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男生尺寸太小不做害怕傷對方自尊

雖同意,但心裡卻不想:她們分享「禮貌性上床」五味雜陳的經驗
 
身邊許多女生,都坦承有過「禮貌性上床」經驗。
 
在親密關係即將發生的當下,她們心裡並不真的很想做,卻因為各種原因沒有拒絕,反而是配合著事情發展下去。
 
或許是太過顧慮對方的感受,或許是害怕拒絕的後果,也或許與社會對男女期待偏差使然,許多親密事件就在五味雜陳中糊里糊塗發生,事後有的人覺得沒什麼,有的人卻覺得後悔空虛,「禮貌性上床」這件事,於是成了約會世界裡詭譎的灰色地帶。
 
訪問了身邊曾「禮貌性上床」的女性,她們的經驗,妳也曾經有過嗎?
 
男生尺寸太小
 
不做害怕傷對方自尊
 
有一次我和學弟約會,我們平常就有在曖昧,但我其實跟很多男生都有簡訊上的曖昧關係,其實不是因為我真的喜歡那些人,可能只是為了打發時間、覺得講點腥羶色很刺激吧。
 
總之,那天到了他家,其實我不是很想要做,但都到了這個地步(我都去他家了),不想讓他覺得我一直以來都在 Bullshit,然後重點是他褲子脫了之後的事情。
 
他勃起後大概兩公分吧,我看傻眼,當下覺得要是不做一定會傷害到他自尊,所以就硬著頭皮禮貌性地做了。事後我是沒多在意,就打一砲而已,但是!後來有次我聽共同朋友說,他在某個聚會上吹噓說和我上床過的事情,媽的,跟他上床感覺像棉花棒內診,他還有臉在外面炫耀!
 
25 歲,K
 
害怕被喜歡的人誤會
 
五味雜陳中事情就發生了
 
我是跟這個男生出去幾次,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對他感覺到底是什麼,因為他長的滿帥條件又好,所以聽說很多女生在追他,然後我其實也隱約感覺他不是很可靠的那一型。出去那幾次可能就是在觀察試探吧,後來第四次約會,我們晚上在大安森林公園散步,最後坐在涼亭裡面,四下無人,他手就伸了過來。
 
當下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反應,一方面我其實對他有感覺的,但一方面對他也有很多顧慮,所以其實並不是很想和他有親密關係。可是在那個節骨眼上,臨時說不要我怕破壞氣氛,害怕他會覺得我是很保守、很無聊的那種女生,所以就任由事情發生下去。
 
事後感覺有點恍惚,而且後來繼續見面,他也沒主動提說要當男女朋友,我心裡其實滿受傷的。
 
28 歲,E
 
調情調過頭
 
害怕提高了期待又讓對方失望
 
我是有幾次調情調過頭,結果陷入一個離開也不是不離開也不是的窘境。像有次我去一場派對,然後派對上就有一對情侶靠近我,接著和我跳起貼身舞來。他們兩個都長得很好看,滿有吸引力的,我當下覺得就很好玩啊,就和他們熱舞起來,然後三個人就邊跳邊摸,最後熱吻起來。
 
其實我只是想要在跳舞的時候玩一玩而已,誰知道他們兩個是玩真的,後來對方就問我要不要去他們家,我當下並沒有非常非常想要,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說好,還真的去他們家,來了場 3P。
 
其實我當下並沒有很享受,但還是有裝出享受的樣子,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樣耶,那算是我一種表演性格嗎?還是怎樣?還是覺得自己讓他們提高了期待,最後突然反悔有點不好意思?反正事後心裡覺得怪怪的,但也就這樣,沒立場去說什麼。
 
29 歲,I
 
有時候對別人「禮貌」
 
是對自己「不禮貌」
 
其實禮貌性上床這件事,不只女生經歷過,也有不少男生發生過。
 
近期,有很多人在討論「禮貌性上床」到底算不算強暴,我想這或許要依個別案件來討論。有的人是害怕拒絕上床對方會做出不利於自己的事情,而各項證據和暗示也指向負面後果有發生可能,那我認為這其實已經脫離了「禮貌性上床」的範疇,而是與權力上的威逼利誘有關,必須另當別論。
 
有的人則可能是個性多慮,幻想要是自己不和對方上床就會如何如何,於是「禮貌性」任憑事情發生,事後卻後悔萬分,如果是這樣的情況,我想是很難訴諸法定上的「強暴」的。
 
 
 
無論如何,在非威逼利誘的其他情況下,女生應該學著改掉太過「禮貌」的心態。我們或許會禮貌性地參加不想去的聚餐,或許會禮貌性和不喜歡的人說話,但性愛卻是一件極其親密的事情,我們不該因為「禮貌」而做出妥協。
 
只要心裡覺得不妥,無論你是否衣服已經脫到一半、人是否已經在對方家裡、兩人是否談得濃情密意,你都能隨時隨地喊停說不。妳有妳的理由,而妳不需要和對方解釋或合理化自己的理由,我們不欠任何人任何事情,有些事情對別人「禮貌」就是對自己「不禮貌」。
 
下一次要是又進入這樣的灰色地帶,不妨就先說不,只要事情還沒發生,一切都還有緩衝考慮的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