高度機密、諱莫如深。 迫於種種壓力,男性寧肯造假和偽裝也不願被人認為性無能。雖然勃起不能偽裝,但高潮和感受是可以偽裝的。比如在醫生面前他們也不說真話,當問起性交時間時,一張嘴就是誇下大海口,生怕被人說自己性能力有問題。孰知這種偽裝久而久之就很有可能要露陷,並且給社會乃至女性造成一種假像,好像男性個個天生能幹,無師自通,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以為他們決不應該存在什麼性問題。一旦他們冒傻氣提了什麼問題就顯得太幼稚,太無男子漢氣概,立馬兒會遭到眾人嘲笑。 有些男性很關注別人是怎麼做的,即使自認為什麼都不比別人差,他們仍會拐彎抹角地打聽自己是不是漏掉了或錯過了什麼享樂的技巧。 正如前面的調查的結果表明,將近1/3的男子把性看作是一種負擔、一種工作、一種責任,而不是一種純粹的享樂。他們覺得活得很辛苦,很迷惘,而這一切都歸咎於他是一個男人,而男性是被社會指認為引導者與攻擊者兼備的性別角色。這種觀念,迫使每一個男人在性面前必須承擔起主動發起的任務,並且要像樂隊指揮那樣自始至終全神慣注於每個音符,沒有一點兒喘息的機會,只為讓讓妻子得到久盼的甘露,最後才會找到屬於自己的歡樂,於是性對他們而言只是一種莊嚴的責任。如果對方感到缺憾,如果對方的性體驗有哪些不周,那當然是男性的過錯。這些年來關於女性性滿足和多次高潮能力的文章鋪天蓋地,這更增加了眾多男子承擔的責任的難度,他們更加擔心如果自己做不到這些妻子將會怎樣。他們正是處於這樣一種性的困惑當中,希望能有什麼高招可以使性生活變得輕鬆、容易、富有樂趣、成為真正的放鬆和享受,別再像現在這樣——完全是一種工作,一種任務和一種責任,正像有些人不無調侃地說:“晚上還得回去交作業呢!” 至於在性欲、性喚起、性高潮等方面有眾多性問題的男性更需花費許多時間和精力來思考自己的性困惑。本來可以通過醫學手段解決,但他們卻羞於啟齒,諱疾忌醫。性生活的不完美使有些人把重心轉移向玩麻將,有些人則指責妻子,希望以此來化解淤在心中的無名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