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畢業後 才知道送我玫瑰花的人是誰

  大三時,有一個叫大葦的男孩對我很好,而我也把他當做了異性好友,常常向他傾訴心事,幾乎無話不談。不過,我卻從不認為我倆會與“愛情”有什麼瓜葛。
 
  原因嘛,是我認為愛情是一種特別的東西,就像我某次在書上看到的那樣:“在感覺上戀愛非常近似恐怖。”我和大葦雖說很要好,可那種“恐怖”的感覺確實沒有呀,起碼我是絕對沒有 。至於大葦,我也悄悄觀察過幾回,很遺憾,他除了偶爾會臉紅之外,一點也不“恐怖”。
  所以,我把我和大葦的感情定性為友誼,非常要好的那一種,因為我們一天不見面都會不舒服。
  20歲生日到了,那天除收到同學們的禮物外,我還收到了一束由花店送來的玫瑰花。花束中間藏著一張精美的花卡,上面寫著讓我面紅耳赤的話:“祝福小姐生日快樂——一個暗戀你的男 孩贈。”送花的小姐不肯洩露顧客的姓名,只說是個高大帥氣的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