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液

看得都掉眼淚了!超級感人

我是一個82年的女孩子,地道的上海人,從出生到上高中之前,都是生活在靜安區的石庫門房子裡。
爸爸媽媽,包括阿姨舅舅,都是被耽誤的一代人,書念的很少。但是我從不覺得爸爸媽媽文化不高是很丟人的事情。
雖然我的親戚長輩都沒有從事社會很高等的工作,空閒的時候喜歡聚在一起打打麻將,但這個家一直就很溫暖。
說這個是為了引出以後,大家不要嫌我羅梭哦^_^
 
高中的時候老房子拆遷了,我家在楊浦買了房子,阿姨外婆什麼的也就都分別搬到了不同的地方。
因為學校離家比較遠,每天早上我都要走15分鐘路到終點站坐車,然後從終點站到終點站,再下來走10分鐘才能到學校。
高二的時候功課慢慢重了,經常要天黑才能到家,走在車站到家的15分鐘路途中,我就經常會幻想有個高高帥帥的男生能陪我走夜路。
可能是這樣幻想的次數多了,於是忽然有一天,我發現真的有個人,每天這樣在陪我。
開始的時候我沒注意,以為是個同路的人,後來慢慢無論我放學早還是晚,總有那麼一個高高瘦瘦的男生在車站附近,然後他會跟我一路,一直到我走到社區門口。
剛剛發現的時候我有點害怕,怕遇到壞人了,那個時候同學間常流行說,賊盯上你家的時候就會在你家樓下畫很多標記,表示你家什麼時候有人,或者沒人,或者長期不在之類的暗號,弄得我經常神經質的去檢查家門口有沒有這類標記。
不 過後來時間長了一直沒有事情發生,我就慢慢放鬆警惕了,而且那個男生每天就跟著我15分鐘,也從來不和我說話,慢慢我就習慣了。有的時候也會偷偷得注意 他,其實我現在已經完全不記得他長什麼樣子了,但是還記得他那個時候的穿著,總是白色的上衣配天藍的牛仔褲,穿個沒有牌子的運動鞋(其實可能有牌子,但當 時我根本不認識什麼牌子)。
 
這樣的日子就過了將近一年,暑假過了以後我幾乎就忘記這個每天跟著我的男生了。
高三開學以後,教室裡多了幾個不認識的男生,班主任說他們是借在我們班級裡複讀的,我不屬於功課特別好的那種,但是屬於很安靜不會惹事的人,於是班主任就安排了一個她當時覺得脾氣特別差的人和我同桌。
 
後來發生了一個事情。
99年年底的時候,班主任在班級裡展開了互幫互助小組,當時她把幾個複讀的學生排除在“幫助”的範圍外了。放學前班主任宣佈的互相幫助的名單,結果我的同桌,稱他為磊吧,他忽然就站起來,很氣勢得問班主任,為什麼沒有他們幾個的名字。
班主任當時就傻了,然後一番理論以後,班主任問他,那你要和誰組成幫助小組?
他用手指指我,說“她!”
 
後來班主任就稀裡糊塗的答應了,其他幾個複讀的男生則是自己放棄了“幫助”的機會。
也就是因為這次的“幫助”,這個原本和我毫無關係的磊,就“呼啦”一下走進了我的世界。
我們之間的話比以前多了。
而且很巧的是他家離我家不遠,於是慢慢得我們就開始結伴放學回家了。
剛開始的時候我自己都沒怎麼在意,後來時間長了有次磊就問我,怎麼每天回來都能看到那個人?
我那個時候真的是沒什麼想法的,僅僅覺得一個是我同學,一個是認識已久的陌生人,日子就這樣過掉。
慢慢的,磊從原來到了車站下了車就分手,開始有說有笑地送我到社區門口,而那個男生還是每天在車站等著,如果磊陪我走回家,他就會從反方向離開。
時間就這樣過去了,高三那年真的特別苦,我真的覺得自己在那一年裡做完了一輩子的卷子,可是老奇怪額,現在回頭去想想,又覺得那個時候老開心額。
大概在5月份的時候,那個時候學校的氣氛都是很凝重的。每天也就放學的路上是最輕鬆的時候。
有一天暴熱,我和磊還是一起回家,那段時間那個男生不是每天都等在車站了,但是那天下車以後又看到那個男生。
磊就一下子沖過去,對那個男生很凶的說,你在這裡幹什麼?討打啊?
我當時也跑過去,但是是為了阻止莫名其妙就發火的磊。
結果那個男生第一次在我面前開口了,他說,這塊地又不是你買下的。
磊就忽然攬著我的肩說,這是我女朋友,你別做夢了。
那個男生就問我,是嗎?
我當時就傻了,啊了一聲就什麼也說不出了。
然後磊就拉著我走了,走出幾步,磊對我說,別回頭啊。
那天15分鐘的路好像特別長,他後來幾乎沒怎麼說話,到了我家社區門口,他就揮揮手讓我進去。
但是就從那天開始,磊就很少和我說話了,一般都是我主動開口,有時和他說個笑話,他就不太搭理。
放學的時候他有時推託自己要打掃衛生,有時說有事不直接回家,即使是一起回家也是到了車站就和我bye bye了。
可是我就是老記得他當時攬著我說對別人說,這是我女朋友。大概是第一次被人冠以這樣的稱呼,所以我就忘不掉了。不止是那個時候,後來也怎麼都忘不掉。
後來就高考了,我的成績一直是一般,所以也沒填什麼特別好的學校,第一志願也就上海大學,很順利得就進去了。
其實偶們學校還是不錯滴。。。偶很喜歡~~
00屆的上大新生,成了第二批去新校區的孩子。新校區那個叫遠啊。。。我坐著58路“騰”了半天,快暈車吐了,才總算到站了。
在剛進學校的2個月,磊幾乎就和我斷了聯繫,我也不知道他考了幾分進了什麼學校,而且因為住校,那個男生也根本碰不到了。
就這樣最初的2個月過掉了,我忙著每天早上應付可惡的晨跑,應付學校可惡的3學期制,和寢室的姐妹每天4點半準時到益新二樓排隊吃沙鍋米線。
到臨考試的前一個星期,順便介紹我剛才提到的3學期制,就是一年有3個學期,每10個星期就是一個學期,這意味著要考3次試。
11月底的時候,有天晚上忽然在寢室裡接到磊的電話,他告訴我他進了華師大,又說他們教育學系的老師很可惡,逼著他們寫論文,所以問我願不願意陪他去圖書館找找有什麼可以直接抄襲的資料,我一口就答應了。
後來那天到了圖書館,我才知道沒有圖書證只能進幾個很傻的閱覽室,哈土哦!那次好像是我第一次去……
後來磊拉著我到一樓去辦圖書證,趁我填表的時候他跟那邊的工作人員說,他的圖書證弄丟了,然後罰了5塊錢也領了張單字。於是我們的申請單就一起交到了人家手裡,所以最終我們有了2張連號的圖書證。
後來那天他也不查資料了,拉著我從圖書館一路走到人民廣場,感覺像長征一樣的。
路上他問我大學裡的事情,繞了半天問我有沒有男朋友,我說沒有,然後他又問起那個等在車站的男生,我說連面也見不著了,何況別人八成覺得我像他妹妹或是姐姐,也可能是媽媽,所以才跟著我。
他哈哈大笑。
我們就這樣關係又慢慢好了起來。
磊後來就經常來找我玩,說實話他的學校到我學校很不方便,但是他經常跑來我學校,有的時候就只是陪我在學校附近的祁連三村裡繞圈子走走路,有的時候會去58路車站對面的“寶藏”看看裡面小玩意。
寢 室裡的JM慢慢都以為他是我BF,可是雖然我知道我們關係很好,心裡有隱約有那麼點期待的時候,他就是不開口。每次見面都是嘻嘻哈哈的,我曾經暗地裡很 13地統計了一次,他說了30句話,但是只有1句是正經話,那句話是“今天天氣真的很好,小時候如果遇到這種天,我媽媽會帶我去公園”………………
我汗狂飆……  
過年了,他在大年夜那天將近12點的時候打電話給我,說了一大堆讚美我的話,就在我聽的整個人輕飄飄的時候,我家樓下開始放大地紅,他說,你家這裡現在好吵。